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半缘修道半缘君 > 第三百三十八章:镜子

第三百三十八章:镜子

能让她现在马上冷静下来的,果然还是师父。
  
  她竭力让自己一直想着师父,那个在无数人里面只选择了她的师父,那个尽管不常出现但是每一次都让她心跳不已的身影。
  
  师父的身上就是有着这种让她无法移开眼神的力量,她每一次望着他的身影时,觉得模糊而又遥远,明明就在眼前,但却不敢也无法抓到。
  
  她莫名的信任和依赖着这个人。
  
  那个男子像是也感知到了她的情绪波动稳定了些许,哦了一声,道“你想着师兄?你还是这么的信任着他啊。”
  
  凰陌一愣“师兄?”
  
  “哦,我忘记了现在的你不知晓。”
  
  那男子懒散的声音传来“你这么依赖着他?但是你知道他是什么人吗?”
  
  “他是我的师父。”凰陌固执的重复道。
  
  “呵。你当他是师父,但是他当你是徒弟吗?”那男子灼热的气息煽动在耳畔“师兄,他之所以收你当徒弟,这么护着你,无非和我是一个目的。”
  
  “你胡说!”凰陌将近在咫尺的他推开“师父才不是你这种人!”
  
  “哦?那你师父是那一种人?你自己应该也发觉不对劲的地方了吧?就算是自己骗自己,你又能骗到何时呢?”
  
  “我……”凰陌张了张口,发现自己根本无从辩解。
  
  她从来不了解师父,但是很多地方他的做法的确让她不能理解,为何他唯独选择了自己,又为何那个时候与她设立了誓言,而无当初说的话,所谓的对立的组织,都隐约的让她感觉到了与师父有关。
  
  “而我不一样,我知道他要做什么,所以我来寻你,我们的目的都是一个,所以,你最好也不要对你的哪位师父抱着多大的希望。”
  
  风灵满意的看到凰陌脸上动摇的神情,在师兄与她没有多少纠葛的时候,说这样的话是最适宜的。
  
  怀疑这种种子一旦种入了心底,往里竭力去忽视的东西就会开始无限的放大,他所要做的事情就是将她心底的盾牌摧毁,才能潜入她深层的意识里。
  
  时间不多了。
  
  凰陌沉默,师父他对自己什么话都不曾说出口,但即使这样,即使有着很多的疑惑,看着远比这个男子要可疑许多,但是她所见到的远不止这些,而是师父在黑暗中牵起来她的手,告诉无依无靠的自己“以后,我就是你的师父了。”
  
  在这个世界上,他是唯一关心自己的人。
  
  让她有了想要和黑夜搏斗的勇气。
  
  “我不管你要做什么,师父即便是利用我也罢,我绝不会轻易的相信你说的那些话,我要的是我自己所实实在在看到的,否则,
  
  我绝不会相信!”
  
  她压抑的愤怒伴随着怒吼声爆发了出来,当即让那无数的树枝粉碎化作了黑色的雾气散去,那男子也迎面遭受了这气和的一击,凰陌看到他垂下了头,额头上蜿蜒一道血红落了下来。
  
  “!”
  
  凰陌趁机往后退去,这个男子完全可以让自己失去控制,但是他一直没有伤害到自己也是事实,她强硬的道“你再不离开,我可不能控制我接下来做什么。”
  
  “……嘶……好痛啊!”
  
  没想到这个男子居然服软了,凰陌继续如临大敌“痛,痛……我不管你痛不痛啥的!你可看好了,我还有其他的十八般武艺没有展露出来呢!”
  
  说完之后就直接将拳头挥舞了起来,瞪着眼睛要冲过来,但方才那个嚣张跋扈的男子忽然间却神色大变道“等等等等!!”
  
  “等什么等!”
  
  凰陌的一拳直接将那面色大变的男子姣好的面容上毫不留情挥舞的大拳头给砸的飙血,他眼底的那一抹锐利的红色居然一下子熄灭不见了。
  
  凰陌咽了一口唾沫,紧张的举着拳头打算等他再嚣张跋扈就挥舞上去,那男子一连挨了两击,过了好半晌才缓过来了神,哀怨的望着凰陌道“你这个冒冒失失的丫头,你就不能让我把话说完吗?”
  
  “你……”凰陌注意到了他的眼睛化作了普通的黑色,也没有方才的狂跩不可一世的样子“你该不会被我一拳打坏了脑子吧?”
  
  男子“……”
  
  他叹了一口气道“算了,若不是你忽然间爆发的气和,我怕是也没有这么容易把那小子给压回去。”
  
  “??”
  
  那男子正色道“一时半会我解释不清楚,但是你只要知道我没有在骗你,如今你们所处的地方是在天镜之内,因为施加了特殊的封印,所以在他们达到目的之前,你们都将被困在这里……”
  
  凰陌听的难以置信“您说什么?天镜?”
  
