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峡谷之最佳辅助 > 第七百三十七章:四个天朝人赢不了游戏

第七百三十七章:四个天朝人赢不了游戏

……
  
  ――赛事采访区,
  
  “今天的采访嘉宾,是刚刚获得MV选手,大家掌声欢迎一下。”
  
  余霜俏脸微黯,情绪不免带着几分低落,可还是勉强打起精神,礼貌介绍道。
  
  “啪啪啪~”
  
  台下的观众,虽然因为主队输了,可是比赛足够精彩,还是愿意响起零零碎碎的掌声,不让场面过于尴尬。
  
  &nbsbsbs选手,第一次参加世界赛,并取得很好的成绩,不知道此时的心情如何那?”
  
  “心情嘛,自然是很开心,今天的这场比赛,我打的非常过瘾,MVP就是对我最好的嘉奖。”
  
  可汗笑容意气风发,毫不掩饰自己骄傲的样子。
  
  一旁的工作人员,也是磕磕绊绊的帮忙翻译。
  
  “第二个问题,在比赛结尾握手的时候,我们好像看见Khan选手跟苏言选手,在交谈着什么,另外你对今天交手的OMG,有什么评价吗?”余霜好奇问道。
  
  “OMG是一支实力很强劲的战队,特别是他们的辅助苏言,给我的印象非常深刻。”
  
  提到苏言,没想到可汗一改先前目中无人的样子,真诚微笑道:“我去年在LPL,观看了他一年的比赛,无论是职业态度,还是世界赛的发挥,他配得上自己‘世一’的称号。”
  
  这句话,可汗倒没有说谎。
  
  他去年在LSPL打了一整年比赛,无论是身边讨人厌的队友,还是遇到的对手,全都对苏言非常崇拜。
  
  每逢OMG比赛的时候,就连教练都会把他们叫到一起,观摩学习。
  
  实在是OMG的黑科技太多,每每都有惊喜,能让人学习到的东西太多了。
  
  久而久之,
  
  &nbsbs在最初的不解和厌烦,慢慢的对苏言发生了改观,并且心生好感。
  
  就如国内粉丝,对李哥又爱又恨的情绪一样。
  
  纯粹的电竞选手,值得每一个人尊敬。
  
  “我赛后握手跟苏言说,能不能有时间作为地主请客吃饭,关爱一下国际友人,他很爽快的答应了,我很喜欢他。”
  
  可汗脸上露出男曈的微笑,台下的观众也发出善意的笑声。
  
  最起码,此话一出,
  
  一些还因为OMG输掉比赛,有些怨气的粉丝,对Khan的感官也好了不少。
  
  可是马上,
  
  台下就变的鸦雀无声了。
  
  “对了,这里科普一件趣闻,Khan选手在去年,可是我们WE战队的一名签约选手哦。”
  
  余霜盈盈一笑,轻声问道:“不知道Khan选手,对自己曾经共处一年的队友,有什么想说的吗?”
  
  “对他们想说的话?”
  
  听到翻译的话后,可汗先前还充满笑容的脸上,‘唰’的一下,变得冷若冰霜,眼神透露着不加掩饰的厌恶。
  
  一群坑B,害的他一年输掉的比赛比一辈子都多,你让我跟他们问候?
  
  我问候他们个西巴!!
  
  看着面色阴沉的可汗,余霜心神一颤,好似察觉到一丝不妙之感,想要就此打住,转移话题。
  
  可是,还没等到她开口。
  
  “我想对说的,只有一句话。”
  
  可汗斜着眼睛,直视前方的镜头,嘲弄不屑道:“有他们四个天朝人在,我永远赢不了游戏。”
  
  “哦!里!协!特!”
  
  一旁的翻译小哥,嘴巴张得如同能塞下拳头,目瞪口呆地望着说出虎狼之词的可汗。
  
  &nbsbsbs选手说了什么?”余霜眨了眨眼睛,跟台下观众一样,对翻译夸张的反应,感到十分好奇。
  
  “我...我...”
  
  翻译小哥急得都快哭了,特码这种话,说出去确定不会死人吗?
  
