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我的父亲是娱乐圈大佬 > 第两百一十九章 求和?

第两百一十九章 求和?

第二天一早,安泽睁眼,外面已是太阳高挂,十月的阳光用眼去看,都是暖的。
  
  渝州的天气脱离了苦海,终于有了些秋高气爽的味道。
  
  旁边,郁秋躺得有点远,雪白的大腿夹着被子,嘴里还咬着手指,没有一点儿女神的样子。
  
  安泽起身,没有打扰她,昨天折腾到很晚,各种姿势....咳咳。
  
  郁秋的强项是舞蹈,和许灵月都有着某种默契,在哪方面各种满足安泽,安泽一不小心就化身成了牛。
  
  简单的洗漱后,安泽来到书房,打开电脑,又是一堆邮件。
  
  这一次大多是各种邀请,商会宴席,政府组织的各种会议等等,去掉这些邮件后,就是工作汇报。
  
  安泽的产业分散,有好处也有坏处,好处不用定点打卡,在那都能处理公司的事,而且每个负责人都很厉害,不用安泽操心。
  
  坏处是出了问题很麻烦,因为你不知道细节,这得需要极大的信任才敢这样做。
  
  虽然没去公司上班,但每天都能收到工作报告,看不看是一回事,你交不交又是一回事。
  
  微信方面,注册人数稳步提升,TX的股票已经开始跌了,只是跌幅还不大。
  
  嘉瑞,下面的人终于有了点创造力,看到了老板在综艺方面很上心,建立了自己的综艺部门,有一笔不小的费用,张明安批的,安泽看了看,没插手。
  
  组建综艺部门,是好事,安泽想做,还没来得及做,下面的人自己做了,颇为欣慰。
  
  艺人方面,基本上都有项目,目前唯一闲的是郁秋,就目前来看,郁秋又是嘉瑞最吸金的艺人,上个月统一接了五六个代言,为公司创造了过亿的利润。
  
  安泽不在乎这些钱,但郁秋自己在乎,她就算闲,也是公司里最值钱的艺人,这是她的骄傲。
  
  少女时代的运营被树人传媒接了过去,这一次朱正明开始广撒网多钓鱼,也不心大,步调小。
  
  九个人,怎么安排?
  
  苏雪迎和关祖儿接了国内的电视剧,正在拍摄之中,娜扎、优子、允儿、毛松韵固定在青春不败节目组,新恒结衣回了RB,朱正明讨要到了RB那边一部电视剧的女二。
  
  还有一位南韩成员朴晶丽,也被朱正明安排回了南韩,虽然在南韩吃过大亏,但南韩的市场不能丢。
  
  整个亚洲,娱乐方面,RB和南韩是大国。
  
  朱正明在南韩有不少的能量,安排一个朴晶丽的资源,还是能安排过来。
  
  欧阳娜擅长小提琴,朱正明安排去了欧美的一个古典乐队深造,花了不少的代价,那边承诺,会给欧阳娜登上大舞台的机会。
  
  九个人分散发展,各个领域各个国家露脸,在集合起来,效果远远不止一加一等于二。
  
  安泽看着报告,不得不承认朱正明的高明之处,按照这个布局,少女时代在集合的时候,谁能抵挡?
  
  卧室,郁秋睁眼,一个翻身没摸到身边的人,揉了揉眼,拿起床头的手机一看,十点半!
  
  “呀!十点半了!”
  
  伸了个大懒腰,踢开被子,春光乍泄,突然发现自己就穿了个小内内,赶忙又裹上了被子。
  
  在衣柜翻找了半天,找到了一件白色的蕾丝边睡衣。
  
  “哇,很漂亮哎,应该是月姐的,不管了,穿了。”
  
  洗漱后出门,看到了隔壁书房的安泽,安泽盯着电脑出神,郁秋没打扰他,下楼进了厨房。
  
  “早餐吃啥呢?”
  
  ....
  
  书房,安泽扭了扭发酸的脖子,看完了最后一封邮件,青春不败火了,不少人托关系想塞人进来。
  
  青春不败是真辛苦,安泽特意回复了邮件,如果有人愿意来,可以,但得按照节目的规矩来,谁也照顾不了。
  
  丑话得说在前头,矫情就滚蛋。
  
  邮件是从湘南卫视发过来的,当然,安泽到没回复粗话,但意思是一个意思。
  
  “吃早餐了!”
  
  郁秋端着盘子进门,蔬菜沙拉、鸡蛋、水煮花菜。
  
  “你在减肥?”
  
  “我胖吗?”
  
