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半缘修道半缘君 > 第五百九十一章:四目相对

第五百九十一章:四目相对

紧紧禁锢着她的肩膀的手微微颤抖着。
  
  她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对于她来讲,牧若一直都陪伴在自己身边,即便是她散了魂魄沉睡千年,他亦是悉心的保存着自己的身体,直到她醒来,她一直觉得他所执着和做的事情,都是以他们共同的目标为重要,他始终坚如磐石,但这是第一次向她展露出自己真实的一面。
  
  她的未婚夫在不远处呲牙咧嘴的比划着要冲上来,但是被牧若的阵法又给弹了回去。
  
  这一个反弹有点狠厉,让他捂着脑门晕了过去。
  
  千雪想了又想,她等着牧若的情绪恢复了平静时,从他的臂弯下钻了出来。
  
  “你忽然间这么的说,其实我也脑子很混乱,毕竟你一直…不曾,但如今你向我说这些,却又是为何?”
  
  牧若将眼眸垂了下去,他静静道“我只是担心我们再也不会有能这样心平气和坐下来交谈的时候。”
  
  他的想法和千雪之前的不谋而合,想来他们都已经预见了之后要发生的事情,那就说明他们的立场不会因为过去的情感纠葛而产生退却,即便是牧若他对自己吐露出真心,但他并不是要求自己给与他答复,而是要将这颗心的感情生生斩断。
  
  “你我什么时候变成了这样呢?”
  
  千雪苦涩的勾起笑,透过月光,她看着那薄凉的唇和投下来一方阴影的眼睫,他们之间明明站的如此之近,但脚下的却早已经遍生沟壑。
  
  他将她的手握住,良久无言。
  
  自远处微微升起的晨曦,东方已经出现了鱼肚白,她淡淡的看了一眼天际,那穿透薄云后的光芒,将压抑的夜消弭。
  
  那穿透天际的第一缕光芒直接的照射了过来,牧若举起手中的一枚晶莹剔透的珠子,那光芒落在珠子上,而后朝着四周反射了过去,那周遭被移开的巨石上也镶嵌着相同的珠子,那光像是被吸收了进去般,自中而绽放出光华。
  
  一层一层,一个接着一个,顺着他早已经规划好的路线,这光芒直接反射到了下界,牧若一跃而下,千雪也将一旁趴着昏迷的梓衍给打醒来了,什么都没解释的扯着他就跳了下去。
  
  牧若的深色衣襟恍若振翅的蝴蝶,他轻巧而缓慢的乘着红伞落到了地面,而千雪比较能废物利用,直接将浑浑噩噩的梓衍当作了缓冲板。
  
  梓衍好不容易醒来又觉得自己要被千雪给踏晕回去了。
  
  这一相不容易,那一相也是很艰难。
  
  千雪看到了那被远远折射下来的微弱的光芒落在了下界的一处地上,牧若顺着那光芒散出来的光华,要在太阳完全没有升出来之前将阵法一笔画好,他屏息凝神,行云
  
  流水的将那形状勾勒了出来。
  
  日头一下子跃了出来。
  
  牧若擦了一下脸颊上的汗液,呼出一口气来。
  
  那光华消失之后的阵法出现在了眼前。
  
  接下来应当就是要用牧若自己亲手调制的粉末,均匀的铺到这阵法里了,果不其然他将赤红的朱砂拿了出来,但与之不同的是,他将其铺开之后,居然那处匕首来,要将自己的血脉割开。
  
  千雪电光火石间明白了他这是要做什么,这是要以强硬的方式生生将神器强行认主啊!
  
  她飞快的也将自己的手腕豁开了,血花四溅,交汇着牧若的血一并混入那朱砂之中,牧若转过头来,千雪压制住血道“它是有主人的,但是你强硬的要让神器换主,你想过你能扛得住这神器的反噬吗?”
  
  “这件事情不需要你来插手。”
  
  “可我就插手了怎么?”千雪道“你想要抢占先机,也得要看我答不答应!”
  
  牧若的眼神沉了下来“你都知道神器会反噬,你我二人都会受到影响,但究竟能不能抢走神器主权,这却还是个未知数,你来冒这个险,极有可能会独自承受风险,你就不担心吗?”
  
  “这有什么好担心的。”千雪波澜不惊道“横竖也就是一个死,但想要了我的命,可没那么容易。”
  
  牧若死死的瞪着她,脸上阴霾不定。
  
  “阵法开启了!”千雪往前站了半步,看着那下方的土在往上耸动着,她讶然道“神器居然被埋在了下界的地里!”
  
  “这应当是前任翼君的手笔,用万钧千重岩石将神器一层层的封印在地下。”
  
  牧若也看着那往上钻的土地,那神器被埋在了深深的地下,但若是找到主人,这等的封印是根本阻止不了,是什么缘故让神器没能认主呢?
  
