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成神从原始部落开始 > 第126章 凶螳的威胁

第126章 凶螳的威胁

天地间白茫茫一片,一个绵长的队伍在大雪中深一脚、浅一脚的前进。
  
  这是火部落西扩队伍,如今在第五玄的命令下,正在最严寒的时间东归。
  
  冰雪期的寒冬,比其他季节里还要冷冽,纵然这些战士都曾向火图腾祭拜,获得过七代巫的祝福,但在这样的寒冬中依旧需要裹紧衣物驱寒。
  
  只有在寒冷侵入肌肤太久,害怕造成不可挽回的伤害时,战士们才会用图腾力量抵抗寒冬。
  
  这样的天气前行,对战士的身体和心灵都是强大的考验,哪怕他们都是出征习惯的老战士,依旧如此。
  
  “我依旧能随时转移到浓雾虚影之中,全无阻碍。”
  
  八卦空间中,日图腾缓缓睁开双眼,对第五玄说道。
  
  这已经是东归第六天,距离锤子灵部已经很远,此时向北已经可以直接去到土灵部。
  
  在这样的一个距离,日图腾和锤子图腾的图腾灵与浓雾之间依旧能自由穿梭。
  
  “明早进行祭祀,看一下浓雾的力量可不可以传递过去。”
  
  第五玄的目光向北方瞥了一眼,那是土灵部的方向,他却不想去看一眼。
  
  之所以不让图腾们单独对他进行祭祀,是因为在大祭的时候,图腾跟着一起祭祀,吸收浓雾的速度更快,这是尝试出的经验之谈。
  
  除了这一点,第五玄和众图腾还发现,即便浓雾虚影在远方,只要图腾灵在八卦空间中跳祭祀舞,就可以把浓雾的力量传递到浓雾虚影中。
  
  这会让浓雾虚影的力量得到持续的增强,甚至可能与图腾灵本身的力量达到一致。
  
  队伍行至夜晚,停滞、进餐、休息,第二天早上,在三代百草巫的带领下大祭。
  
  火部落大祭已经彻底固定下来,旬日一祭,风雨无阻。
  
  霸下打着哈欠,等了一会,见部落人在组织队伍,他便又缩头缩脑的开始睡觉。
  
  八卦空间中第五玄已经上了祭台,下面一众图腾站立,静静等待。
  
  不多时外面的大祭开始,八卦空间的浓雾开始翻滚、膨胀,这是外面的力量涌入的反馈。
  
  在日图腾的带领下,一众图腾也开始跳起祭祀舞,一丝丝浓雾开始向着他们身体涌入,第五玄的目光专注在日图腾与锤子图腾身上。
  
  浓雾进入他们体内,便立刻如同信号一般向外发射出去,方向正是西面锤子灵部所在的方向。
  
  第五玄没有急于询问他们结果,只是静静等待。
  
  在部落人最后几声整齐的“呼哈”后,大祭完成,这个时候日图腾等也渐渐停下来。
  
  停下来的日图腾和锤子图腾立刻闭上眼睛,不多时日图腾率先睁开双眼。
  
  “一丝不差,全部传递过去。”
  
  他的眼中带着兴奋,对第五玄说道。
  
  第五玄点点头,对这样的结果也颇为高兴。
  
  六天的路程,依然能穿送灵智、传递力量,这已经远远超过神打的范围。
  
  拥有这样的能力,火部落将来可以直辖的距离可扩大数倍,第五玄知道这意义重大。
  
  心满意足的第五玄宣布再次启程,今日依然是风雪大作,队伍在风雪中艰难前行。
  
  这样的天气,雪橇的速度都变得很慢,巨狼也要忍受着寒冷前行。
  
  东归的路没有曲折,只有无尽的风雪。
  
  ……
  
  “呜呜……”
  
  北风在树林间穿梭,发出呜呜的声响。
  
  八代巫带着战士们守护在丛林边缘,他紧张的拿着法杖,双手会间接性的抖动一下。
  
  “巫,您退后,我们们来就好。”
  
  身旁的战士开口说道,八代巫对他露出一个变了形的笑容,摇摇头,依旧坚持站在这里。
  
  这已经是八代巫守护丛林边缘的十一天,为了防止凶兽突然的闯入火部落。
  
  即使已经这么多天,八代巫依然不能克服心中的恐惧,双手总会忍不住抖动。
  
  最初的时候,这样的抖动自然引起战士们关注,纵然面子上不好说,心中也总要说一句:果然还是那个懦弱的八代巫。
  
  但十一天过去,八代巫每天都坚持在固定的时间守护在这里,而凶兽最近的一次,是战士与他们彼此对视,能看清对方的眼神。
  
  那一次八代巫的双腿像是筛子一般抖动,可他不但没有退缩,反而用颤粟的双腿向前迈了一步。
  
  从那之后,再也没有战士轻视他,哪怕是心中。
  
  从日出等到日落,这一天并没有凶兽来临,八代巫的精神放松了一些。
  
  如今图腾和首领都不在部落中,而与他相处融洽的三代百草巫、音巫、传貘巫、狼巫等也都不在,他只能自己独立面对突然开始盯着火部落的凶兽们。
  
  最初的时候他非常恐惧,甚至不知道如何组织防线,但幸亏有跟三代百草巫一起砍伐大树的经验,最后关头他还是稳了下来。
  
  组建了防势,他又鼓足勇气走到前线,经过最初几天的适应,他也慢慢变得安稳的多了。
  
  “又是安全的一天,希望火图腾早些回来,放心,我们会坚持到最后。”
  
