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半缘修道半缘君 > 第五百一十六章:因果循环

第五百一十六章:因果循环

他们身躯聚合在一处化作的巨大的树,一阵风拂过,树梢飞快的徐徐朝着四周铺开,瞬间绽放了无数的花朵,然后纷纷扬扬的凋零,在那树梢下垂着一枚巨大的果子,这果子呈现出琥珀般的样子和颜色,微微发着光芒,映出来了里面隐隐绰绰的人的影子。
  
  南木成目瞪口呆的走上前看去,那个果实的外壁还带着红色的血管,像是覆着一层薄膜,那个人上前,用剑将这枚果实从中间豁开,从果实之中溢出来的粘稠的液体中,缓缓的落下来一个婴儿。
  
  这个孩子紧闭着眼睛,那个人扯下来长袍将他抱起来,南木成心底一个哆嗦,这个孩子和普通的婴儿并无二致,难不成他们南木一族就是靠着这种方式诞生后人的吗?
  
  在婴儿出生之后,那树像是完成了最后的使命般迅速的枯萎死去,那个人怀中的婴儿仿佛在经历了一个轮回的瞬间,放生大哭了起来。
  
  黑袍人抱着那个孩子来到了高台之上,然后将婴儿放置在水池之中将身上的黏液洗掉,然后带着孩子往外面走去。
  
  南木成久久的站在原地,这种传承的方式着实残酷了些,当真的展现在眼前的时候,这种视觉和心理上的冲击,还是让人有点难以接受。
  
  他冲出去的瞬间,看到了那个黑袍子的人转了回头,他像是看到了南木成,对他道“你来了?”
  
  “你让我看这些是为了什么?”南木成喘着粗气问道。
  
  “南木一族与人族之间有着血界阻碍。为了能在人界活下去,他们只能选择这种方式来产生下一代,但这只是一开始的方式,每一代人在牺牲自己后,他们在人界扎根诞生的孩子就会多融合一分人界的血统,这种方式持续了大概七代人,南木族人才彻底的和人族融合在了一处。”
  
  那个黑衣人道“这是你有必要理解的过去。”
  
  “如果你说我们一族是将血液融合到了人界才活了下来,现在他们所做的努力不正显现了出来吗?你为何还要找继承南木血统的人?”南木成往前走了一步逼问道。
  
  “看来你已经发现了。”黑袍子人道“我与南木一族签订的契约就是,保证南木一族能够生生世世延绵不休,但是要回馈我的,就是他们死去后,用灵魂世世代代守护一个人。”
  
  “用灵魂世世代代守护一个人?”
  
  “而南木一族的血统继承人,就是打开封印的钥匙。”那个黑袍子人往前走了一步道“所以我需要你。”
  
  “现在你不需要我们再献出灵魂给你守护的人了吗?”南木成挑着眉眼问道。
  
  “现在已经没有必要了。”那个黑袍子人低声笑道“她睡了这
  
  么多年,也该醒来了。”
  
  南木成攥紧了手,在他朝着自己靠近的时刻,他猛然间从怀中取出一枚符咒来甩了出去,他身体急速的往后退去,那枚符咒猛然炸裂,他听到了这个空间发出来了镜子碎裂的声音,南木成额间满是汗的吼道“你这个疯子!我才没有时间陪你玩什么守护不守护的鬼东西,你们的事情跟我有什么关系?我才不会傻到自己去送命!”
  
  他拼命的往反方向逃走,他见到那个正面遭受了符咒冲击的男子并未追上来,他怀中依旧抱着婴孩,但却露出来了诡异的笑容。
  
  整个空间像是震碎了的房间,头顶上的碎块一片片往下掉着,他脚下的地面也裂开缝隙,南木成一边敏捷的跳开一边往一旁逃去,他看到不远处有着光芒,他听师父曾经说过这是什么精神领域,所见到的都是主人想呈现给自己的东西,一旦被困住倒也不是没有出去的办法,只要将自己的精神集中,想办法让思想入侵到此人的领域中去,就能开辟出一条逃出去的道路。
  
  但是他只听说过理论知识哪里来的实践呢?
  
  他尝试这闭着眼睛,但是四周砸来的巨石碎块让他根本没办法不去顾及逃命,猛然间脚下的石头一松,他竭尽全力扒着石头,吊在了半空之中。
  
  “你有什么可以犹豫的呢?”那个黑袍子的人出现在半空之中“你难道想要违约吗?”
  
  “这是我们祖先和你的约定,你想要兑现约定找他们去啊!凭什么他们的和你签订的契约,我们子孙后代要跟着一起倒霉?”南木成吃力的说道“再说了,我根本没有什么伟大的奉献精神,要不你再等个几年,看还有没有和我一样倒霉的后辈?”
  