  除非主人一直都活着,但却在神器找不到的地方。
  
  六界之中,神器无法寻到主人,此等事情前所未有,让人不得不去在意。
  
  千雪似是也想到了这一点。
  
  牧若的阵法找到了神器,而他们的血液让神器再度苏醒,如今要占领神器,却还不得不找到他的主人,将那神器的原宿主杀死,就能以他的血作为引强制的让神器认主,但现在千雪也插了一脚,让事情变得复杂了起来。
  
  牧若头痛了一下,但还是打算先去找神器主。
  
  九黎炉自土里蹦了出来,泛着一层淡淡的光,而后静静的躺在地上。
  
  牧若将九黎炉抓在了手上。
  
  千雪只是挑着笑在一旁,她这般不慌不忙的样子,看来是打算要护着神器宿主。
  
  “那接下来要怎么办呢?”千雪人畜无害
  
  的歪着脑袋问道。
  
  那神器忽然间发出来了一下光亮,似是有所感应。
  
  两个人齐刷刷的将目光落在那九黎炉身上,只见到它自己升到了半空之中,像是抓住了什么蛛丝马迹般的往一个方向飞了过去。
  
  “看来无需我们担心什么了。”
  
  千雪提着一口气,也飞身追了上去。
  
  ……
  
  君鲤一行人在上界寻了一夜,终于在翼君的书房和其他的一些隐蔽处寻到了山海图的残片,但剩下的却还有约十片左右。
  
  转眼鸡鸣天亮,清越累的瘫倒在地上“我翻不动了……”
  
  但是君鲤却无丝毫疲惫,他抖了抖身上落在的露霜,转而往另一个方向走去,那里是翼君大殿,他循着自己当初的记忆寻到那一处,路过那被废弃的学堂,在师父死了之后,翼族便关闭了这所六界学子均能求学的学堂。
  
  他缓慢的走了进去,拉开腐朽的门页,看到自被风吹散破开的窗户外面落下的斑驳的树影。
  
  那个时候他就坐在最后角落的位置,他的窗前有着一颗很大的树,一只聒噪的小雀在上面跳脚。
  
  而如今早年的繁华早已经消散不复存在。
  
  千雪她……应当来到此地也不记得这些事情了吧。
  
  他将山海图拿了出来,若是这附近有着山海图的残片,总是能感应到什么。
  
  但是手中的山海图忽然间震颤了起来,能有这么大的反应,还是前所未有。
  
  他捏着山海图,看着纸张像是被卷席在风中般,不断的震颤着,而后君鲤亦是一愣,他居然感觉到了一股凌厉的气息,这是九黎炉的气息!而且还是朝着自己的方向冲来的。
  
  他眼神一震,从窗户跳到了院落里,往云霄下望去,这是自下界而来的,陡然间那重重云层中冲出来两个人,衣服上还带着缭绕不散的云雾,他们几乎是一齐落在了君鲤的面前。
  
  两两相望,几个人都僵在了原地。
  
  这个场景着实显得有些剑拔弩张。
  
  牧若看清楚了来者之后一双剑目更是迸出寒芒来,但是千雪的反应却让他惊讶,她居然眼前一亮后对着君鲤道“唷,是刚才遇到的哪位公子,您可还记得我?”
  
  这个反应让牧若也愣怔了一下。
  
  但君鲤似是丝毫没有受到影响,只是微微朝她颔首“见过姑娘。”
  
  两人的反应还真是像初次相识般,但牧若能看到他眼底一瞬即逝的痛苦,这种是自潮湿阴暗处蔓延出来的毒素,他再也熟知不过。
  
  但千雪……她怎么可能会忘记了君鲤?
  
  来不及细想,这件事情对他是有利的,他自然不会多嘴多舌,
  
  将剑拔起来对着君鲤“枢夜星君既然在此,想必也是为了神器而来的?”
  
  那神器一旦靠近了君鲤,就会发出嗡嗡的轰鸣之声,仿佛是寻到了苦苦等候的主人般激动。
  
  他所认的主,莫不是君鲤?
  
  牧若心底一个咯噔。
  
  “你已经寻到了神器?”君鲤亦是有点惊讶,这可是困扰了翼界多年的神器下落之谜,牧若在短短几日之内就破解了。
  
  但是看到九黎炉上发出的光芒和战栗般让人握不住的样子,怕是还未寻到主人。
  
  “想必枢夜星君应当知道我们是来做什么的。”
  
  牧若微微抬高了些语气“请您将神器的主人交出来。”
  
  “那还真的让你们白跑一趟了,因为我们也未能寻到神器主。”君鲤心下已经有了几分的计较,将山海图不动声色的塞进袖中,但这还是被眼尖的千雪发现了,她眼睛滴溜溜的转了一圈,一个想法涌入脑海中。
  
  “那个,枢夜星君其实不必对我们有这么大的戒备,啊不,其实你戒备他是应该的,但是我不一样。”
  
  她稍许的往前凑了一下“星君也是神器之主,想必知道神器是不会弄错的,它既然将我们带到这里来,那就说明您至少掌握了神器主下落的证据。是吗?”
  
  君鲤并不言语。
  
  (本章完)
  
  (教育123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