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半缘修道半缘君 > 第五百八十五章:倒霉孩子

第五百八十五章:倒霉孩子

星河宴会正是名不虚传,她在踏上了那条船的时刻,站在下面仰视和俯瞰完全不是一个感受,那船只真的仿佛浮在河面上,巨大的浆落在下方时,激起来的浪花中都带着碎光点点。
  
  那由繁星铺作的星河一直往前不断地延伸着,她被余淮放了下来,就迫不及待的扑倒了船旁,望着下方,万家灯火连绵的燃烧着,下方也有着依偎在一处的男女,在开船的那一刻,将手中的明灯放飞,与星辰交相辉映。
  
  一只明灯从她身畔晃晃悠悠的飞了过去,她用手扶住,见到上面写着“愿与君恋,不负此生。”
  
  这赤果果的大胆表白让千雪一下子红了脸,赶紧将灯松开了。
  
  她尴尬的坐了回去,眼神噙着光芒惊喜的喊道“这里也太好看了,幸好你没错过。”
  
  而相对于兴奋的难以自持的千雪,余淮只是淡淡的将眼皮子翻了一下作为回应。
  
  这一幅样子怎么和在下面没什么两样呢?
  
  难道他其实并不想要来,只是因为满足她的心愿,所以才勉为其难的答应自己?
  
  这家伙,对于这般的美境都无动于衷,也不知道什么样的景色才能让他由衷的说出好看二字来。
  
  她有点沮丧的坐了回去,撑着下巴盯着面无表情的余淮。
  
  “……你想干嘛?”余淮觉得她居然老实安分下来了,简直不可思议。
  
  “你觉得星河宴会很无聊吗?”千雪问道。
  
  余淮将目光投向了一旁的闪烁的光芒中去,道“在天族,这种场景每一日都会上演,所以我早已经司空见惯,就算你问我,我的回答也只会让你觉得不快,你大可以不用理会我,好好享受这场宴会。”
  
  “可是……是我拖着你来的,要是只有我一个人高兴,岂不是太自私了些。”千雪想了想道“这样吧,我给你讲个笑话,就当是我感谢你,好不好?”
  
  余淮本能的想拒绝,但她这一脸期待的样子,这个不字实在是说不出口来,千雪拍手道“你来猜一猜世间最可爱的鬼是谁?”
  
  余淮“……”
  
  他的脑子一瞬间转了好几个圈,但看着她这幅样子敏锐的感觉到应当不能以寻常想法去思考。
  
  “是吊死鬼!”
  
  余淮的脑袋顶上缓缓的打出来一个“?”
  
  “因为它在死的时候都不忘卖萌吐舌头,难道不可爱嘛?!”千雪一幅理所当然的样子说道。
  
  余淮“……”
  
  空气中仿佛有一股冷冽的风席卷而过。
  
  千雪无视了余淮那像是看到了智障的同情眼神,又兴致勃勃的再来了一句“都说“煮熟的鸭子飞了”,那怎样才能让
  
  鸭子不会飞走呢?”
  
  “吃了。”余淮面无表情的回答道。
  
  “不不不,嘿嘿嘿你输了!要做的是给它插一只翅膀,因为“插翅难飞”啊!”
  
  余淮“……”
  
  余淮觉得自己的智商受到了严重的挑战,这个家伙的脑回路究竟是怎么长的?
  
  但是他还是秉着良好的教养和姿态从容的面对了她四次三番的降智挑战,这脑子所想的和常人着实不同,所以最好的攻击就是一言不发,冷眼旁观,毫无波动。
  
  千雪仿佛在和一堆木头自娱自乐了的半天,嗨到笑的起不来腰“有一天螃蟹出门不小心撞倒了泥鳅泥鳅很生气地说“你是不是瞎啊!”螃蟹说“不是啊,我是螃蟹”,啊哈哈哈哈哈哈……神虾!”
  
  “你笑累了吧?来喝口水。”
  
  她的自嗨精神让余淮都忍不住为她亲自斟茶倒水。
  
  千雪笑够了,抚摸着肚子转过头看到了河面上漂浮着无数的花盏,自身畔过去的船只有人将花盏拿了起来,从里面窜出来了一簇火焰。他们簇拥在一处笑着看着手中的东西。
  
  “也到了这个时候了。”
  
  余淮将手中的杯子放下,对着千雪道“既然是你要来的,这件事情你去做会更好。你去从河中取出一盏花灯吧。”
  
  “这是什么意思?”她心底狐疑,但还是照做了。
  
  “这算是参加这场宴会的余兴罢。”
  
  余淮看着她从河水中捞出来的花盏,那花蕊中点着幽蓝的光芒。
  
  “心中默念你想要求的事情,花神会给你答案。”余淮道。
  
  千雪一愣“居然还有这等好事?”
  
  “快点祈祷,等火焰消失你就错过了!”余淮看着那豆大的烛火隐隐要熄灭了。
  
  千雪连忙闭起眼睛,但是一时也不知自己要求什么签,姻缘?事业?还是财富?啊要不就求一下命签吧!
  
