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半缘修道半缘君 > 第五百八十六章:动乱

第五百八十六章:动乱

余淮好整以暇的坐在一旁,眼底带着幸灾乐祸的笑意“弱水可是很难晒干的,你恐怕这几日都得拖着裙子了。”
  
  千雪“……”
  
  余淮看着陷入了冥思苦想的她,想着这一次她又会想到什么招数呢?若是她开口向他求助,他倒是可以用法力帮助她,但是她却没有求助他的帮助,只是一味的眼睛咕噜的打转。
  
  忽然她眼神一亮。
  
  余淮等着她做出什么决策来,千雪却比划着变出来了一把刀,而后拽着那裙摆,手起刀落干净利落的将长长的裙摆给割断了。
  
  那裙摆落在船上,之前的长裙眨眼之间变成了及膝的短裙,露出来了一大片凝脂的肌理。
  
  余淮被她的豪爽的样子给吓到了,但一直以来所被传授的非礼勿视的教育让他飞快的别看头去,他感觉自己的语气中带着一丝慌张“你这是做什么?!”
  
  “啊。这裙子虽然很好看但是也没办法,长裙摆走路太碍事了,还是这样方便。”
  
  她很开心的原地蹦跶了一下“这样就好了!你干嘛要将脸别过去啊?”
  
  余淮“……”
  
  他无可奈何的呼出气,闭着眼转过身来将自己的外衫脱了下来递给她道“把腿盖住。”
  
  “哦我忘记了,你们天族向来都是挺保守的是吧,啊呀我们妖族都穿的是这样的,因为很方便,民风淳朴,你也莫要在意啊!我日后注意些就是了。”
  
  民风淳朴?
  
  余淮将眼睛睁开,她还拿着剪刀在修整裙边,他看着那被撕裂的裙子,得出来这个民风应当是彪悍才对。
  
  还是那种惊人的彪悍。
  
  给他多年来保守的世界观一个不小的冲击。
  
  “你们天族人从来都不会参加这种宴会吗?”千雪歪着脑袋,将衣服铺在腿上问道。
  
  “自然会有,但我一般都不会参加。”余淮喝了一口茶道。
  
  “真是好奇天族会怎么参加宴会,让你连这点东西都受……”她说着话,忽然间语气变得奇怪了起来,她目瞪口呆的看着不远处,余淮刚要回头,她却猛然站起来扑倒他身边捂住了他的脸“你等等,这不是小孩子应该看的!”
  
  这巴掌捂得严实和及时,但却一只眼睛都没捂得住,他看到旁边侧过去的船上,又一男一女正在忘情的热吻,映照在星光之下,仿佛天地只有他们二人。
  
  目睹了这一切的千雪直愣愣的看着两个人上演的如胶似漆,下巴都要跌到地上去了。
  
  “你可以松开我了吧?”等到两人的船远去,余淮挤出几个字来。
  
  千雪像是触电般的回过了头“啊抱歉!我那啥,那啥,他们俩个
  
  刚才在打架!这么血腥的场面,确实不该给你看对不对?你还小,不能学他们这么暴力。”
  
  余淮看着她漏洞百出瞎扯了一通之后慢慢涨红了脸。
  
  他虽然比她小了半个头,但她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他可是天族,比起其他种族都要活得漫长而无趣。身体发育自然比其他种族慢一些。
  
  往日里她说自己是个孩子亦或是弟弟,他并无所谓,但今日这话落到了耳畔,怎么会陡然让他心底生出来一股不爽呢?
  
  “看来你对我们天族有些误会。”
  
  余淮朝着她走过去,把她逼到避无可避的墙边,一只手摁在她背后的墙上。
  
  他微微抬头朝着她的面庞逼过去。
  
  她的眼神逐渐变得惊讶,而后带着一丝慌张,慌忙的躲开他的气息,偷偷的顺着墙壁滑了下去,试图想从一旁的空隙逃走,但是猛然一只手臂啪的阻住了她的退路。
  
  娘欸,她的小心肝啊!
  
  千雪被堵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要是正经说起来,余淮的这张脸在一众人中间还是能打的,虽然带着青涩,但是已经有了少年初长成的模样,加上总是一股臭屁小孩子的态度,倒是能掠夺不少小姑娘家的芳心。
  
  但她一直都当他是个小孩子。
  
  所以未曾正视过他也是个男子的事实。
  
  是不是正是如此,所以才让他心生不满了?
  
  当他的脸逼过来,那因为被光芒投在暗影之下的面庞带着分明的棱角,神色敛然,眼底的那一抹锐利骤然让她心底一跳,她像是被野兽紧盯的猎物,被那气场扼住咽喉,连动一下都不敢。
  
  他们之间靠的极近,灼热的气息暧昧的交融在一处,只要稍微一倾就会越过那个界限,但偏是这般的凝固,让人焦灼。
  
  她的胸膛差点爆炸,吓得闭上了眼。
  
  轻微的笑声在耳畔边响起。
  
  她瞪大了眼睛。
  
  余淮站了起来,像是获得了什么胜利般露出笑容,道“你们民风不是很淳朴开放吗?怎么连这点都承受不住?”
  
