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独家记忆:豪门天价小娇妻 > 第294章这么高的窗户都能上去

第294章这么高的窗户都能上去

苏向晚想着笑了一下,管你是什么人,虽然救下了我,但也不能困着我,我想出去就出去,没有人能关住本小姐。
  
  苏向晚热了热身,就按刚才的想法,跳上了窗户下的汽车,然后又蹬着墙借助反弹力顺利够到了那根钢管。
  
  “小样,就这样还想难到我,是时候和这个鬼地方说拜拜了。”苏向晚挂在钢管上,笑着说道。
  
  苏向晚说完,就开始前后摇摆身体现在要是想要碰到只有这个方法了,荡到窗户那里,一脚踢碎它,然后跃出去,就是这么简单。
  
  苏向晚把身体前后摇摆到一定的距离的时候觉得时机成熟了,马上松开了双手,一脚踢向那扇窗户,但宁她没有想到的是,她这奋力的一脚却没有踢碎那扇玻璃,自己的脚还被震的酸痛酸痛的。苏向晚见竟然没有踢碎,直接一个后空翻落在地上。苏向晚抬头看着窗户竟然没有一丝裂痕。
  
  “什么情况?我竟然没有踢碎它,难道是钢化玻璃?”苏向晚一脸惊讶的说到。
  
  就在苏向晚还在为刚才的事惊讶的时候,门哐的一声被打开了。神秘人站在门口笑着拍手。
  
  “苏小姐,好身手,这么高的窗户都能上去。”神秘人笑着说道。
  
  苏向晚转过身看着神秘人说到“看来这一切都是你搞得鬼了。”
  
  神秘人继续笑着说道“哈哈哈,苏小姐果然聪明啊!对,这件事确实是我搞得鬼,但我也只是想看看苏小姐的武功功地,没有想伤害你的意思,希望你能理解。”
  
  “呵呵,你把我带到这里,不让我出去,现在我和犯人有什么区别?”苏小姐生气的说到。
  
  神秘人听完苏小姐的话有条不紊的说到,“苏小姐,我们的待遇可比监狱里面好多了。”
  
  苏小姐的没想到,这个神秘人竟然会这么说,真是太不要脸了。“唉,行,你脸皮厚我说不过你,但我打的打不过你还要再看看。”
  
  其实苏向晚心里也不确定自己能不能打倒这个神秘人。但不打又怎么能知道到底打得过打不过呢?再说现在也只有这个办法,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神秘人,听完苏向晚说的话,笑了笑说到“可以,既然你这么想尝试,那就来吧。我到是想见识你有多厉害。”
  
  苏向晚说着就以最快的速度冲向了面前的神秘人。神秘人没有动站在原地,等到苏向晚快碰到自己的时候。以飞快地速度向后移去,苏向晚第一拳就打了个空。
  
  神秘人在躲避这一拳的时候用掌背已经感受了一下这一拳的力量,被苏向晚的力量惊到了,一个女生竟然有如此威猛的力道。要是挨上一拳,估计就站不起来了。
  
  神秘人虽然速度快,但在力量上却远远不及苏向晚,但神秘人的力量也是比普通人要大好几倍,如果被他多次连续的打击,再强壮的人也受不了,跟何况一个苏向晚女人家。
  
  神秘人以非常快的速度在苏向晚的周围移动着,随时可能发起攻击。苏向晚站在原地看着周围,注意任何一个他可能攻击的方向。
  
  神秘人移动到苏向晚的左侧突然发起攻击,当苏向晚意识到是从左边攻来的时候,再做出来防备已经太迟了。神秘人轻轻地在苏向晚的事上打了一下。然后跳到了苏向晚右边几米远。
  
  “你看这要是实战,你已经死了。”神秘人冷冷地说道。
  
  苏向晚现在已经晕了,向左看去,而神秘人已经移动到她右侧了。没办法他的速度太快。
  
  苏向晚放下拳头,她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对手,至少在速度方面,苏向晚和他根本不是在一个档次的。看来这真的应征了师父以前跟她说的话,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好吧,算你厉害,我认输了。”苏向晚无奈的拍了拍手。
  
  “苏向晚苏小姐,我知道你很厉害,刚才我已经试过你的力量,确实很威猛,所以我避免和你正面硬钢。”神秘人把手往胸前一方,像个大师一样说到。
  
  苏向晚听完神秘人说的话,一直感觉哪个地方很奇怪。楞在原地一动不动,突然发现了一个一直存在的疑问,“唉,你怎么知道我叫苏向晚的,我好像没有告诉你吗?”
  