  可是,周围人好奇等待的目光,以及可汗的话已经被直播推送了出去。
  
  翻译小哥一咬牙,闭眼说道:“Khan选手...说,一局游戏里面,有四个天朝人在,永远也获得不了胜利。”
  
  ……
  
  ……
  
  容纳上万人的体育馆,一瞬间变得静悄悄的。
  
  基本上每名观众,都有一个下意识的举动,就是眨了眨眼睛,怀疑自己有没有听错。
  
  可是等到下一秒,反应过来的时候。
  
  “轰!!!”
  
  好似安静的鱼塘,被人投放了炸弹,场馆内掀起了滔天巨浪。
  
  “卧槽泥大爷!可汗这个狗币,给爷死!!”
  
  “好家伙,有我腿哥,兮夜和康帝赢不了游戏?你怎么不飞上天呢?!”
  
  一些不明所以的we粉丝,更是气到吐血,各种谩骂声不绝于耳。
  
  “有一说一,人家赢了比赛,说什么都是对的,有什么好辩解的?”
  
  “没毛病,说的就是实话阿,如果把LPL变得跟lck一样,外援全部踢走,实力不得沦落到跟欧美一个水平?”
  
  一些弹幕还在煽风点火,直播间也是鸡飞狗跳的吵个不停。
  
  “我靠,队长,Khan真的这么说?”
  
  休息室内的无状态,看着屏幕中被翻译第一时间拽走的可汗,气的眼睛瞪得跟铜铃一样。
  
  一旁的小六等人,也是同仇敌忾。
  
  亏他们先前,还有着不打不相识的好感,而现在,无状态恨不得立马上场,扇爆那张胖脸的冲动。
  
  四个天朝人赢不了游戏?
  
  这个地图炮一开,还是在主场作战,所有国内观众都得炸开锅了。
  
  “额...怎么说那。”
  
  扶着额头,苏言也有些说不出话来。
  
  他压根没想到,前世最经典的名言,居然会在世界赛上出现,还是以赛后采访的方式。
  
  &nbsbsbs确实是说四个天朝人赢不了游戏,但应该是针对,他那群曾经的队友,有点口不择言了。”苏言无奈道。
  
  虽然明知是这个意思,可苏言的心中也十分膈应,有点不爽。
  
  就像国内的地域歧视一样,什么山东人这样,上海人那样,以及广东人爱吃福建人……
  
  除了最后一个是真的,
  
  其它地区的人,听到这种话,明明自己没做过,却要被人归类下定义,总是会产生不爽的情绪。
  
  &nbsbsbs的一句话,直接开炮全国了,那带来的影响,估计今天过后都得闹翻了天。
  
  ……
  
  事实也确是如此,
  
  待等到,
  
  苏言一行人回到酒店时,发现兮夜和康帝等人,全都黑着脸,在训练室一边训练,一边骂个不停。
  
  &nbsbsbs,神色有着掩饰不住的尴尬,坐立难安的低头不语。
  
  别管可汗的话,是在针对WE二队也好,一队一罢,反正总是WE俱乐部被首当其冲的开火了。
  
  “言队,下次遇到LZ,帮我们照死里干!!草特大爷,老子就在基地看个比赛都能被冲?”
  
  康帝的青春痘,仿佛被气的都要炸开了一般。
  
  “没事,言队你们干不干都一样,等到淘汰赛交给我们亲自来,必须得送他们回老家!”
  
  仿佛想到什么,兮夜脸色一变,急忙好心说道。
  
  OMG才输掉与龙珠比赛,打的也是尽心尽力。
  
  可他们毕竟只是三号种子,强拼敌人的一号种子,确实有点为难。
  
  所以,
  
  一号和一号对冲,才是最合理的安排。
  
  他们WE,既然代表LPL头名出战,自然要拿出点气势出来。
  
  “什么嘛,下次遇到LZ,我们绝对会复仇的。”
  
  WE好心的姿态,却让小六有种被小瞧屈辱的感觉,于是气愤说道。
  
  可不久前才输掉的比赛,还历历在目,实在是让人感到底气不足。
  
  “算了,我们回去吧。”
  
  看到小六还想辩解,苏言上前一步,双手扶在他的肩膀,垂眸轻声道:“输掉比赛的放狠话,不叫狠话,而是恼羞成怒的嘴硬,会让人笑话的。”
  
  “阿!明明差一点,我们就能赢的,要不是剑姬...”
  
