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半缘修道半缘君 > 第五百三十一章:跳梁小丑

第五百三十一章:跳梁小丑

“……”他咬住了牙,放下了手,不再试图挣扎。
  
  他的举动让那个人的脸上闪现出一丝愕然,就在他感觉自己就要失去意识的时候,那个人却放开了手。
  
  “为什么不抵抗?”
  
  “咳咳咳——”他拼命的呼吸着,冷冷的看着那个人。
  
  那个人露出冰冷的微笑“吾改变主意了,就让汝自己去寻找出生的意义吧,固然那只是一场黄粱梦,我很好奇,汝在这窒息的世界里,能够将自己扭曲到何种程度。”
  
  他还不能理解这些话的含义,但是他却第一次感觉自己的胸口就像是被堵住了一样,无法呼吸,无法挣脱,他不想再看到这些人,尤其是拥有纯白色头发的那个人。这种感觉他无法形容,也不曾感受,直到后面才明白了这就是所谓的厌恶。
  
  他讨厌那个人看着自己的眼神,就像是看着一只渺小的虫子,偏偏他还是带着悲悯的表情,眼底却是一股浓烈的嘲弄。就像是对他说着,你之所以活着,这就是对你的施舍。
  
  “眼神不错,虽然不能作为吾之子真是遗憾万分。”
  
  那个人松开了他的手,慢丝条理的将手上的白色手套脱了下来,空中腾地一声冒出红色的火焰将手套吞噬,然后转过身,大步的离去了。
  
  “让他就一直在这里吧。”那个人这般的说道。
  
  “王?!就这样吗?”
  
  “这样会不会不妥啊?风险实在是——”
  
  那个人脚步一顿,似乎是冷笑了一声。
  
  “现在已经不同往昔,他若真的是我的儿子,就应当明白自己想要活下去,就得靠自己。”
  
  “……是……”
  
  从空中落下的灰烬飘到了他的脚边,他等他们都离开之后,才重重的坐到了地上。
  
  即使是无所知和无所得,他也没有失去感觉。在被封闭了所有的感知万物的资格后,他都不想再去回想和那个人相对的过程,就像是被一条蛇居高临下盯住的猎物,连脊背都会僵硬起来。
  
  幸好那些人自此之后再也没有来过。
  
  没有人再来干涉他的自由。
  
  他再次打开书本,麻木的盯着文字。
  
  将这些全部都接受就好了。从生命里全部抹掉,全部忘掉。包括想要冲出这扇门的欲望,和自我一起泯灭在这里就好了。
  
  若是那个时候,他能懂得这个道理,也就不会遇到之后,改变了他一生的人了吧?
  
  若是重头再来,若是重头再来。
  
  也许在那个时刻被那个人杀死,就是他最好的宿命。
  
  五岁的时候,他第一次能够搬动房子里唯一一把椅子。在确定了看守他的人换岗出去喝酒了的
  
  时候,他小心翼翼的将它搬到高高的窗台下,踮起脚尖想要够着那唯一透着光源的地方。但是只有他的手能够摸到那冰凉的栏杆,他听到有人骑着马在窗户外面走动,拼命的伸出手挥舞,那个时候他还不会说话,因为没有人来教他。所以只能发出哑巴一样的唔唔唔的声音。
  
  他听到有一匹马停了下来,有一个稚嫩的声音在说话“德叔,我好像听到了有什么动静。”
  
  很快响起了一个中年男性浑厚的声音“小姐您一定是听错了,这已经荒废了很长时间,恐怕是妖物作祟吧。我们还是快去找老爷,别让老爷等急了。”
  
  “是,德叔。”
  
  外面的人在他窗前徘徊了一下,便头也不回的离去了。
  
  他的手无力的垂落下来,那个时候他并不知道什么叫做失望。只不过感觉自己的情绪低落了下去,长久平静的生活让他所能做的事情就是看书,虽然他不懂那些字的意思,但是他也会一笔一画的在地面上写,日子如同白驹过隙,他讶异自己居然能理解其中的含义,但是他却不会说话,甚至连。
  
  在他以为再也不可能有人经过这里的时候,有一天他听到自己外面有沙沙的声音。耳朵极其敏锐的告诉自己,有人来了。虽然他尽量放轻了脚步,但是确实是有目标有方向的朝自己这里走来。
  
  他一下子警觉了起来。除却每一周来巡逻的人以及看管自己凶巴巴的一名奴仆之外,从来没人再来过这里。而他可以判定,这个脚步不属于任何一个可能,除却——那个曾在自己面前徘徊的少年。
  
  他感觉自己的心脏欢跳了起来,并不是被凶巴巴看守所揪起身体时的恐惧,而是另一种愉悦和期盼的感觉。他用万字悬刻汲取力量,将自己的身体托举起来,透过狭窄的窗台看着一双小小的黑色的鞋子停在自己面前。上面绣着银色的边,镶嵌着蓝色发光的石头。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精致的靴子,是所有看守和巡逻都无法比拟的。
  
  然后,一张白皙的小脸出现在他的视野里。
  
  他的脸小巧而静止,看着眼前出现的他似乎是有些惊奇的张开了圆溜溜的眼瞳,泛着蓝色明亮的光芒。他注意到他的头发也是银色的,但是和之前的那个人不一样,他的头发就像是散发着光芒。
  
  这个颜色似乎是象征着血统的高贵,而不像他,头发像被乌云遮盖住月亮的夜晚一样漆黑,那些守卫曾经畏惧而厌恶的看着他说过“!”
  