  黑袍子人不再说话,而是飘荡而去,南木成心中捏着一把冷汗,这个人想要杀了自己简直是易如反掌,但是他却没有选择将他灭了强制执行契约。看来他们之间的契约还是有着这个人也冲不破的阻力,看来当年南木族长签订契约时,还是防了一手,总算是给自家后辈留了点退路。
  
  想到这里他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南木成艰难的往上爬的时候,忽然间看到了那个雕塑的样貌,他在生死关头的时候脑子前所未有的清晰,这个人的五官容貌在自己脑海中逐渐拼凑了起来。
  
  “不可能吧?”南木成目瞪口呆的愣在原地,感觉到冷汗直冒。为了证实自己的想法,他又赶紧往那个庙宇里奔去,那个庙宇还没有彻底坍塌殆尽,雕塑比起历经了多年风霜洗礼的大殿堂的也看起来清楚了许多,这样正好让他重新能够验证自己的想法。
  
  南木成呆住了。
  
  他久久的站在那里
  
  仔细的看着那女子的五官,没有注意到那个黑袍子的人也站在他身后很久,他同样抬头,然后问道“你为什么这么在意这个雕塑?”
  
  “这个人是谁?”南木成问道。
  
  “你没有必要知道。”黑袍子的人转身欲走,南木成的喊声追了上来“我见过她!”
  
  黑袍人的脚步瞬间收住。
  
  他也没有想到自己的一句话威力居然这么大,但是他确定这个锅女子就是当初他在半路上被误认为是小妖怪的凰陌。他还记得自己在蜀山对着师父说道这个女子的姓名时,他也相同的十分惊愕,她究竟是何人?怎么她的雕像会出现在不知天?
  
  那个黑袍人缓缓的转过了身,南木成像是抓住了什么救命稻草的往后躲去“你想知道的我可以告诉你,但是首先你得先让我从这个鬼地方出去!”
  
  黑袍子的人半晌没有作声,这种沉默的威压更是让他头皮发麻,南木成在想自己会不会太高估了那个女子在这个人心中的地位时,黑袍子开了口。
  
  “她过的好吗?”
  
  南木成一愣,他并未直接逼问他是在什么地方见到的这个女子,也没有逼问他是如何认识的,却先问的是她过得好不好?
  
  “呃……”南木成拼命回想着凰陌的样貌,她长得虽然瘦瘦小小的,但是看起来红光满面且活力十足,想来应该是过的蛮不错的“看起来挺好的。”
  
  “是吗。”黑袍子又不说话了。
  
  南木成心中更是忐忑了。
  
  他思索了片刻,似是在权衡利弊,然后袖子一挥,南木成只觉得眼前的景色飞速的消散,他眼前一花,身体猛然往后仰去,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实打实的痛楚让他呲牙咧嘴的认识到,自己似乎是赌对了。
  
  他回到了现实。
  
  他直楞楞的坐在地上,眼前还是刚才熟悉的祭台,他的一只手摁在地上,疼的他皱眉,南木成恍然的往四周看去,他的父皇母后和其他的皇子还在下面看着他。
  
  南木成从地上跳了起来,眼前的黑袍子怎么看怎么没打好心思,他如临大敌的往后退了好几步,瞪着赶紧就要往下溜。
  
  黑袍子将剑放在水池子上,南木成嘀咕着这个疯子,刚刚走下去就被父皇和母妃给截住了,他们面色激动带着隐隐的难以置信“这,这是怎么回事?成儿他是成功了吗?”
  
  “成儿居然有先祖的血脉!”
  
  “这怎么可能!”
  
  他看到大殿下愤然的将袖子一甩,往前走了一步指着他质问黑袍“国师大人!你必须得给我们一个解释!他一直以来什么都不如我们,学业一塌糊涂,修行也没有天赋根基
  
  ,这样的废柴,怎么可能是我们找的血统人?!”
  
  一行人将目光全部集中到国师的身上,希望他能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黑袍人徐徐往下走着,不紧不慢,但是每一步都让叫嚣的大皇子等人不由自主往后退去,父皇和母妃显然和他们的心情都不相同,南木成如今真的来不及去顾及他们的喜悦,挣扎着要从他们的桎梏里挣脱出来,父皇紧紧攥着他的手,完全不顾及他的手伤,他在父皇眼底看到了狂喜的光芒,让他畏惧。
  
  他忽然想到了父皇他们这一辈对于这种事情的狂热程度,如果父皇真的知道了他性命是打开封印的钥匙,他一定会逼着自己去背负所谓的家族荣誉,即便是付出他的性命也在所不惜。
  
  南木成真的有点恐惧了。
  
  他才不要为了这种无厘头的事情去死!
  
  “大哥!国师弄错了,我不是那个继承血统的人!”南木成忽然喊了出来“继承血统的另有他人!”
  
  父皇脸上的笑容凝固住了,他瞪大眼睛逼上来“你说什么?是真的吗?”
  
  (本章完)
  
  (教育123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