  及时止住嘴,小六欲言又止,眼中闪过歉意,可最后还是一个人气冲冲地离开了。
  
  “……”
  
  后方从结束比赛,一直没有抬起头的夕阳,听到小六没说完的话,身躯微微一颤,面色又白几分,死死咬紧了下唇。
  
  “唉,没事的夕阳,小六就是气急说错话了,没怪罪你的意思。”
  
  叹息一声,苏言拍拍夕阳的肩膀,发现他还是没什么反应,只好对着一旁相顾无言的众人道:“药导,你先带人回去,我晚上还要跟风哥复盘一下比赛,就不过去了。”
  
  “行,我知道了,队长。”灵药点头,带着队伍离开。
  
  随后,苏言独自走到风哥的房间,可是也吃了闭门羹。
  
  “安心回去好好休息,后天还有和GAM的比赛,LZ的研究交给我吧,教练一定会为你们找到办法的。”
  
  说完,风哥关上房门,屋内又传来咳嗽,以及瓶瓶罐罐的功能饮料摩擦碰撞的声音。
  
  今天BP被龙珠教练破解,导致战术没有打成,阵容陷入劣势。
  
  这让风哥,感到非常耻辱!
  
  剑姬为什么能发育的这么好?
  
  还不是因为,他被迫让夕阳改玩泰坦,保证下路的优先级。
  
  可以说,输掉比赛,他一个人占据一半的责任。
  
  在如今的联盟赛场,
  
  往往一个好的BP,一个好的阵容,就足以决定游戏的胜负。
  
  特别是在看到,输掉比赛后,夕阳落寞自责的模样。
  
  风哥感到心都在痛,一股窒息憋屈感涌遍全身。
  
  “吨吨吨~啪!”
  
  空掉的红牛罐头被重重扔在地下,风哥擦拭了一下嘴巴,聚精会神的看着今天的赛事回放,誓要找出敌人的短板。
  
  竖日,
  
  没有比赛的OMG,只能在基地内训练之余,观看WE和RNG的比赛。
  
  不知道是不是昨天的采访,导致两队相继爆发,皆是干脆利落的拿下胜利。
  
  其中最亮眼的,莫过于WE首战击败三星。
  
  三支寒国战队,除了LZ,居然连续被击落2支,国内的观众也是扬眉吐气。
  
  却也让在基地内,看比赛的OMG众人,心中愈发的五味杂陈。
  
  曾几何时,他们可是作为,LPL黑暗中唯一的曙光,受人敬仰和爱戴。
  
  可是如今,
  
  当输掉比赛,光芒散去,所有的喜爱烟消云散。
  
  这才让几名年轻选手,失落之余彻底明白了一个道理。
  
  电子竞技,只有你不停的获胜,才会一直处于聚光灯之下。
  
  当有一天,你赢不了的时候,那些每天在微博下,对你嘘寒问暖的粉丝,估计也是人走茶凉。
  
  ……
  
  小组赛第三日,
  
  OMG的小组第二战,即将开始。
  
  “对了,队长GAM战队,你有什么熟悉的选手吗?”
  
  调试好设备,小六忍不住好奇询问道。
  
  “我对他们了解也不多。”
  
  第一次,在小六眼中万能的神也摇头了。
  
  “除了入围赛的几场比赛,可以作为参考,GAM战队他们在越南赛区的比赛,我一场也找不到。”
  
  说到这,苏言也是有些头大。
  
  不是他不想研究,而是越南赛区太偏僻,想收集资料都没办法收集。
  
  你敢相信,
  
  &nbsbsbsevan,在官方公布的数据库里面,居然是一个‘?’号,没有本人的照片。
  
  苏言哪怕记忆在好,可他前世在S7,除了四大赛区的队伍。
  
  像八强之前早早被淘汰的外卡战队,除非是和RNG分到一组的。
  
  不然苏言的了解,也不是很多。
  
  他也不能闲的蛋疼,把当时所有的外卡战队比赛全翻一遍吧?
  