  “果然是被诅咒了!”
  
  他们甚至连碰都不敢碰他一下,却乐此不疲的对他恶语相向,或者落荒而逃。但是眼前的小人却好不避讳的看着他,眼里没有他
  
  熟悉的燃烧的嫌恶,而是带着发现珠宝般的惊喜。
  
  “啊,这里居然有着另一个孩子!”
  
  那个人就是他的哥哥,他一直相信他和自己是一母所生,所以就擅自自己当了哥哥,他没有反对。他从来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来自何处,也不知道身份为何,但是血缘却是一样非常奇妙的东西,将一出生便两个命运不一样的孩子联系到了一起。他不曾嫉妒也不曾羡慕尘嚣一出生便锦衣玉食,反而当知道世界上还有人与他拥有着羁绊而感觉到无比的温暖。
  
  所以他们都将这件事情作为了彼此缄默的密语。
  
  数年间,尘嚣基本上每个晚上都会来这里陪他,纠正他生活上的坏习惯,教他学习各种皇室间的礼仪举止,无论什么都对他倾囊所授,和他一起研习法术。
  
  也许是血缘的关系,他们都可以从对方一个眼神和动作上明白其中的含义。虽然是兄弟,但是性格还是有很大的不同,尘嚣一向非常的温文尔雅,笑容温暖和煦。但是他却总是沮丧着脸颊,一副不知今夕何夕的样子。
  
  等到了成年的时候,他才被获准从那牢狱般的地方被放了出来,然后和其他皇子一样进入到了学堂里,梓衍是个自小就不受宠的皇子,在那个崇尚武力的龙族,常常受到其他哥哥的欺负,他只要郁闷和不痛快的时候,又不敢去大哥诉委屈。
  
  因为天赋很差,父亲对他不保任何希望,所以他即便是逃学也不会让父亲多关注他一分,所以他竭尽全力的学习,却依旧承受不住父亲投来的冷冷目光。
  
  那个时候他就知道自己所做的不过都是跳梁小丑的蠢事,在对着后花园的荷塘时,他第一次想要摆脱自己龙族皇室的身份,在那个时候,他听到了有人在悄然的呼唤着他的名字。
  
  梓衍鬼使神差的走进了那荷塘中,看到了一个漂浮在水中的女子,她慈爱朝着梓衍招手道“孩子,你是不是很累,想要摆脱自己?若是你愿意,我可以帮你实现你的愿望。”
  
  虽然知道她肯定不是什么好人,但是梓衍因为实在是走投无路,他不知道自己为何活着,也不晓得自己依旧在这个世界上坚持到意义。
  
  他的心就是这么轻易的就能被动摇。
  
  这种事情不止一次被大哥他们所诟病过,但是对于梓衍来讲,他本来就是不完整的,即便是在过去的岁月当中有着大哥的陪伴,但是他心底始终是有着一片无法填补的伤痛。
  
  而且大哥在很久后也变得不再与他交谈,他们就算是会面也是匆匆一眼,然后各自分别,过去的几千年时间里,兄弟之间的感情也被磨得稀淡了下去。
  
  梓衍跳到了湖中,那女子每一日都会抱着他,将
  
  他揽在怀中像是一个母亲一样关爱着他,但是相对的,他也能感觉到自己的力量在一点点被吸走。但他不愿意醒来。
  
  这种事情一直持续了大约几个月,这几个月的每一日,都有一个小莲花给自己托梦,让他不要再来这里,但是他从不听从劝阻,而那个小莲花在梦中一直在安慰着他,试图让他能回头是岸。
  
  梓衍冷笑的拒绝她的好意“我这么做自然有我的道理,她既然想要将我的力量吸干为她所用,那么尽管拿去就好了。”
  
  阿莲愣住了,旋即大喊大叫“你为什么要这么作践自己?你可知有的人能活着就已经竭尽全力了吗?!”
  
  “这些和我有什么关系?”他冷冷的回应。
  
  那个小莲花被他的随性所欲的态度气的够呛,但是她还是没有放弃要劝阻这个自暴自弃的人,她竭尽全力的给他制造惊喜,比如常常会给他准备好好吃的莲子,或者是好看的花朵,试图唤醒他对生活的热爱,但是他只觉得厌烦。
  
  这种事情在某一日忽然戛然而止。
  
  (本章完)
  
  (教育123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