  “你所见到的这些都是你的记忆,想必他们是想要在你的记忆当中找到些什么,但是你一定不要迷失了自己,你去找那个叫做君鲤的男人,他会保护你的。”
  
  “君鲤?”凰陌听闻这个名字之后心底一跳。
  
  “正是,也就是我们的师兄……啧……”他捂着脑袋忽然间厉声道“不要来妨碍我!!”
  
  那个男子的话忽然间戛然而止,拼命的捂着脑袋,面色扭曲很是痛苦的一副样子,仿佛是两个人在他的脑子里打架,他愤然的咬着牙,发出呜咽的痛苦呻吟。
  
  “嗬——师父,你真的以为告诉她这些事情,就能阻止我们了吗?”那个男子磨着牙,他
  
  忽然间抬起头来,那只眼睛居然又渐渐的漫上了血色。
  
  那股让她心底不适且毛骨悚然的感觉又来了。
  
  凰陌拉开距离,站在不远处望着那个男子,方才的那个嚣张跋扈的魂灵又似是回到了这个身躯里,他捂着眼睛喘着粗气,露出冷冷的笑“师父,看来是我赢了。”
  
  话刚说完,他的身体却猛然往后仰去。
  
  “咳!!什么!“那个男子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他的意识和身体仿佛是分离了般。
  
  对于凰陌来讲,她再迟钝也知道了这是那个魂灵帮助她创造了逃命的时机,凰陌也不多加纠缠,猛然抽出剑来狠命的往那镜子上一击,那男子想要阻止,但是他手脚僵硬的不听话,凰陌在瞅准了缝隙的当空时,将剑狠狠的插进了镜子内。
  
  光芒自那镜子的缝隙里投射了出来,裂开了。
  
  凰陌被那镜子当中的光芒给笼罩住了,她看到那男子往镜子里面沉入了下去,他看着自己,但是又露出来了一股莫名的笑容。
  
  这笑容仿佛再告知她不可能从自己的手下逃出去。
  
  光芒散尽,四周陷入了一片黑暗。
  
  没有出口。
  
  她有点懊恼自己是不是做的有点冲动,那个镜子是连接着她出去的路,如今将镜子损坏,固然是让自己在那个男人的手里逃了一劫,但是却陷入了更加棘手的境地。
  
  她摩挲着空无一人的四周。
  
  在被剥夺了视野之后,她反倒是能够更清楚的听到自己的内心的声音。
  
  她所要整理的,就是发生在自己身上这些匪夷所思的事情。并不能以单纯的一无所知的姿态继续往下走去。
  
  那个男子在清醒的时候给自己的告诫她没有忘记,而他让自己去寻的人,应当就是师父了。
  
  师父能够给自己想要的庇佑,而她在师父的庇佑之下想要做的事情是什么呢?
  
  在记忆当中,她被称之为不能生下的孩子。
  
  但是母亲不惜在所有人的阻止之下,既然她活着了,那么最糟糕的情况……
  
  云思雅说的真没有错,母亲真的是因他而死。
  
  难怪父亲会将她送走,难怪坠星儿指着她喊着丧门星,难怪她总是会遇到一些莫名其妙要她命的事情,因她本就是不能诞生在世界上的孩子。
  
  凰陌在黑暗中静止了许久,转而淡淡的笑了出来。
  
  既然她的性命如此的珍贵,既然这么多人都觉得她很碍眼,但她偏不要遂了那些人的意愿。
  
  忽而间天地间似是有着雨水落下来,她听到叮咚一声,抬起头。
  
  她的身上散发出来淡淡的光芒,像是萤火虫般的汇聚在一处,她
  
  看到有着透明的白色幽魂游荡在她身畔,她怔住了,微不可闻的低声道“母亲……??”
  
  那影子往另一处飘去,她往前追去,不知跑了多久,那影子忽然消失在了她的眼前。
  
  她的脚下有着一条蜿蜒的路,尽头是一面竖着的镜子。
  
  凰陌缓缓的走了上去,手迟疑的碰触了一下那镜子。而后猛然闭着眼,捏着鼻子,就冲了进去。
  
  她猛冲出去,差一点没有刹住车,似是撞到了什么人身上,只是磕坏了鼻子。
  
  她揉着鼻子站起来,却听到一个女子的厉声喝道“什么人!”
  
  这下惨了,这是冲到了哪里?
  
  她抬起头往四周看去,这里能听到有着水滴到河里的声音,但是光线很弱,她眯着眼睛才看到自外面的月光溶溶落下,这是一个半开的山谷崖壁,有一个女子隐没在黑暗中,如临大敌的怒视着周遭。
  
  “对不住,我不是有意吓到你的。”
  
  她一边道歉一边看到了一旁的镜子,她正是从这里出来的吗?
  
  这个镜子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这个女子……
  
  那女子似是有几分不便,自阴影处缓缓的走了出来,她似是也感觉到了眼前的这个人并未带着杀气,所以她没有出手。
  
  那月光落在她高挺的鼻梁上,漫过她苍白的面颊,凰陌站在原地,恍若被钉在当场。
  
  (本章完)
  
  (教育123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