  “没事,我们按照正常实力打,应该不会有问题的。”苏言安慰道。
  
  “也对,只要我们不浪,外卡战队在强也赢不了我们。”
  
  小六认可点头,倒也镇定不少。
  
  随着越南选手,装备好几十块钱的鼠标设备,比赛也正式开始。
  
  “OMG主动选择蓝色方,Gam落入红色方。”
  
  今天的解说,依旧还是海尔兄弟。
  
  “唉,虽然咋天输掉比赛很可惜,但是我相信OMG,还是可以很快走出阴霾的。”
  
  “没错,只要稳扎稳打,OMG未必没有重新获得,一号种子的机会。”
  
  米勒和娃娃,还在讨论咋天的比赛,至于这场比赛,讲真的他们根本不慌。
  
  屏幕中,
  
  两边阵容如下:
  
  蓝色方OMG:上单大树,打野蜘蛛,中单瑞兹,射手韦鲁斯,辅助卡尔玛。
  
  红色方GAM:上单加里奥,打野梦魇,中单卡萨丁,射手小炮,辅助露露。
  
  “哈哈,有没有搞错,GAM的中野选的,我怎么没看懂阿?”
  
  娃娃嘴都快笑歪了。
  
  开什么玩笑?
  
  如今版本,连卡萨丁和梦魇都能玩了吗?
  
  果然,郊区就是郊区,吃个版本都困难。
  
  “加油,稳扎稳打,解决他们。”
  
  风哥也是久违的露出一抹笑容,拍拍每名队员的肩膀,离开了舞台。
  
  他也认为,自己今天的这场BP,没有任何问题。
  
  可是,
  
  直到进入游戏,
  
  GAM战队,立马做出一幕,让所有人费解的事情。
  
  “奇怪,为什么加里奥,小炮和露露,全都在跟着梦魇?”
  
  娃娃摸着脑袋,不解道。
  
  屏幕中,
  
  加里奥和梦魇,站在红色方的F6处,而小炮和露露站在红区。
  
  “砰~”
  
  加里奥释放战争罡风,朝着刷新的F6释放,外加重拳平A,直接打残,于是站立不动,由着一旁的梦魇完成收割。
  
  随后,上方的小炮和露露也把红buff打掉1/3血,梦魇走过去,AE惩戒,继续斩杀,带着加里奥前往下半部野区。
  
  而露露和小炮――换到了上路!
  
  当夕阳正准备补刀,诧异对手上单为什么没有出现时。
  
  从河道三角草出现的小炮,“轰!”火箭跳跃起飞,普攻留人。
  
  配合露露的双重伤害,等到夕阳撤回塔下,血量仅剩下了1/3。
  
  “这是什么鬼?!!”
  
  台下的观众大呼‘卧槽’。
  
  “队长,他们小炮和露露换线了。”
  
  缩在塔下的夕阳,被迫一级回城,苦涩说道。
  
  为什么,我就想好好发育一次,都这么难了吗?
  
  “换线??”
  
  看着加里奥根本没出现在下路,苏言眉头紧皱,旋即脸色猛地一变,急促道:“天宇,小六,清完兵线3级直接抓下!”
  
  这怎么可能仅仅只是换线!
  
  他在S6曾经用过一次,野核战术,利用中单宝石,配合剑圣的打法。
  
  而从GAM的战术来看,不仅使用了复古流的换线,恐怕就连野核的套路也学了过去。
  
  (ps:别信,我吹牛p的,GAM才是世界赛第一支用野核打法的战队,具体可以看S7GAM对战FNC的小组赛,这是我认为本届世界赛最为惊艳的一场比赛。)
  
  不得不说,
  
  苏言已经猜的八九不离十了。
  
  作为喜欢骚套路的越南赛区,S6的开发大师‘苏言’,就是他们的偶像!
  
  无论是换线打法,还是野核流的招数,GAM可以说是融会贯通了。
  
  2分55秒,
  
  梦魇刷完自家下半部全部野区,升到4级。
  
  于此同时,
  
  跟班的加里奥,在分不到任何经验的情况下,只有1级。
  
  “我的天,梦魇还准备吃下路兵线,真的是野核打法?!”
  
  米勒也不禁发出惊呼。
  
  不过好在,
  
  中路的瑞兹和打野蜘蛛,在听到苏言的指挥下,齐齐来到下路,直接发动四包二战术。
  
  “夕阳TP!”
  
