书包网 > 生当做鬼雄 > 第98章 医学奇迹

第98章 医学奇迹


  林妙嫦虽然是蓉城阴司的叛徒,已经脱离了阴阳司,但白无常的法力还在,免费送一名阴魂下去还是轻而易举的。
  石楚生不忍蒋鑫的阴魂消散,让林小姐帮了他一把。
  送走了蒋鑫,尸体就空出来了。
  现在正是趁热,借尸还魂的时候。
  石楚生一手扶在尸体的前胸,手掌一下融入了进去。
  没有刚才蒋鑫那种排斥现象,
  他飘然上了病床,整个身躯向尸体附上去,身影逐渐没入其中,完全消失在里面。
  融合,开始了。
  石楚生融入之后,尸体寂然无声,好久都没有反应,一旁的林妙嫦紧张的看着,不知会出现什么意外。
  作为一名白无常,干惯了勾魂的工作,帮着阴魂借尸还魂,还是第一次尝试。
  “不会出什么问题吧?楚生又不是第一次。”林小姐担忧的想着,忽听滴滴一声,床头的显示器上,成为一条直线的心率又波动了起来。
  经过的小护士小李听到声音转头一看,惊讶道:“郎医生,病人的心跳又恢复了。”
  “嗯?还没死?”医生走了过来,一手翻开患者的左眼皮,手电照了一下,“咦,瞳孔正常了?”
  他伸手摸颈动脉,隐隐一股弹力传来,“心跳恢复了,这简直就是奇迹,小李,把用药调整一下,我去开药。”
  “好的。”小李跟在郎医生身后去开药,躺在床上的石楚生呼的吐出了一口气息。
  床边的林妙嫦松了口气,终于要醒了。
  她有点太乐观了,石楚生刚刚融合,还需要沉睡一段时间,才能与身体完全契合。
  就在这时候,监护室门外传来争吵声,“干什么?我说不去就不去!警察了不起啊?”
  听声音正是白晶晶。
  林妙嫦看了石楚生一眼,身影一飘消失。
  外面墙壁的夹角,林妙嫦的身影一闪而现,换成了白衣长裙的样子,看着一群人围着里面的一男一女,男的是李泉,女的是白晶晶。
  “作为公民,你有义务协助我们警方破案,提供有力线索,如果知情不报,是故意隐瞒犯罪事实……”李泉脸红脖子粗的对面前的少女说教,要是换了一个男的,他早拷上带回去了。
  正因为白晶晶是个青春靓丽的少女,李警官才没有动粗。
  有时候,颜值与身份是非常重要的。
  “麻烦让一让。”林妙嫦在人群后说道。
  众人回头一看是一个貌美如花的白衣少女,不自觉的给她闪开了一条道。
  “怎么回事?”
  “姐姐,你可来了,这个警察欺负我哦。”白晶晶一看来了救星,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双手抓住了林妙嫦一条手臂。
  姐姐?谁是你这蠢僵尸的姐姐?
  叫的这么好听,一定没安好心。
  李泉一眼看到林妙嫦,当场就认出了她,“你,你也在现场出现过,对了,还有一个男的,他在哪儿?”
  “他不在这儿,警官,该说的我们都对你们说了,这样难为我们不好吧?毕竟我们也是受害者。”林妙嫦很难跟李泉解释石楚生去哪里了,那个人已经不存在了好不好?
  李泉摇头,“根据现场勘察,你们隐瞒了一些重要的事实,我要带你们回去详细询问。”
  林妙嫦道:“警官,蒋鑫也在现场,你可以问他啊,为什么就抓住我们不放呢?”
  “蒋鑫要是能活着,我还跟你们纠缠什么?”李泉怀疑,这会儿蒋鑫说不定就咽气了。
  监护室的门一开,还是那位大嗓门的小李护士,“你们吵什么吵?这里是医院!再吵叫保安了!”
  李泉感觉自己有点鲁莽了,让人家提供线索,完全可以找个合适的机会说,不应该当众跟一个少女吵起来。
  “你是蒋鑫的同事吧?”小李的记性真好,还记得李泉的模样,对他说道,“蒋鑫度过了危险期,生命体征逐步趋于稳定,很快就会醒了。”
  “什么?他,他没死?”李泉愣了。
  小李皱眉,“你这人怎么这样?就算是同事也不能盼着人家死啊?有没有同情心?现在的人真是,就见不得同事比自己优秀,变着法的咒人死……”她念叨着关上了门,里面去了。
  李泉白白受了一盆那玩意,感觉比窦娥还冤,他刚刚跟领导汇报说蒋鑫死了啊,这还没调过腚的功夫又说蒋鑫还活着,这样大的落差谁受得了?
  领导还不指着他鼻子骂他谎报军情吗?
  李泉赶忙掏出手机,分开人群出去,找个僻静点的地方向领导汇报最新情况。
  ……
  沉睡了不知多久,石楚生慢慢睁开了眼睛,入目是一片刺眼的白。
  白色的顶棚,白色的墙壁,
  白色的床单和被褥,
  来往的人也是一身的白大褂……
  当初那种还魂重生的感觉又回来了,
  熟悉的气息,熟悉的心跳,熟悉的味道感觉,以及肌肤的触觉,一切都是那么清晰……
  他伸了伸胳膊,还可以,两条锁魂链还缠在手腕上,
  挺身坐立起来,白晶晶和林妙嫦都不在,监护室杜绝家属进入。
  他将胸前的线路管子全薅了下来,放在一侧,手背上的输液器针头也拔了出来。
  “喂!你干什么?”一名戴着大口罩的护士赶忙跑了过来,“刚好点就坐起来,你不要命了?快躺下!”
  “我已经完全好了,不需要再治疗了。”石楚生不理会护士的喊叫,掀开盖住双腿的被子就要下床,一下又盖上了。
  他发现自己是光着的。
  “护士姐姐,你,你没看见什么吧?”石楚生感觉老脸一红,当着人家女护士的面儿故意掀开被子,有暴露狂的嫌疑。
  护士姐姐的脸蒙着大口罩,看不出她脸上表情有什么变化,不过语气中充满了不在乎,“你衣服都是我脱掉的,你说我看到了没?有啥好看的?又不是没见过。”
  “……”石楚生直接无语。
  监护室的重病号几乎都是这样的,为了方便治疗抢救,全部不穿衣服,还要通输尿管,这位护士小姐姐啥样的没见过?就独你长得与众不同还是啥的?
  在医生护士眼里,你这隐私就属于正常的身体零部件,没啥值得稀奇的。
  “护士姐姐,能不能通知一下我的家属,给我送件衣服进来?”
  自家僵尸女仆和林妹妹,一定在外面守着。
  就这样光着,他石楚生也走不了啊。
  “不行,你现在还需观察治疗,郎医生交代了,你这种恢复能力很神奇,他向院领导汇报了,准备给你做一个细致的全面检查,说不定从你身上能发现一个医学奇迹。”
  石楚生愣住了,
  这是准备把我切片研究的节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