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半缘修道半缘君 > 第三百五十六章:两大阵营

第三百五十六章:两大阵营

正所谓最厉害的总是留在最后,凰陌抖了抖自己的肩,不安的把夜翎裹住自己的长袍收紧,同时握紧了手里的那把古剑。
  
  “诶?”凰陌感觉到了手里古剑有些不对劲,最初入手时的冰凉彻骨让她记忆犹新,但是现在的古剑,剑身却开始发热了起来,渐渐的还有些烫手。
  
  凰陌看着认真严肃的夜翎,有些不忍心去打扰,但是她已经快要抓不住那把剑了,她想了想,还是觉得先告诉夜翎一下的比较妥当。凰陌一边有些手忙脚乱的拿着古剑,一边小心翼翼的朝夜翎走去。
  
  夜翎似乎有些不对劲,他停了下来,双手突然紧紧的捂住双眼,面色瞬间变得惨白,额头上的汗珠不断的滚落了下来,似乎在忍受着什么巨大的痛苦一样。凰陌察觉到了他的异样,顿住了脚步,而手里的剑却越发的滚烫了。
  
  “夜翎,你没事吧?”凰陌不得已用长袍包起来了剑,担忧的看着夜翎。
  
  夜翎咬起了牙齿,身体开始微微颤抖了起来,半晌才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快……逃……”
  
  “诶,可是……”凰陌担心的朝前走了一步,夜翎转身对着她伸出手阻止她靠近,身体痛苦弯起了一个诡异的弧度,他的声音也变的很嘶哑“拿着它,走……快!”
  
  凰陌慌张的看着他忍受煎熬的样子,脚步怎么也迈不开。但是似乎明白了剑身为何那般发烫的原因,不知道是不是凭着直觉,她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样,转身摸黑冲了下去,凭着以往的感觉找到了水池,把已经红到发亮的古剑扔了进去。
  
  只听见滋的一声,古剑浑身冒出白色的烟雾,高温几乎要把水池里的水烤干。凰陌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伸手摸了摸古剑,还是有些烫,于是让它继续浸泡着,自己迅速爬上了楼顶。
  
  夜翎单膝跪地,也很难受的喘着粗气,但是样子看起来已经没有之前那么痛苦了。凰陌稍微的放下了心,连忙走上前扶住他。
  
  夜翎摇了摇还有些疼痛的头,睁开眼睛,看着凰陌突然紧张的问道“剑呢?!”
  
  “哦,我放在下面的水池里了,因为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变得很烫……”凰陌突然想到夜翎告诉过她不能离开那把古剑一步,有些着急的说道“我现在就把它拿回来!”
  
  “……”夜翎一把拉住想要离开的凰陌,摇了摇头,突然平静的好像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不用了已经。气息已经消失,那把剑已经不在了。”
  
  “啊?!”凰陌震惊的看着他面无表情的站起身,继续开始念咒的样子,急匆匆的冲下了楼,发现自己放置古剑的池子里已经空空如也。
  
  若不是水池壁上还残留着古剑的余温,凰陌真的还以为自己找错了地方。
  
  夜翎一直都随身带着那把剑,那么那一定是对他来说是很重要的东西吧!凰陌捂住嘴巴,汗津津的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她焦急的在四周寻找着,但是知道自己做的只是徒劳。
  
  “……都怪我……自作主张……这些该怎么办?!”凰陌像是失了魂一样走回了楼顶,远远的站在夜翎后面,看着他略显单薄的背影,难过的蹲下,眼泪忍不住的涌了出来。
  
  突然自己的头顶传来了温暖的温度,夜翎一如既往平淡的声音从头顶传来“这不怪你,你也无需自责。”
  
  “可是……可是……明明你说过不能离开一步的……可我却自顾自的把它扔在一边,对不起……”凰陌难过的自责着。
  
  “不,你这样做也救了我。”夜翎直起身体,严肃的说道“最危险的东西就是它,只要我没死,那个危险就会一直陪伴着我。”
  
  “……最危险?”凰陌把埋在胳膊里的脸抬起来,不解的问道。
  
  “……”夜翎似乎并不想多说什么,转过身背对着她说道“所以它迟早会再出现的,你没必要为这种事情感到内疚。”
  
  “你打我吧!骂我吧!这样我也好受些!”凰陌简直觉得这股温柔是在折磨她的良心。
  
  夜翎眼里带着难以一见的温柔,嘴角抿起了淡淡的弧度,逆着月亮的光辉,他的笑容仿佛带着蛊惑人心的力量。
  
  “你放心,我只是个保镖,哪里会对主人动手呢?”
  
  坠玥愣了愣,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夜翎疑惑的转头看着她,坠玥微笑着说“谢谢你。”
  
  说这个话,是想让我放心下来吗?
  
