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半缘修道半缘君 > 第五百三十五章:千丈浪波

第五百三十五章:千丈浪波

“仙凝露,可是白骨生肌,修行的佳品,但是因为取之困难所以存储很少,但我的族人比我更需要这些东西。”他将杯子推开。整了一下衣衫站了起来:“我与族人共患难,所谓为君之道不就是如此吗?”
  
  尘嚣沉默了一下:“没想到您还有这么正经的一面。”
  
  天帝露出笑来:“你的这个算是夸赞吗?”
  
  尘嚣点了点头,毕竟之前他在自己的印象里的形象都是浪荡的轻浮公子,但今日这一场宴会,和他这将所有人计划都大乱的决定,都让他看到这个新登上王座的年轻人的魄力和果敢。
  
  “你还不着急回去吗?”天帝朝着他偏了偏头:“我带你去个好地方。这里有些烦闷。”
  
  他随着天帝往后面走去,行至半路时还能见到未能及时清理干净的废墟,还有诸多正在修缮的王宫高殿,若是在之前见到有幸见到,应当是美伦美焕,但是很可惜都毁于了那场大战之中,难见当年的风貌。
  
  天帝一路走着,路上的仙寮都会恭谨的请安,有好奇的人会抬眼打量着他,然后抿着唇笑了。
  
  尘嚣觉得有点奇怪,但是安耐住没有问。
  
  他所去的地方是千花池,那里有一个亭子,放着一架长焦尾琴,前方有着延展而出的一个亭沿长嘴,那一处只有唯一一个方正小凳。天帝给他做了个请字:“你在这里坐着不要动。”
  
  尘嚣依言坐下,看着他兴致勃勃的往那小亭子处赶去,坐定了之后,一手将旁边的香炉点燃,袅袅白烟升起时,他开始抚琴。
  
  尘嚣看到一旁的仙婢等人都纷纷的将手头上的事情放了下来,转而原地蹲下,用手捂着耳朵。
  
  他的指尖落在那琴弦上,拨开第一根音符时,尘嚣甚至能看到那音波具象化,朝着自己穿越而来,他清晰的听到自己的耳朵发出了轰鸣,而后传来了轻微的震裂声。
  
  那音波荡然朝着四周而去,那四周的千花池一下子像是齐齐被炸裂开来,轰然激起来千丈的浪波。
  
  四周的人都像是已经习惯了这样的事情,所以在这一场浪波的袭击之下,他们淡然的将手头的事情又重拾了起来,第二根弦拨动的时候,那千花池起此彼伏的炸裂声不断,鸡飞狗跳,甚至还有一只锦鲤直接鲤鱼打挺的跃进了他的怀中。
  
  尘嚣怀中抱着,看的那只瞪大眼睛头晕眼花的鱼,一曲罢了,这只鱼还乖乖的待在他的怀中,天帝在魔音灌耳过后袅袅的收了弦,闲闲的朝着他走来,道:“你觉得如何?比起第一次有没有些许进步?”
  
  尘嚣停顿了片刻道:“不知这把琴是否就是你所说的上古神琴?”
  
  “当然是,这个琴音
  
  是不是天籁至极?之前我就是在这里练琴,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每一次在这里的时候,都会被我的官给拦住,但是今日不如往昔,我现在是天帝,他们自然也不敢再来阻拦我了。”
  
  尘嚣抱着昏死的鱼:“看来你可能不知道有一个词语叫做暴殄天物。”
  
  天帝干干一笑当作什么都没有听见,眼睛落在他怀中的鱼身上,将扇子收了轻描淡写:“今日就吃烤鱼吧。”
  
  对于他的独断专行尘嚣已经习惯了,但是能在这以四时美景而闻名于世的千花池吃这很有可能早已经成了仙的鱼,尘嚣看着那鱼眼底迸发出强大的求生欲望,它迅速的从他的怀中挣脱下来,化作了一个小妖的模样跪地求饶:“天帝奴家知错,还望您宽恕!”
  
  “哦?”天帝转过头来眯着眼睛:“你作为一个千花池的鱼精,倒是敢于对客人大不敬,我将你烤了算是给客人的赔礼,你有什么可知错的?”
  
  鱼精吓得都发抖了起来,尘嚣站起来走了过去,将机案上的琴弦拂过,道:“这个琴的威力太强,你的心不够静,还能把控此琴的力量。”
  
  天帝将笑容收了起来,忽然间像是有点怒意,冷笑道:“你总是摆出一副将人看穿的样子,但是你又知道多少?!”说着拂袖离去。
  
  “……”尘嚣不知道他怎么会忽然生气,他在原地思忖了片刻,然后将琴缓缓的抬起,他皱眉想了想,刚刚将手抚在那把琴上时,呼啸而来猛烈的嘶吼声震的他头脑一懵,让他像是触电般的弹开了。
  
  尘嚣面色大怔,那凄厉的嘶吼声让他整个人久久都没有反应过来。
  
  那个人,难不成就是忍受着这种折磨之下在抚琴?但是这又是为什么?
  
