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半缘修道半缘君 > 第五百七十四章:重寻故友

第五百七十四章:重寻故友

“自然是她。除了她之外,这么久也无人能冠以天地大妖的名号了。”那道士叹息“只可惜清越他拼尽全力也不是她的对手,乾坤眼被夺走,蜀山失去了神器的庇护,群龙无首,大部分弟子离开了蜀山,蜀山也走到了如今这一步了。”
  
  他深深的喟叹道。
  
  君鲤将杯中茶一饮而尽“那他会去何处?”
  
  “天地无尽,倘若有缘,自会相见。”
  
  君鲤将杯中茶饮尽后放下,淡淡道“既然如此,那我先行离去了。”
  
  他刚走至门口时,听到身后传来了声音“还望您保重身体,心地清明。”
  
  君鲤顿了一下回头,见到那老道士已经消失不见了。
  
  君鲤走到外面想起来了羽城,那个地方是他们所遇见的那位能见到魇魔之气的皇子,清越尽管离开了蜀山,但他绝不会对人界的灾难坐视不管。
  
  羽城还是当初离开的那一副样子,但是人形色匆忙,不断的从城池里往远处运送着东西,他穿过汹涌的运输大队,走向皇城,见到那南木成奋笔疾书的样子,他在纸上写着什么,其他的人围在他身畔激烈的讨论着。
  
  南木成被一件事给难住了。
  
  他与清越在那妖王的告诫之下一直都在准备,为了调集大批的人手,他不惜以自己会回来帮助南木一族正兴为理由,请求父皇的帮助,在离得不远的地方,那座被称之为无墟之地,离羽城距离不远不近,他依照着妖王的嘱咐围着那一处整整挖了一个圈,但往下深挖时,确实是遇到了黑色的树枝。
  
  那树枝只要断面了,就会散发出来黑色的烟雾。
  
  这烟雾若是被人吸收了进去,久而久之就会莫名的情绪暴躁无法控制,在这个时候,清越道长的静心决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但是他一个人终归是势单力薄,还是有很多人中了招。
  
  那挖坑挖着挖着要将自己给掐死的事情也有发生,甚至在坑洞里打架,让人头痛不已。
  
  但是这个事情在之后也有了改善,不是因为北大额,而是蜀山的其他弟子赶来了。
  
  他们自称自己清越的弟子,十二位弟子个个都生龙活虎的要来帮助,清越的神色一直都有些微妙,不知在顾及着什么,他二话不说照单全收,这才让打架的事情有所缓和。
  
  这颗巨大的树的存在也被其他的人界的人知晓了,他们不懂这是何物,还有人不顾劝阻的闯进去,自然是有进无回,将所要的深驱挖好之后,暂时止住了那树根的蔓延。
  
  但是要往坑里灌入水银,这还真是难到了他们。
  
  一方面要去储备大量的水银,还有一方面要考虑如何将水银引过去
  
  。
  
  他们的地势是处于下方,而那无墟之地是上游,光是这样就很难对付了,他们商讨了好几个夜晚,都没能寻到一个很好的办法去解决此事。
  
  “殿下,外面有人要见您。”
  
  他大手一挥不耐烦道“没看这是什么时候,什么人跑过来给小爷我添堵?轰走轰走!”
  
  “可是那位先生说了,有办法去解决您现在所想的问题。”
  
  南木成一怔“何人?我们这里的这么多大臣都没想出来,谁这么狂妄……”
  
  他说的话在半路给憋了回去。
  
  君鲤在那一方静静的站着,对着他道“看来您对于我的方法有所怀疑了?”
  
  “你!神……”他的话还没出口赶紧将自己给堵住了,连连的将他一把扯到了一旁的大殿“您,您怎么会来这里?”
  
  这个人可是连师父都会尊称一声的神尊,是他可望而不可及的货真价实的神啊!
  
  “我只是来寻清越的,想来你应当知道他的去处。”
  
  “我当然知道,这我自然是知道的!”南木成点头如啄米“我这就带您过去!”
  
  他往前跑了几步,又颠颠的冲了回来“但是神尊,您刚才说的办法,是什么啊?”
  
  ……
  
  他们一行人很快的就来到了那无墟之地,在往日这么贫瘠的地方是荒无一人的,但是现在却有着无数的苦力击中在此,他们挥汗如雨的挖着坑,往外运土,在不远处所垒起的土堆都可以建一座大殿了。
  
  他望着那坑“这里就是那个女子让你们挖坑制止树枝蔓延的地方?”
  
  他这一路上仔仔细细的听了南木成将前因后果都给交代了,他有点惊讶,在他认知里若是千雪也来寻神器的话,她直接在蜀山得手了后,却还来关注了人界的事情,她是不是也发现了什么端倪?
  