  “不胖。”
  
  “厨房就这些,先将就吃吧,等会我让经纪人买点菜过来。”
  
  郁秋拉了把椅子坐在了安泽身边,安泽不太习惯吃这种沙拉,水煮花菜还好,郁秋的身材很好,不需要减肥,花菜还是许灵月在这时的菜单,许灵月是属于那种天天嚷着减肥却不瘦的人。
  
  ....
  
  在安泽略清闲的时候,刘腾飞头疼,TX的股票开始跌了。
  
  TX的股票跌过,在游戏产业出现口碑危机的时候,但很快就稳住了,TX的游戏产业确实吸金,市场看重的就是赚钱的能力。
  
  但这一次跌情况不一样,是在根基上出了问题,一部分持有TX股票的人开始抛售了,但大户还动,一直在跟TX的管理层施加压力。
  
  压力累积到了刘腾飞的身上,怎么解决?难。
  
  从产品本身而言,无法把微信击倒,根据统计和计算,因为这一次扣扣的升级,起码有上千万的用户倒向了微信。
  
  不动难,一动更难。
  
  仿若死局,刘腾飞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有这么被动的一天。
  
  .....
  
  “滴滴滴。”安泽的电话响了,拿起来一看,沈鹏打过来的。
  
  “你先吃,我接个电话。”安泽拿着手机出了书房。
  
  接通电话,就传来沈鹏热情的声音。
  
  “恭喜。”
  
  “同喜。”
  
  “哈哈,刘腾飞电话打到我这来了,想见你一面,怎么说?”
  
  “怎么不自己给我打电话,还要沈总来当传话人?”
  
  安泽的语气略嘲讽,这个时候还让沈鹏来传话,明显是觉得两人依然不在一个层次上。
  
  沈鹏能猜到安泽的心思,刘腾飞能给他这个电话,已经是突破了,变相认怂。
  
  沈鹏轻叹一口气:“老刘这个电话能打给我已经不容易了,那家伙多骄傲,姿态不谈,他找你无疑就一件事,求和。”
  
  微信的发展速度不仅打得刘腾飞发懵,就连沈鹏也是坐飞机般的感觉,尽管对于安泽有期待,却也没想到会这么猛,对于他来说,这注定又是一笔高回报的投资。
  
  “求和?收购微信还是股权置换?”
  
  “都不是小孩子,收购他肯定提不出来,股权置换也难,TX在怎么也是万亿级别的,所以,他应该会提出微信B轮的时候让他进来,这样微信就和TX挂边,说大点也算一家人,微信和扣扣也会被摘除竞争的大帽子。”
  
  安泽沉思,和TX之间,到底应该怎么处理,是求和还是一直打下去,他也一直在想,靠微信能打垮腾讯?不可能,最多伤筋动骨,TX的产业太广了。
  
  “安总,到现在为止刘腾飞还算是君子手段,TX旗下牵扯利益太大,如果微信一直和扣扣竞争,难免对方使用非常手段。”
  
  “我明白,也没有懈怠,如果刘腾飞开始耍小动作,我有准备,不一定他就能讨到好,如果真撕破脸皮打,他的损失一定比我大。”
  
  沈鹏愣了愣,有一点他忽视了,安泽本身的关系网也很大,而且就像他所说,两家撕破脸皮,TX的股票必定会受到影响,算损失,再怎么也是刘腾飞吃亏。
  
  沈鹏突然明白了,刘腾飞打他的电话,是没有选择的电话,因为他想打最保守的仗,可惜的是,姿态不够。
  
  安泽稳坐钓鱼台的资本是因为自己身后也有人,不是草根出身,大不了就死一个微信,自己手上还有抖音和娱乐方面的产业呢。
  
  所以,无论怎么算,都是刘腾飞处于下风,这也是安泽鄙视刘腾飞的地方,到这一步了还要面子。
  
  “如果微信要发展,是避不开TX的,我的建议还是可以谈谈,或者拉其他人入伙。”
  
  “我明白沈总的意思,如果他想谈,自然会找我,至于其他人,沈总的意思是马博云?”
  
