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太初神王印 > 第12章应战

第12章应战

<!--style="display:none;"-->
  住手!
  就在时宗主青耀愤然起身直接怒吼了出来
  那日比试便自作主张把关押万骨窟青耀已相当满
  而如今更视自己而对心生杀心
  种种嚣张行为青耀再也看下去
  长老你把我这个宗主还放在眼里吗你身为长老竟对个弟子下杀手怕失身份吧!青耀冷冷说道
  很情愿但还化去手元力回道:宗主目尊长犯下大错但思悔改反而派胡言诬陷于我难成就让这般嚣张下去吗
  死先行动手连反击都没何罪
  夜闯药王阁黑衣人你又如何断定就光凭身上溃元散和刺客勋章就能将定罪吗
  居先生确几年闭关未出你若问心愧又岂三言两句能诬陷
  青耀话句句都像冷刺般戳说到最后语气竟带着些许质问
  身体抽面色凝滞但下刻眸竟闪过道阴沉沉怨气
  你到底还怀疑我好那我便辞去这药王阁长老职后再管这繁琐事务
  既然你意偏袒那便撒手管药王阁语气冷漠些许威胁意
  可心思青耀又何尝猜透
  药王阁阁主居历闭关出放眼整个宗门能掌控药王阁人也仅人
  这也正近年来嚣张气焰日益增长原因
  长老今日事你非要闹到如地步吗青耀声音渐变阴沉心已经愤怒到了极点
  若关乎药王阁以脾气哪里还能忍得了这般嚣张气焰
  好事只要肯跪下来扣头认罪我便既往咎
  语气缓和了少听上去似乎所让步
  但然话同样只场算计
  肯认罪青耀将话可说便可继续得寸进尺打压
  倘若认了罪自己也失颜面
  当然心已经断定绝会服软
  确以性格又岂会下跪认罪人
  时已然怒目圆瞪
  跪下你过宗门二代长老辈分何资格让我向你下跪
  怒声说道同时将手苍血剑高高举起转而向青耀问道:宗主樵夫前辈当年曾说过得苍血剑者便亲传弟子话可真
  苍血剑
  时众人方才注意到手剑
  错话樵夫前辈确说过自然作数耀语气肯定说道
  樵夫乃元宗立宗祖师当年离开际所留下话可谓人知
  我如今手持苍血剑就樵夫坐下亲传弟子辈分当比长老还要高上辈按理来说您得唤我声小师叔吧!
  看着怒声而道讥讽意尽显
  你………
  气咬牙切齿怒怒气冲冲指喉咙如同被鱼刺卡住般说出话来
  可心同样可思议
  苍血剑分明已经被自己收缴时却莫名其妙出现在手百思得其解
  药王阁守备森严绝非般人能随意进出以修为决然做到
  背后定什么高人
  唯能想到解释便如
  怎么莫成你承认我这个师叔再次冷声质问道
  面色瞬间阴沉乃至铁青着着目禁燃起股愤怒火焰
  时像只青面獠牙凶兽遇见仇敌样凶暴愤怒
  若青耀在绝对会将撕碎当场
  宗主家家主啸先生拜见
  时名弟子进入大殿拱手行礼道
  啸听到这个名字青耀面色黯然目情绪很复杂
  已然猜出人来意定为其子死而来
  先生乃贵客还请进来还没等青耀开口便瞟了眼刚刚通报弟子故作训斥说道
  !那弟子躬身退出大殿
  那人正前示意去请啸弟子
  怕生意外为了以防万便命其悄悄离开并请来啸
  杀子仇可谓共戴啸又怎会轻易放过
  双管齐下纵使大本事也插翅难逃
  这番算计确衣缝
  但亮出苍血剑却出乎意料
  过啸到来恰到好处让心再次燃起希望
  很快便位身着华贵黑色服饰留八字胡年男子踏门而入
  来者怒气冲冲脸凶神恶煞模样在其后还跟着两名气宇轩昂少年
  人正南茂城家家主啸
  啸大步夸入但当走到旁侧时却猛然止步冷冷目光瞥了眼道:这位便杀了我儿元宗旷世奇才吧!
  语气夹杂着些许嘲讽但同时也流露出股强忍在心愤怒和仇恨
  杀子痛犹如椎心刀绞般疼痛
  见副满在乎模样啸脸色更加阴沉难看
  我儿死于贵宗宗主难道就给我个交代吗啸转而质问青耀道
  先生意要如何青耀反问接着道:死纵然与关但决然算上所杀还望先生理清事情缘由
  哼!三年前重创我儿经脉乃至境界再突破当时宗主提都没提句如今又杀了儿你却还那般存心护短怕说过去了吧!
  啸声音近乎咆哮而出
  脸上青筋暴起眸子里泛着血丝面对青耀意偏袒已经忍可忍
  死自己先动手甚至都没还手怎能罪责你莫要以为仗着你家势力就能咄咄逼人
  时落座于大殿侧位女子突然起身说道
  女子约莫三十来岁容貌近乎美到极致再配上袭赤色华丽长裙种闭月羞花气质
  只在她那眉下双瞳却流露着道冷意仿若寒冬腊月梅花般冷傲
  她便元宗缥缈峰长老梅红月
  梅长老意我儿技如人自取其辱
  好好即如便由我这才侄儿毅来领教下贵宗才修为倘若途个意外那也算技如人
  啸冷声说道杀死来可谓势在必得
  时位于其后而立个少年也亮出手大刀副枕戈待命样子
  毅家晚辈第人实力已达筑玄五境更得到家族炼器师真传在整个南茂城可谓名声显赫南茂城器武双绝少年才称
  对战毅如同鸡蛋碰石头堪击
  几乎所弟子时都生出同样想法
  们似很为担忧却也隐瞒住眼期望
  确每每带给们震惊似乎都们预料意外
  好既然要战那便来!
  说话间已经转身朝大殿外走去但声音却响彻在整个大殿振聋聩耳
  众人惊诧纷纷随走出大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