  他试探着又要去触摸那把琴时,忽然间在一旁有人的声音“客人,我劝你还是务要再碰这把琴了,主上非常不喜欢别人碰他的东西。还望您理解。”
  
  尘嚣收回了手,转而看着那个天官,他应当就是那个人那个人口中所说的总是对他管束的天官,他不卑不亢的站在一旁。
  
  “天帝去了何处?”
  
  那个天官做了个请的动作:“客人您的衣服湿了,是我们的招待不周,请您随我来沐浴更衣。”
  
  尘嚣随着他的背影一路来到了一处宫殿,那早已经准备好了一池天水,他褪掉衣服往水池里走时,忽然间听到不远处的假山处一阵水浪扑腾:“你这个家伙怎么在这里?!”
  
  声音正是天帝的,尘嚣愣住,那个天官欠身道:“不正是您嘱咐下官将客人带去瑶池沐浴更衣吗?”
  
  “可是我也没有让你带到我这里来啊!”
  
  “可是现在其
  
  他的瑶池都有仙寮在疗伤,也只有您这里还有位置,这么大的瑶池,想必您也愿意与客人分享的不是吗?”
  
  那天官不愧是一直以来看着天帝长大的,言语之中就让方才炸毛的天帝给堵了回去。
  
  “……”
  
  天帝无可奈何的叹了一口气:“我知道了,你就在一旁侍奉他吧。”
  
  “可是下官还要去下三界去巡视,这是您前日嘱咐我的事情。”
  
  “……行了行了你滚吧!”
  
  天帝的语气明显暴躁了许多。
  
  “那客人,我将衣服就放在一旁了,下官先走一步。”那位天官笑的恭谨,将衣服放置在一旁就退了下去。
  
  尘嚣:“……”
  
  尘嚣从容的迈进池水中,道:“那就打扰了。”
  
  天帝:“……你倒是一点都不客气的。”
  
  这瑶池的水是取自天山万年不化的冻雪,池子下铺着一层闪烁的云母,西王母王座之下所作为贡品赠予的,再加上天族的清气的润泽,能愈合和治疗世间大多数的伤,也可增加修为调理身体,脱胎换骨也不足为奇,天帝却始终都在那一片的云翳处看不清人影,只能听到那自龙头流下潺潺流水声。
  
  他的耳朵受的伤很快就愈合了,尘嚣看着自己身上常年征战的伤疤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淡去,这瑶池果然神奇。
  
  听力恢复了之后,尘嚣靠在池子旁问道:“那把琴……究竟是什么来头?”
  
  “那是我母亲留下的琴。”天帝难得可贵的理会了他。
  
  “那把琴,你不要再弹了吧。”
  
  “我的技术有那么差吗?”天帝发出轻笑,然后出了水,他将衣服穿好,然后穿过池子走到了另一头,他将那八重的华服换了下来,只着了一身素衣,润湿的头发上还闪着细碎的光,偏过头来道:“真看不出来,你倒是。”
  
  “……那是一个邪物。”他静静说道。
  
  天帝的眼中倏然闪过一丝锋利:“你碰过了?”
  
  尘嚣能感觉到那凝重的气压压迫着他的脖颈,但他还是颔首。
  
  “从来没有人胆敢动我的东西。”天帝声音冷了下去。
  
  “……”尘嚣沉默了下去。
  
  “你这个人真是奇怪,我之前怎么就没有发现你这么好管闲事呢?”他噙着冷笑说道,然后再次起身道:“这大概是你我最后一次见面了,龙族素来当我们天族是眼中钉肉中刺,你作为龙太子,和天族人走的这么近,对你来讲不是一件好事。”
  
  尘嚣从水池子站了起来:“可是……”
  
  “以后我们再见面可能最坏的情况应当就是兵戈相见,那个时候我可不会手下留情。”
  
  “这种事情不会发生的。”尘嚣身上的水珠滚落在了水池之中。
  
  “你还真是被宠爱过了头?”天帝转头笑了出来:“现在的时局已经不同往昔,龙族所做的那些事情,总有一日你会知道。等到那个时候,我期待你的选择。”
  
  他一直在想那个时刻是什么时刻,直到在龙腹山,他知晓了龙族的计划,龙族早已经和鬼族联手,他们那一次的祭祀就是要以弟弟的生魂祭祀神器。
  
  当时他只是一心觉得龙族现状已经是太过于刚愎自用,但是他只是想要去救下弟弟,他想要与父亲好好谈谈,将战线从远方撤回来,他们已经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若是再这么一意孤行,龙族迟早会引来大灾。
  
  但是让他决心斩杀龙族还是因为在赶回去的路上遇到的另一件事情,让他知道了,想要靠着温和的力量去改变龙族根本就是他的一厢情愿。
  
  他看到了黑雾从地下蔓延了上来,那些息毒的速度之快,迅猛的让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白骨重生,浊气升腾,整个大地就像是陷入一锅沸腾的浓浆般。
  
  鬼族怎么会在这个时刻攻占人族?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