  看到卡萨丁传送的刹那,苏言RQ命中一级的加里奥,打出成吨伤害,随后瑞兹闪现禁锢,韦鲁斯穿刺之箭,直接达成秒杀。
  
  后续,苏言等人还想要追击。
  
  可是全场等级最高的梦魇,在卡萨丁的掩护下,安全拉开。
  
  随后复活的加里奥又再次TP下路一塔,OMG想要转攻,只可惜,因为经验问题,加里奥及时升到二级,利用杜朗护盾,减免伤害。
  
  “轰轰轰~”
  
  上路的小炮和露露,肆意推塔吃线。
  
  4分钟不到,上路防御塔已经被推了1/3血。
  
  “走走走,回线发育。”
  
  利用爆炸果实全员分散,苏言呼吸急促,额头冒着细汗,他也被GAM的战术,弄的失去了分寸。
  
  五个人集中包下,只杀掉一个没用的加里奥,任由小炮和露露在上路发育。
  
  OMG并不赚,甚至可以说亏到家了!!
  
  在所有观众难以置信的眼神中,
  
  一向以攻守兼备著称的OMG,居然被GAM牵住了节奏,两边陷入漫无目地的对抗击杀。
  
  6分钟,
  
  上路一塔被小炮带推,梦魇升到六级,直接飞死只有4级的韦鲁斯。
  
  OMG也不示弱,疯狂寻找GAM的漏洞,人头紧追不舍。
  
  可是,
  
  这根本不是粉丝们,想要看到的画面!
  
  他们想要看的是,OMG轻描淡写的击败GAM!
  
  并且是以一种碾压的姿态,击败所谓的外卡冠军!!
  
  哪里会是如今,两边打的难舍难分的画面?
  
  10分钟,
  
  两边爆发出15个人头。
  
  23分钟,
  
  人头数飙升到了30。
  
  可也在此刻定格。
  
  利用野核作为幌子的小炮,发育爆炸,团战借助掩护,打出爆炸输出。
  
  GAM一波...拿下了比赛!
  
  “我们又输了?”
  
  摘下耳机,隐约听到场外此起彼伏的嘘声和对面赛区激动的庆祝,苏言呆滞地看着屏幕里鲜红的‘失败’二字,大脑一片空白。
  
  “二连败,我们居然在开局二连败?还是输给了一支外卡?”
  
  虽然苏言贯彻的是,认真对待每一个对手。
  
  可并不是,他就认为,每一个对手都能击败OMG。
  
  相反,苏言很傲,这是傲在骨子里的。
  
  作为一个重生者,
  
  他的第一次世界赛之旅,就能冲破前世LPL黑暗八强的魔咒,一直带队冲到决赛和SKT战斗到最后一刻。
  
  要知道,
  
  他前世的自己,只不过是一个有点天赋的普通观众,羡慕崇拜地看着电视上的职业选手。
  
  可只不过了一年,
  
  他就加入了职业,发挥也是极具亮眼,国内碾压夺冠,击败SKT获得季中冠军。
  
  哪怕输掉最后的决赛,也没有任何粉丝,认为是苏言的实力不够。
  
  这就像是一个普通人,突然用一年时间,翻身成为了首富第二,虽然不是第一,让人有些遗憾和失落。
  
  可自己心底,难道不会有一丁点骄傲吗?
  
  就像现在,
  
  OMG认真研究对手,在苏言心里,不是在尊重自己,而是在‘尊重’对手。
  
  这里的尊重,说句难听的,就像是,“看吧,无论你们听起来有多弱,我还是愿意跟你们认真交手一次的。”
  
  一种带着几分施舍,又有着强烈的自信。
  
  可是如今,
  
  GAM的当头一棒,对苏言的影响,不亚于去年输掉比赛时的重击。
  
  至于输掉比赛的责任,跟他一个战绩2-3-23的辅助,有很重的关系吗?
  
  那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现在仍然是OMG的队长。
  
  “下一把,下一把我们的对手是谁?!”
  
  白皙修长的手指青筋暴起,苏言面无表情,声音不带有一丝温度,冷的刺骨。
  
  不能在输了!
  
  如果等到0-3,那就什么都晚了!!
  
  “G...2...我们下一场的对手...是G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