  神秘人笑了笑说道“其实我已经认识你和古木还有薛丽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苏向晚听到神秘人这样说,就更加疑惑了,什么一段时间了,好像自己直到刚才才遇见他,甚至现在都还不知道这个神秘人是男是女。
  
  “认识我一个月了,为什么我都不知道?”苏向晚好奇的问到。
  
  “刚让不能让你们知道,让你们知道了我还怎么监视你和古木啊!”神秘人笑着说道。
  
  苏向晚听神秘人说到这,才意识到,“原来你就是那个监视我们的人,是尚林雪派你跟踪我们的吗?”
  
  “恩,之前是的,但不久前她让我不要在跟踪你们了,然后自己就回美国去了。”神秘人说到。
  
  “你和尚林雪是什么关系,为什么要听她的话?”苏向晚继续好奇的问到。
  
  神秘人笑着说道,“我可以告诉你,我是尚林雪的朋友,她只不过是委托我来监视你们一段时间。作为朋友,我当然要答应她。”
  
  苏向晚一听原来是尚林雪的朋友,那应该是比较好说话的,“唉,原来是尚林雪的朋友啊,我也是的,原来是误会啊,那我可以先走了吧?”苏向晚说着就往门口走去。
  
  神秘人瞬间移动到门口笑着说道,“苏小姐,我刚才的话还没有说完呢!”
  
  苏向晚见神秘人拦住了她的去路,笑着说道“奥,对对对,你继续说,我听完再走。”
  
  “我虽然之前是帮尚林雪监视你们,可尚林雪回美国的时候就已经让我不用再监视你们了。”神秘人把手背在身后,冷冷地说到。
  
  “什么,尚林雪不是说不用再监视我们了吗?”苏向晚惊讶地说到。
  
  “那你为什么现在还在监视我们?”苏向晚现在已经怀疑这个人是不是跟踪狂,现在可是有很多这种变态。
  
  神秘人笑着向苏向晚走了几步说道,“因为在我监视你们的时候发现你们根本不是一般的人,当然还有那个薛丽家的保镖。”
  
  苏向晚看着神秘人向自己靠近,马上不自觉的往后面退了几步“保镖,什么保镖,我会点武功可以说是一般人要强,但古木除了有点钱长得帅了点也和普通人差不多啊!你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再过会你就知道了。现在差不多古木已经知道你被人陷害和现在的地点,我们在这里只需等待他的到了。”神秘人笑着说道。
  
  古木坐在办公室里批阅一些文件,刚才古木打过一次电话但打不通,就认为是到山里没了信号也就没多想。
  
  突然外面有人敲门。
  
  古木让他进来原来是有一封信有人委托黄助理尽快送到古总手上,说是跟苏小姐有关。
  
  古木一听和苏向晚有关,心里就有种不好的预感。马上从黄助理手中接过信封让他出去忙了。
  
  古木接过信赶忙打开来看了看看完信后,气的把信扔在地上,可是在屋里踱步。
  
  “古木古先生,你的女朋友苏向晚苏小姐现在在我们手里,放心我们没有伤害她,相反我们的人还出手救了她。如果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今天下午一点半准时来北城郊区的一个废弃汽修厂。不准报警,我相信你不愿意苏小姐出什么差错的。还有请古木先生一个人来,千万不要带人,在这里说一下,带了也是白带。我们的势力不是你能够想到的。所以千万不要搞什么花招。”古木看完这封信后,心里满腔的怒火,要是苏向晚有什么好歹,我一定不会放过他们。
  
  古木看完信后,已经完全没有心情再工作了,坐在沙发上陷入深思。“苏向晚虽然是个女人,但以她的武功,七八个男的都打不过她的,现在她既然被抓住,要么是对方人很多,要么就是对方比苏向晚还要厉害,打败了她。”古木认真的分析着。
  
  “不对,第一种情况还有一个可能性,以苏向晚的聪明如果对面人多的话,她肯定不会傻到一个大这么多人,肯定会逃跑,以苏向晚的武功逃跑成功的概率达到百分之九十,所有第二种可能性更大。她很有可能是遇见什么武功高强的对手了。”古木想着更加肯定第二种可能性了。
  
  但是古木又想了想最近她和苏向晚都没有得罪什么人,为什么他们要绑架苏向晚,难道只是为了钱,但他们的信里面没说过要拿钱换人啊!
  