  这个地方,真的散发着一股浓重凌厉的阴气。
  
  “师父!师父!!”
  
  南木成在那一处挥舞着手臂,君鲤往那一处望去,看到了清越自地下走了出来,他浑身是土,颇是狼狈,见到君鲤时神情先是一怔,而后激动了起来“您终于来了!我们等了您很久啊!您这是去哪了?您……”
  
  “抱歉,因为一些事情耽误了。”君鲤道“此地就是这个小友所说的魇魔汇聚之地吗?”
  
  “正是此处。”
  
  清越走近,看着他喃喃自语“您的头发这是……”
  
  君鲤看了一下自己一头胜雪的白发,苦涩的笑了一下“没事。”
  
  “怎么可能会没有事情?”清越敏锐的第六感察觉到了不对劲之处,低沉问道“您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过是受了法术的反噬,这就是付出的代价罢了。”他静静的将头发拂到身后去,避开清越的审查的目光“要说起来,你见过她了吧?”
  
  清越“……”
  
  他神情复杂的点了点头“我当然是见到了。”
  
  “听说你身份暴露了。”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清越轻声道“毕竟我始终都是个半人半鬼,我不能否定我的另一重身份的存在,所以我离开蜀山,这对我也好。但是……师妹她,为何会变成妖王猫又?”
  
  “她原本就是妖王。”
  
  君鲤的神色沉重“作为凰陌的她,只是她给我们开的一个小玩笑。”
  
  “这怎么可能?!”
  
  “这没有什么不可能的。”君鲤轻声道“或许她还会在暗地里笑着我的愚蠢,但即便是如此……”
  
  他将手握紧“我还是无法恨她。”
  
  君鲤的声音里带着暗哑的苦涩,清越一时间自己都没办法接受,但想必这位神尊所承受的痛苦远比他要刻骨铭心,他只是觉得作为千雪的妖王与他陌生,但和千雪之间有着万年纠葛的神尊,想必要承受的煎熬更是难以忍受吧。
  
  “这个法子是她想出来吗?”
  
  他指着那沟渠“这确实只是一个权益之法,如今要将这颗魇魔树连根拔起,还得需要强大的纯正力量才行。”
  
  “连您都没有办法吗?”清越有些惊讶。
  
  “我没有这么强大的净化之力。”君鲤道“我身上流着的另一半可是魔族的血,若是贸然的祛除,恐怕会将那魇魔的力量再强大几分。”
  
  清越怔住了。
  
  他所愣住的不是其他原因,而是他第一次知道君鲤居然也是混血,而且还是更加不可思议的神魔混血!
  
  而且他还是以这种轻描淡写的方式说了出来。
  
  作为混血他觉得自己活的已经很好了,但是因为鬼族的血脉觉醒而看到了徒弟们惊恐的眼神时,他亦是会觉得难过,何况是戒律森严的九重天,神尊他应当一直都过的很不好吧。
  
  “用这个盘旋的方式,就可以将水银自低处引向高处。”君鲤在勘察完地形之后给南木成演示了一番,他像是发现了新大陆般很高兴的带着那些功力去了。
  
  指示完了这些事情后,他在回头望着清越道“我来寻你,是想让你与我一起去寻神器,你可愿意?”
  
  “神器?这是为何?”
  
  君鲤望着天际“最近可能要变天了。”
  
  他的隐喻让人摸不着头脑,但是妖王猫又也是将神器乾坤眼抢走了,这难道是妖族与神族要开战了吗?
  
  “此事没有那么简单
  
  ,想要知道要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就必须抢在他们之前将神器带走。”
  
  “可是您不是也说了,神界也在寻找神器吗?您这样做,合适吗?”
  
  他扯出低低的笑“他们当初将我父亲镇如无极深渊里,将我母亲流放在人界,将诛仙锥刺入我心脏时,可没有人问过我这些事情合不合适。”
  
  “……”清越默了。
  
  “人族的事情就暂时交给他们去办吧。”君鲤施法撑开结界“我的结界可以让魇魔没有办法逃出来,但只能维持一时,我们需得找到牧若,不过他也在搜集神器,想必过不久就能遇见。”
  
  “那我们现在要去何处找神器呢?“
  
  清越问道。
  
  君鲤思索了半晌“乾坤眼被千雪带走,而万象之书落入了牧若的手中,长魂鼎现在应当也在妖界,只剩下承天锥和九黎炉,以及我身上最后的一件雪音。”
  
  他抚摸着心脏“现在我身上的这件神器,迟早会让他们找上来的,我们无需着急,只需要静静等待就好。”
  
  清越点了点头“那我们是要回到翼界吗?”
  
  君鲤望着倏然而逝的晚霞“是该回去了。”
  
  ……
  
  (本章完)
  
  (教育123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