  “你!”感觉自己被羞辱了,她怒气冲冲的站了起来“我。我们民风自然是淳朴,这种事情……但是这种事情,只能你情我愿!我们认定了一个人就是生生世世,不像你想的这般轻浮!”
  
  她眼眶都红了,咬紧了唇瞪着他。
  
  余淮怔了一下,两相沉默,片刻他道“抱歉,用对于你很重要的事情来开玩笑,是我的不对。”
  
  “哼。”千雪偏过头坐下来不理会他。
  
  他走过去默默的将掉落在地上的长衫捡了起来,盖在了她的腿上,道“这件事确实是我的错,你这
  
  么生气也是应该的,这样罢了,只要你能原谅我的过错,你可以任意指派我去做一件事情。”
  
  这个条件听起来确实诱人。
  
  千雪的心有点动摇了。
  
  她转过头来再次确认道“真是什么都可以?”
  
  余淮点了点头。
  
  “那就……”她想了想刚要说什么时,忽然间船身一个蹀踥,四周传来了此起彼伏的尖叫声,她一个不稳的趴倒在了地上,余淮护着她,眼神忽然一凌,将她抱住往旁边纵身一跃。
  
  自云端落下的云接住了二人。
  
  她挣扎着从云里探出头,看着下方不少翼族人都展翅飞了起来,那只在前面拉船的巨大帆船忽然停了下来,而后面的船因为惯性而直接撞了上去,一个接着一个,反应快的人逃过一劫,而沉浸在爱河当中的翼族却不幸的落了水。
  
  余淮冷冷道“等了他们半天,原来是想在这里动手。”
  
  “是师父!”千雪忽然间指着在大船之上站在的那个人,他正提着葫芦,还未有所动静,忽然间自一旁冲出来几位翼族人,将他摁住。
  
  “没有用,师父的金蝉脱壳之法完全可以逃出去!”千雪对着余淮道“左边,师父一定是在左边!”
  
  余淮眼神一凌,手中的剑往千雪指着的方向刺去。
  
  自当空血红四溅,师父捂着受伤的肩膀翻了一个身,旁边的翼族如梦方醒,冲过去将真的师父团团围住,那个人抬起头往千雪这一方面看了一眼,她抓住了衣裙捂住嘴巴。
  
  “他们很有可能藏在人群里,你师父不过是一个幌子而已,又或许,他是想要达成什么目的……”
  
  余淮皱着眉,猛然对着他们喊道“将他抓住,把他身上的东西都搜出来!”
  
  他的声音让师父身体一颤,他忽然发了疯的挣脱开来,将葫芦里的东西往嘴巴里灌入,他大口大口的吞咽着,而后葫芦当啷落在地上。
  
  他掐住了脖颈,往后面倒去。
  
  那要抓住他的翼族人碰到了他的身体猛然间弹开,发出痛苦的喊叫,师父踉踉跄跄的往一旁奔去,然后一跃跳进了弱水中。
  
  “……”余淮静静的目睹到了一切,叹了一口气“晚了一步。”
  
  原本清澈见底的弱水忽然间随着师父的身体往外荡漾出一圈圈的紫色波纹,那紫色融入的极快,余淮带着她飞快的赶去了翼君旁,他也发现了这个不同寻常的变化,神色凝重“这是要从弱水下手啊。”
  
  “天际悬着的弱水一旦出现了什么问题,若是落了下来,那么族人都会被弱水吞噬,弱水本身无毒,但他往里面加了什么东西,这就让人不得不堤防一手。”
  
  翼君说完后,对着一旁的跪下的甲胄规整的翼军团道“按照我们之前的计划,马上行动!”
  
  “是!”
  
  一行人掷地有声的应了声,便飞快的展翅往四周飞跃而去。
  
  余淮对着翼君道“请让我也加入!”
  
  翼君转过头带着笑意看着他们俩,缓慢而坚定的摇了摇头“你虽然有这一份心意,让我很开心,但是这毕竟是我翼族内部的事情,若是让你插手进去,改日我被天族问责,会无端落下是非,而后你能否继续在我这里求学,恐怕都难说。”
  
  余淮握紧了拳头。
  
  “你还不相信我吗?”翼君拍着他的肩膀笑道。
  
  “我自是相信您,但是这个危机的时期,我是您的弟子……”
  
  “你与他们都不同。你要时刻记住这一点。”翼君强硬的打断了他的话,道“总有一日你明白,不是力量就代表一切的。”
  
  余淮静静了收了声,他不是一个无理取闹的孩子。
  
  他的样子看起来很是不甘,握着手却什么都帮不了,只能在一旁看着诸人浴血奋战的样子。这隐忍的样子让千雪感觉心疼,她试探的拍了拍他的背,忽然间感觉到了身体被人往后拽着,她还来不及发出声音,就感觉自己的灵魂一瞬间被抽离了出来。
  
  手指还没有碰触到他的肩膀,她的身躯就倒了下来。
  
  (本章完)
  
  (教育123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