  “对,华国最大的两家互联网公司,如果想走的顺,可以亲近一家,其中利弊你应该明白。”
  
  挂了电话,安泽靠着走廊上的栏杆思考。
  
  沈鹏的建议很有参考性,华国互联网的圈子,基本上算两个系别,TX集团系,蚂蚁集团系。
  
  第一第二一直是两家换来换去,而且是竞争关系,第一第二竞争,第三第四就掉队了,这也是为什么两家越来越强。
  
  把整个两家的投资蓝图打开,会发现原来市场上很多新兴产业和项目都有两家的影子在,所以,靠着微信打垮TX,太过异想天开。
  
  如果想走的顺,靠向一家是战略性的。
  
  这几天安泽也想过这件事,现在沈鹏提出来,让这件事变得更具体,安泽不得不详细规划。
  
  因为这关系到微信的未来。
  
  “遇到麻烦事了吗?”身后,郁秋怯生生的站在那里。
  
  安泽皱着的眉头散开了,笑道:“不是大事,但可能得去公司一趟。”
  
  郁秋凑上身在安泽脸上啄了一下:“去吧,不用管我。”
  
  接了个电话,趴在栏杆上这么久,不是大事才怪,但郁秋明白自己帮不上忙,只有不让他操心。
  
  安泽点头,捏了捏郁秋的脸:“那我走了。”
  
  给黄安发了条短信,换了套衣服后安泽就出门了。
  
  嘉瑞娱乐五楼的办公室,安泽李磊张民安都在,关于这件事,安泽想听听两人的意见。
  
  李磊说道:“微信发展的主要担忧在TX,如果TX愿意破釜沉舟,在扣扣的基础上在开发一版雷同微信的软件,我们就有点被动了,这也是TX的一贯作风,TX的扣扣很强,但在其他环节更强,比如游戏,扣扣连接着很多游戏,微信却上不去,这依然存在着限制,而且背后的人群很大。”
  
  “其实微信的注册人数有点虚高,也不是说注册了微信的人就放弃了扣扣,都在用,只是这段时间媒体的各种消息让全民都觉得这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实际上扣扣会亡吗?很难,这点我们都知道,如果刘腾飞愿意求和,我觉得未尝不可坐下来谈一谈。”
  
  安泽看向张明安,张民安皱眉道:“马博云和刘腾飞,都不是善茬,我的建议也是可以偏向一家,无论偏向谁,都是一块馅饼,他们求之不得,如果要选,我建议偏向TX,因为相互制约,马博云是个人精,突然释放好意,他只会占便宜,不可能轻易帮忙抵挡TX。”
  
  其实这不是难事,说简单点,就是接受两家的投资,自己干还是分一块蛋糕出去拉一个人过来一起干。
  
  自己干,安泽不怕,有抖音蓝火和嘉瑞,安泽未尝不能成为第三方大佬。
  
  但会很辛苦,也有变故,有很多环节TX和蚂蚁网购都是垄断的,比如抖音在发展,就是开通直播板块,在加上店铺链接。
  
  这些无论是TX还是蚂蚁集团都有成熟的体系,如果直接拉一个人进来,会有资源优势。
  
  一起走的人多了,路就宽了,天下商人,哪有什么生死仇敌,只有利益。
  
  散会后,安泽靠在沙发上坐了很久,最终决定可以谈,一个人走会很累,他不喜欢那种生活状态。
  
  自从开发抖音后,他自己的时间就越来越少,这不是他想得到的生活,相比之下,还是喜欢混娱乐圈。
  
  接下来的几天安泽依然悠哉悠哉,该急的不是他,而是刘腾飞。
  
  TX的股票,持续下跌。
  
  十月二十二傍晚,安泽和郁秋正围着小区中的湖泊散步,手机响了,拿出来一看,鹏城的陌生号码。
  
  心有所感,安泽接通了电话。
  
  “安泽?”
  
  “刘总?”
  
  对面沉默片刻,笑道:“明天我来渝州一叙,安总欢迎吗?”
  
  “扫榻以待。”
  
  十月二十三,刘腾飞动身去了渝州。
  
  媒体的鼻子如猫,刘腾飞刚刚落地,就被报道了。
  
  刘腾飞这个时候来渝州,为了什么,大家都知道,被安泽逼得没有办法了,不得不来渝州。
  
  安泽在嘉瑞娱乐的大楼接待了刘腾飞,两方谈了很久,从下午一点进的会议室,到晚上会议室的门才打开。
  
  “也许网上说得对,在我们布局蓝火的时期就该找你,后面这一档子事估计也就没有了。”
  
  “我若是在刘总您这个位置,未必不会做跟您做一样的选择,世界太大,难免不会有意外。”
  
  “你出身好,什么都不缺,跑过来给我们添堵何必呢。”
  
  “就跟先前说的一样,被逼的,我又何尝没被您添堵。”
  
  安泽的办公室中,刘腾飞扬眉伸出了手,这一笔生意是他最亏的一笔生意,终究还是做成了,两人第一次见面,还算和谐。
  
  安泽和刘腾飞握手,真见面后,有一份敬重在心中,TX这么大的摊子,不容易。
  
  互联网的出现,华国诞生了马博云和刘腾飞两个人,是幸事,很多方面,华国对于互联网的开发都优于国外,比如移动支付,这都是第一第二竞争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