  这种变相的安慰,还真是夜翎的风格啊。
  
  夜翎没有说话,而是把头迅速的拧了过去,不知道是不是光线的缘故,坠玥看到他的背影似乎朦胧的不似真切,就好像,重重叠叠的无法触及的真实,久违的恍惚又再次来临了。也许自己真的出现幻觉了,坠玥默默地摇了摇头,自嘲的一笑。还真是无法理解真实的夜翎啊。
  
  “你还记得前天我们刚刚见面的时候吗?”夜翎突然突兀的说道。
  
  “嗯?你说什么?那时候怎么了吗?”坠玥疑惑他怎么突然说起这个。
  
  “那个,歌……”
  
  嗯?
  
  歌?
  
  哦对了!坠玥脑子突然一闪,想起来那天美妙的歌声,那旋律至今还是让人难以忘怀。
  
  “哦哦,是那个!”坠玥突然有些兴奋了起来“记起来了,那天是你……”结果一脸兴奋的表情在遇到夜翎阴郁的表情之后给噎住了。
  
  “忘了它。”夜翎好像被触到逆鳞了般一字一句强制命令的冷冷说道“从脑子里,嘴里,耳朵里,记忆里,一个不剩的全部清除掉!”
  
  “欸?!——”
  
  难道我不小心抓到了这家伙的小辫子?
  
  看着夜翎浑身不断散发出难以言喻威胁的电波,坠玥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求你别瞪我啦!这件事只是个意外,意外啊!!!”
  
  他转身把凰陌抱起,毫不客气般的抗在肩头,左脚轻点地面,身体便如羽毛般腾空而起,从那个空间的细缝里消失了。
  
  ……
  
  在无垠的黑暗中,君鲤张开眼。
  
  这是用术法引来的净池,每一次他的身体承受不住这个空间的后遗症时,就会来此地片刻的舒缓自己。
  
  利奥长老和臧谷长老都会在此地给他护法。
  
  长老说起来他们初遇的时刻,那是他与千雪一同被拽着进入了天镜之地,他遍寻不到她,就这样花了将近一百多日,君鲤也大概的摸索了出来这里是什么地方。
  
  凭着这么多年的记忆,他讶异的发现他居然所处的地方是上古的冰河时期。
  
  自盘古开天辟地,出现了空前绝后的生物大爆发,一度盘古大陆如雨后春笋般的诞生了许多的生物,熙熙攘攘好不热闹,但是在这情况之下,也滋生了阴暗之物。
  
  纷争不可避免,弱肉强食是生物的本能,当时的神明作为自光明中诞生的生灵,哀叹这面目疮痍的大地。
  
  祝融和共工的大战在不周山倒下后将这个纷争暂时画上了结局,女娲大神造人授予他们生存的力量,建立政权但依旧是躲不开之前所遭受的屠戮,女娲大神在不愿意自己所造的孩子自相残杀,于是便想到了从思想上建设,于是又造了一座学院,便是这个古纳学院。
  
  古纳学院一视同仁的接受了所有的生灵,但在女娲大神羽化了之后,古纳学院经过了长期的发展,已经有了一段时间的稳定期,但是有实力的人将知识垄断,除却了有一定血统的人才能接受所谓的精英教育。
  
  而千雪居然是出生在这个时代的人。
  
  他以为自己的已经窥见了关于她的些许真实,但是来到了这里后,他之前所想的都被颠覆殆尽。
  
  君鲤在寻找她的途中,将这个大陆零零散散的状况知道了七八,在这个时代,有着两大家族的分割鼎力,一方是遗魂一族,而另一方则是与他们观念对立的魅影组织。
  
  若是说遗魂一族是光,那魅影组织就是他们的影子,藏在角落里不肯示人,但却根基庞大难以动摇。
  
  在这个世界有着光自然也有着影,他们相辅相成,彼此都无法将对方吞噬。
  
  他对此不置一词,这两个组织的对立在远古的历史当中也是寥寥数笔,他不甚了解,但是在之后爆发的大战,却让这段历史有了让后人品头论足的资格——“裂
  
  洲之战”,将这一整块的盘古大陆划分了区域,也为这分裂出去的其他各界铺下的基点。
  
  在上古课上夫子曾经唾沫四溅的比划着“就是因那场大战!将原来是一块大陆的盘古大陆分裂有了最初的雏形,在之后各界不断发生纷争,让各大陆逐渐分离,才最终形成了我们现在的六界,诸位可晓得这其中的意义?!这可是里程碑的重大事件啊!”
  
  他现在就站在这个被称之为里程碑事件的地方,谁能想到脚下的这块结实的大陆日后会被分割成为六块,在这六界当中有着神界仙族,魔界妖族,鬼界翼族等六大划分,他们的纷争虽然不断,但各自占据一方土地为王,总算是能和平相处。
  
  但这些都是后话了。
  
  现在还未发生当年成为重大意义的战争,他还有着机会。
  
  必须马上找到千雪,他们在这里多存留一分的时间,就会让危险逼近更甚。
  
  但是千雪却遍寻不到。
  
  他踏着皑皑白雪和滚烫的沙漠,四处感知她的气息,终于在跋涉了多日后,终于有了一点点微妙的感知。
  
  他激动的无以复加。
  
  (本章完)
  
  (教育123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