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我的父亲是娱乐圈大佬 > 第二百六十三章 又一个大年三十

第二百六十三章 又一个大年三十

    “这套房子小舅赚大了,买的时候才一千多万,现在快上亿了。”安宇颇为羡慕的说道。
  
      李景逸笑道:“我这是小意思,王卫兵才猛,他公司的账面上有两百多处房产,一年房子的增值比公司一年的盈利还多,那才是骚操作。”
  
      安宇吐槽:“在华国,有钱买楼比干什么事业都赚钱。”
  
      “现在难了,国家控制了,包括鹏城,都有政策。”
  
      安泽不太在意这些事,也不羡慕,算起来他才两套房子,燕京一套渝州一套,囤房子对于他来说,没有必要,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反正去哪都能享受到顶尖的居住环境。
  
      这几天跟李景逸跑了鹏城很多地方,鹏城是一座有独特文化的城市,街上很少有老人和小孩。
  
      当一座城市全是年轻力量的时候,这座城市的潜力是恐怖的。
  
      这区别与燕京和魔都,燕京有老燕京人,魔都有老魔都人,而且都不少,只有鹏城完全是一座年轻化的城市。
  
      有很多人说,这座城市就是未来的纽约,安泽不怀疑这种说法,包括安宇,他已经有在这座城市买一套房子的想法了。
  
      ....
  
      大年三十,安泽一觉睡到了自然醒,过年对于他的最大意义就是放松。
  
      也许是今年事业做大了,膨胀了,在外公这里就像是在自己家里一样,实际上他听到了好几次交谈,大概意思是要不要叫他起床吃早餐之类的。
  
      说了几句后都没行动,都是说让他多睡会,平时忙,也就指望着过年休息了。
  
      安泽也就顺水推舟多睡了会,突然听到门外有声音,随即门被人轻声推开了。
  
      安泽住的房子是独栋,也就是农村很普通的农舍布局,两三间房子自成一套,有人能摸过来还开了门,安泽大概能猜到是谁。
  
      “泽哥哥,起床啦,太阳晒屁股了!”
  
      安泽起身,果然,小姨家的女儿罗雅。
  
      丸子头,粉色的小外套,像个小公主似的。
  
      “雅儿,你是来叫我起床的吗?”
  
      小罗雅点头,露出了明眸皓齿的笑容,有点腼腆。
  
      安泽笑道:“蒙住眼睛,哥哥没穿衣服。”
  
      罗雅听话的蒙住眼睛,还转过了背去。
  
      一转眼,罗雅变成了大姑娘,今年也十岁了。
  
      “泽哥哥,抖音真的是你发明的吗?”
  
      “嗯哼!”
  
      “那微信呢?妈妈说微信也是你发明的对了。”
  
      “嗯哼!”
  
      “好厉害呢!那咱们加个好友吧,我现在有自己的微信号!”
  
      安泽一边刷牙一边应对着小女孩的崇拜,认证了妈妈说的都是真的以后,罗雅看向安泽的目光中,全是小星星,这让安泽无比受用。
  
      认认真真和罗雅加了微信后,还相互发了个表情,这把罗雅兴奋坏了。
  
      玩闹了一阵,安泽牵着罗雅的小手出了门,对面就是外公住的院子,此时已经很热闹了。
  
      安泽一进门,人群哗啦啦涌了过来,比起去年,完全是两种待遇,也不算是势利,主要是安泽给了他们太多惊讶,有太多好奇和新鲜感,仿佛从新认识了一次安泽。
  
      被一群七大姑八大姨围着,有人还上手了,好不容易安泽才找了个借口溜到了后院。
  
      后院是熟悉的场景,小姨夫和小舅坐在一起,不过今年没钓鱼。
  
      小姨夫是钢琴家,去年也闯出了些名堂,在很多重要的场合都登过台。
  
      几人见面,相互都熟悉也亲近。
  
      “本以为会晚点见到你,没想到这么潇洒,听景逸说,你们都玩了好几天了。”
  
      在罗文眼中,安泽应该是很忙的,毕竟现在到的几乎都是没事的女眷和他们这种闲人,像李景山李景海都得下午才到。
  
      安泽坐到了旁边:“一年之中也就这几天闲了。”
  
      和安泽坐在一起,以前不觉得,现在的罗文居然会有点紧张,就算是晚辈,但一想到这一年来安泽所做的事就惊叹,太了不起了。
  
      “一年不见,身价近千亿,咋做到的?”罗文感叹道。
  
      安泽笑道:“我听小舅说,您不是也登上了国外著名的大剧院演出吗,一年时间就变成了享誉海内外的著名钢琴家。”
  
      罗文脸红:“本来我还挺骄傲的,但听你这么一说,反而自卑了。”
  
      “哈哈!”
  
      ......
  
      家族里面出了个能人,一有亲戚到了,都要跑过来聊两句,热络劲儿过去后才恢复正常。
  
      安泽也赖在了湖边,和一群小孩子玩得不亦乐乎。
  
      下午,大舅和二舅是一起过来的,外公要退休了,两人的关系也变得亲密些了,毕竟是兄弟,血浓于水。
  
      而且还有安泽这个例子在,内部争斗还不如想办法发展事业。
  
      晚饭,安泽变成了饭桌上众人谈论的对象。
  
      一群中年妇女拿着手机在李如梅面前晃悠,说那家的姑娘好,有多漂亮,李如梅来者不拒,一个一个的看,当然,她主要还是为安宇挑的。
  
      两个儿子都算得上事业有成,也该成家了,在李如梅看来,得有小孩才能算一个大家,不然每年都跑到娘家来过年?
  
      这种事往往是一开口就打不住,所以,李景逸为了避免成为围攻对象,吃了几口饭就溜了。
  
      安泽下桌也快,下桌后就跑到了自己房间,明天是忠犬小七上映的日子,上午他就收到了院线的排片计划。
  
      华国还没有成功的文艺片例子,尽管忠犬小七足够优秀,也只是拿到了第二梯队的排片量。
  
      大头被求道和火神瓜分了。
  
      张明安和院线有过交涉,这只是初步排片,后面会根据市场调整,虽然排片量是第二梯队,但也有百分之十,这个排片已经创下了在有大片时期的文艺片排片纪录。
  
      有人做过统计,今年的春节档,最让观众期待的有三部作品,求道、火神和忠犬小七。
  
      求道不用说,香山憋了好几年的大招,火神的定位是和求道对打的电影,这本身就是一种期待。
  
      再就是忠犬小七,让人意外的是,忠犬小七中最大的一个期待点居然是因为安泽参与拍摄了。
  
      在新年期间,以高身价登上各大热搜的安泽,成了这部片子最大的宣传点,有人吐槽,说安泽这是在自降身价卖电影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