  难道他们是想劫色,想到这里古木更加生气,直接拍了沙发面前的桌子,桌子咣的一声直接被拍塌了。
  
  古木现在已经坐不住了,一想到苏向晚可能被人侮辱就来气。马上冲出办公室跑了出去,现在古木直接开着一辆跑车就往信中所指的地方赶去。
  
  古木看了看手表十一点半多了,从公司到北城郊区,不堵车至少也要跑一个半小时才能到地点。
  
  古木一路狂飙,全速向苏向晚冲去。
  
  废旧汽车厂里,苏向晚继续问到,“我告诉你不要伤害古木,要不然我就打的你叫妈妈,他只是一个普通人,别把他掺和进来。”
  
  “你还是先关心关心你自己吧!”神秘人笑着说道。
  
  “你到底是什么人?是谁命令你这么做的?你老大是谁?我和古木做什么事情触犯到你们了?”苏向晚生气的问到。
  
  “你的问题也太多了吧!不过我可以告诉你我是谁?”神秘人笑着说道。
  
  神秘人说着把头上的帽子往后甩了下去,一头飘逸的长发露了出来。
  
  苏向晚一看以为是一个女的看着满头的长发再看看自己的头发竟然比他的都长这不是女的难道还是个男的。
  
  那个神秘人脱下的自己的帽子之后,苏向晚才发现他的脸上戴着一张面具。苏向晚一直以为他带的是口罩现在才发现原来就是一个面具。这个面具非常具有中国的特色。是那种古代唱戏的人脸上才会带的那种川普一类的面具。
  
  苏向晚瞪着大眼看着面前的这个神秘人心中对他越来越感到好奇。想要探知他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神秘人慢慢的摘下了脸上的面具。这才发现原来他是个男的。但一个男的修那么长的头发干什么?这个神秘人他长得端正的男人面庞。苏向晚仔细一看,神秘人的左脸上有一处刀疤。虽然看起来不是多明显,但是你要是在她脸上停留几秒,还是能看出来。不长不短的胡子遍布他的下巴和嘴唇上边,这样看起来更显出这个男人的沧桑和魅力。
  
  接着神秘人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根皮筋扎起了他的头发。
  
  神秘人弄完了他的头发之后。看着苏向晚说道现在我来自我介绍一下。
  
  “我的名字叫张震伟,外号人称伟爷,我不喜欢别人叫我伟哥。我要在这里向你强调一下,如果你叫我伟哥的话,即使是女人小孩我也绝对不会手下留情的。”
  
  当时苏向晚听到这个神秘人不能叫他伟哥的时候,真的非常想笑,但是当她听到下一句的时候还是忍住了。
  
  神秘人无奈的看着苏向晚想笑却又不敢笑的样子。严肃的说到
  
  “告诉你我的名字叫张震伟,我是龙虎堂虎堂的堂主张震伟。”
  
  当时前沿听到龙虎堂的时候。她记得好像在哪里听说过这个名字。但一时又想不起来,好奇地问道,“嗯,请问一下龙虎堂是什么组织啊?”
  
  神秘人有点惊讶地看着苏向晚,惊讶的说道“你竟然不知道龙虎堂。那你这武功又是跟谁学的?张震伟他不相信一个武功如此高强的人在江湖上混,竟然不知道龙虎堂的这个名号。
  
  要知道,龙虎堂在这个市区里是数一数二的大帮派。只有对立的红樱堂才能和他们相提并论。
  
  苏向晚看着张震伟这么惊讶于自己不知道龙虎堂。笑着说道,“伟爷,原谅小女子孤陋寡闻,真的不知道你所说的龙虎堂是什么地方?”
  
  张震伟看着苏向晚感觉她不像是说谎的样子。
  
  “既然你不知道龙虎堂。那我跟你多说什么也没有用。我们就在这里等着古木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