  八代巫拍了拍旁边战士的肩膀,笑着提起自己的法杖,准备转身离开。
  
  每天只有这个时候他才会真正的开心,因为只有离开这里,他才能感受到安全。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涌上的危机感让八代巫的笑容凝固在脸上。
  
  他的目光望向丛林深处,因为太阳已经落山,那里一片黑暗,什么都看不清晰。
  
  但是八代巫确定,那里有一只凶兽,而且是他感受过的最凶残的一只凶兽。
  
  “警戒。”
  
  守卫队伍首领在八代巫警惕的时候已经发出警告,所有战士都摆出防范的姿态。
  
  “这里有霸下的气味,它未必敢来。”
  
  八代巫紧了紧手中的法杖,默默的对自己说道。
  
  “呼啦……呼啦……”
  
  有草木被触碰的声音传来,风声在这一刻都小了很多。
  
  众人的目光望着黑暗丛林,慢慢的,一个高大又瘦弱的身形走了出来。
  
  是一只变异的凶螳,有一丈多高,身体青绿色,在火把的照耀下,那一对复眼左右闪动着。
  
  它的嘴巴有很多瓣,一直在搅动着发出一种尖锐的声响,吱吱的扰得人心烦意乱。
  
  “是凶螳,小心一下,霸下曾经多次追击,都被它逃了。”
  
  八代巫的声音有些颤音,但还是说出这只凶兽的名字。
  
  能被霸下盯上,还能逃跑的凶兽,都是比较难对付或是有很强逃脱能力的,这只凶螳不只难对付,逃脱能力还极强,给霸下留下很深刻的印象。
  
  第五玄临走的时候,特意与霸下沟通,点名了几只不可力敌的凶兽,这便是其中一只。
  
  “巫……它会攻击我们么?”
  
  一个刚成为战士不久的青年开口,他的眉眼间还稚嫩,惊恐让他颤抖的比八代巫还严重。
  
  “可能会,但我会在你前面。”
  
  八代巫的声音依然颤抖,但他却要求自己勇敢。
  
  听了他的话,那战士用力的点点头。
  
  作为部落的巫都敢冲在前面,更别说他这个战士了。
  
  然而如他一般恐怖的人非常多,此时此刻,他们无比怀念战无不胜的石。
  
  据说石可以单独斗过一只凶兽,虽然不知真假,但很多人都相信这个说法。
  
  “噗噗……”
  
  凶螳的翅膀扇动了一下,战士们紧张的收紧武器,随时准备大战一场。
  
  八代巫右手高举,上面的火焰浓烈的跳动了一下,散发出炙热的力量。
  
  这上面的力量是属于阴阳图腾力量中的阳图腾力量,第五玄怕阴阳力量伤害到法杖,所以每次只注入阳图腾力量。
  
  炙热的力量让凶螳有些犹豫,它的复眼闪烁了一下,最终只是发起一声尖锐的声响,身影缓缓后退,消失在火把可以照耀到的地方。
  
  “他走了么?”
  
  有战士小声的询问道。
  
  八代巫瞥了一眼身边的守卫队伍首领,见他也紧张的望着丛林深处,便主动开口。
  
  “没有。”
  
  八代巫对这个守卫队伍首领不是很满意,他觉得这个人的……统治力不够,不能鼓舞士气,安定人心。
  
  战士们未战先怯,跟这个首领有很大的关系。
  
  但他从来不曾责备过这个人,因为他知道自己在这方面也做不好。
  
  如今的火部落,缺少一个有统治力的存在,哪怕跟第五玄西去的灼在这里,情况可能都会好得多。
  
  可惜没有如果,八代巫只能面对这一切。
  
  “警惕,它虽然没走,但是既然隐藏身形,就证明他对火部落还是有敬畏的,不要害怕。”
  
  八代巫开始鼓舞士气,效果如何他也不清楚。
  
  这一晚,八代巫没有回部落驻地休息,而是守护了一整夜。
  
  在月亮中天的时候,丛林中发出战斗的声音,其中夹杂着凶螳的尖锐叫声,感觉上是它主动袭击了别的凶兽。
  
  那一段时间,八代巫明显感觉到压力没有那么大了,可后半夜凶螳又走了回来,静静的守护在丛林外。
  
  直至天明,这种压力才彻底消失。
  
  而经过一晚的守护,八代巫的后背已经被彻底打湿,他的精神极度疲惫。
  
  “巫,您回去休息一下吧,白天我来守护。”
  
  交替防守的守护战士首领出现,对八代巫说道。
  
  八代巫没有逞能,又安慰了一些需要留下的战士,跟着被替换的战士一起疲惫的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