  她猛然睁开了眼睛。
  
  面前的花盏里倏然从里面窜了一股蓝光出来,在半空中划过一道弧线,变作了一张白纸悠悠的落在了她的手中。
  
  “看一下你的签。”余淮道。
  
  千雪将签翻了过来“白露无形,消散无情。似萤高飞,青草相霁,风过水无痕,浪路迹未见,一叶之舟,人间星火。这是什么意思?”
  
  余淮微微蹙眉。
  
  他将签纸拿了过来,扫了一眼“你问的是命运签?”
  
  “是啊,一时间想不到有什么要问的,就随便求了一张。”她有几分的兴奋“里面的话怎么说?有没有说我日后飞黄腾达,位列仙班?”
  
  余淮将纸张松开,一下子就又化作了火焰消失了。
  
  “诶怎么不见了!”千雪很是懊恼的要去抓住那火焰的尾巴。
  
  “这签说——”余淮顿了一下“你可以活很长很长时间。并且在你路途上的阻碍都会让你解决掉,不会有任何人能阻止你前进的步伐。”
  
  “诶,我这么厉害的吗?!”千雪眼神一亮。
  
  余淮淡淡的点了点头,便不再说话。
  
  他没有说谎,但他没有说的那些,她没必要知道。
  
  她是可以活得很长很长时间,但是她要踏上的路只有自己,凡是阻挡她前进的困难她都可以克服,所以她孑然一身,无枝可依。
  
  要是之前他不会刻意去隐瞒这些,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当看到了这签中的孤舟一人时,他心底却涌出来了一股不忍,他不想这么早告知她之后会遭遇什么,至少在这个时刻,他是不愿意告诉她的。
  
  意识到了这一点,他怔住了。翼君说过自己最近身旁的气氛变得柔和了许多,大师兄也说他有什么地方变了,难道他变得敏感了起来?
  
  因为担心伤害到某一个人而去隐瞒事情,这还真的对他来讲是从来没有经历过的。
  
  他望向了千雪,她玩心大起脱了鞋袜,坐在船沿上晃动着双脚拍动着河水,不时的大笑起来“这水好冰啊!”
  
  “我劝你不要这样,这是弱水,本来就是没有温度的,你若是泡了,反而会夺走你体内的温度。”
  
  千雪目瞪口呆,连忙要转回来,但脸色凝固住了。
  
  “怎么了?”余淮站了起来。
  
  “我……我的脚好像失去知觉了……”千雪哭丧着脸将自己的脚拔了出来。
  
  余淮无可奈何的走了过来,望着她的脚尖已经泛青了,她俯下身要去够自己的脚,但是坐不稳差一点翻了过去。
  
  腰际被人眼疾手快的给拖住了,耳畔是余淮气急败坏的声音“你不要乱动,掉进弱水里可不是闹着玩的!”
  
  她满是愧疚的看着余淮道“对不住……”
  
  余淮的脸靠的有几分近,若不是他面若冰霜的神情彰显出来他如今生了气的事实,她还想调戏一下这个清纯小少爷,但如今只能摆出可怜兮兮的样子求他放过自己。
  
  余淮将眼神移开,将她给摆正了,俯下身道“你坐稳了。再掉下去,我是不会管你的。”
  
  她还以为他要做什么,但是却让她讶异的是,他直接用手握住了她冻得青紫的脚尖。
  
  一瞬间她还以为余淮魔怔了。
  
  “等等,你这是做什么?”她难得的结结巴巴的问道。
  
  “用此法很快就会恢复过来。”余淮面无表情的解释。
  
  “这是我的脚,脚啊!”
  
  “我还没有到连脚都不认识的程度。”
  
  “我知道,诶不,等等,你你你,你松开,我自己来!”
  
  千雪挣扎着,但这船沿窄的紧,她只要有所动静就晃动的厉害,吓得她不敢再乱动。
  
  这算是搬了砖砸了自己的脚吗?千雪欲哭无泪。
  
  余淮抬起眼看了一眼因为害怕而老老实实抓住船帮的千雪,他的手握着她的脚尖,光是这个场景就足以让她羞愤欲死了,她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僵硬了起来。
  
  这家伙的脑子莫不是方才被自己的冷笑话给冻住了?
  
  即便是受到了好几记的飞刀,但是他还是没有松开她的脚,直到她的脚的僵硬缓了过来,千雪才又是难为情又是难为人的小声道“那个啥,我…的脚已经好多了。”
  
  他垂下眼眸看了一眼已经恢复红色的脚,总算是松开了手。
  
  千雪悬在心底的一口气总算是呼了出来。
  
  她逃一般的跳下船帮将鞋袜老老实实穿好,因为保持了太久的姿势,她直接一脚软到了地上,慌慌张张的扒着自己的鞋子,一边面红耳赤的道“这,这怎么这么重,诶?我怎么站不起来了?”
  
  余淮“……你的裙子刚才落在弱水里了。”
  
  千雪转头绝望的发现了这个事实。
  
  她之前挣扎的时候,那巨大的裙摆落了下去,在她还在羞愤的途中,裙子无人管辖,算是洗饱了弱水。
  
  这弱水重的几乎要将她压垮,她甚至想站起来都艰难。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她怎么这么倒霉?!
  
  (本章完)
  
  (教育123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