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半缘修道半缘君 > 第五百零二章:想念之思

第五百零二章:想念之思

专职的画手很快就找到了,那是这个小城里最出名的一个画手,祖上传闻是御用三代,南木成忍痛割舍出去了三钱银子,想着这也算是一箭双雕的将妖怪一网打尽不得不付出的代价而已,那个画手接了钱,转而铺开了宣纸,提着墨水道“那么,给我形容一下他的容貌。”
  
  “我师父的容貌。”凰陌想了半天“我师父长得很帅,超级帅的那一种。”
  
  “嗯?然后呢?”
  
  “然后没了呀。”
  
  南木成差点一头砸到桌子上,一把摁住她的脑门道“除了帅,他的鼻子,嘴巴,耳朵,脸型是什么样的,你都不会形容吗?!”
  
  “呃……”凰陌也觉得这是人家花了钱才换来的机会,而且这个人一直这么好心,固然是凶了一点,但是也是为了她好,凰陌努力的拼凑词语“我师父,嗯,鼻子……比你的高一点。”
  
  “你还用我来当参照物?”
  
  “这个方法其实也好,总比她毫无章法的瞎说好。”画手端正好了姿态,盯着南木成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南木成感觉自己正在被这个小妖怪盯着看,他忽然感觉到了一点紧张,但是一想到自己居然是被当作参照物,她即便是这么认真的盯着自己,但确是想着其他人,为何陡然让他觉得心底不爽呢?
  
  他自小至大还没这么被人冷落过,再者他的师父即便是再帅,能比得了他这般风流倜傥?
  
  南木成胡思乱想时,凰陌基本上已经说完了,然后眼神发亮的等待着那个人将笔落下,画手画的很慢,一笔一划都是值得几个铜板,所以拒绝返工,不多时抖着一张画递了过去。
  
  “怎么样?”画手满是骄傲。
  
  凰陌盯着那副画,一时间空气静谧,她一直怔怔的看着那一幅画,南木成不知她又是发了什么疯,在她面前晃了晃手“喂喂喂?回魂了?!”
  
  凰陌眼睛一闪,泪光猛然涌了出来。
  
  她抱着这张画哭了起来。
  
  南木成显然没有想到她愣了半晌憋出来了个痛哭失声,一时间慌了手脚“诶诶,你这是干嘛?!”
  
  “我想我师父了……呜呜呜……”那画手惊慌失措的过来将她手中的画抢了过来,才没让她涕泪齐将画给毁了。
  
  凰陌是真的想念师父,她知道师父就在这个世界的某一处,即便是晚上会在梦中见到,但是即便是这样,她内心底还是有着一份的思念,这一份思念随着时间累积,早已经到了临界点,当见到这个人拿出来的画时,那个点被触碰到了,多年积攒的思念如洪水猛泄。
  
  “对不住,我只是忍不住……”凰陌一边抽抽噎噎的道歉,一边努
  
  力将鼻涕和眼泪憋回去,南木成看着她涕泪齐下的样子,给她递过去手巾,十分的嫌弃。
  
  他走过去看到那张画,想着究竟是那个惊天地泣鬼神的师父,让徒弟想念成这一副样子,但见到之后,他语塞了一阵,然后底气不足的辩解“这个人画的有点过头了吧?这个世界上哪有长成这样的美男子?”
  
  那个画手捻着胡子笑而不语,一直十分爱惜的看着这画“这种长相的男子的确是世间罕见,在下怕是只得画出其七分笔韵来,如果有机会,真想要见一面。”
  
  南木成白了一眼,决定不去搭理他,在徒弟心目中师父总是会美化一部分,他能理解这个小家伙的心情。
  
  “感觉好了些没有?”南木成道“这下没办法了,这个长的这么有辨识度的,想来这方圆百里都不会有,我们去别的地方转一转,碰碰运气好了。”
  
  这一上路,这个小妖怪就将那一副画宝贝的不得了的抱在怀中,南木成撇了一眼,道了一声没出息,小家伙还不乐意了,鼻子里冒出来了个鼻涕泡的怒视着他。
  
  “成了成了,抓紧时间赶紧上路吧!”南木成将她推了一下,这一次他专门换上了一个马车,虽然让小妖怪感激涕零,但他自有打算,这车整个都是用桃木制作的,四周他还用雷清封住了,加上里面还叠了一堆的符,他有着绝对的信心,就算是千年老妖怪也冲不开。
  
  他还在内心底下狂喜时,凰陌坐在车里听见了他的笑声,忍不住叹息“这个人是个好人,可惜年纪轻轻头脑和脸都有点问题。等找到了师父,一定要让师父给他把把脉。”
  
  南木成自然是不知道自己瓮中捉鳖的小妖怪是怎么评价自己的,等赶到了下一个地方,天色已经黑了大半,他跳了下来,道“时间已经不早了,我们找个地方下榻吧。”
  
  凰陌乖巧点头,但他总觉得她看着自己的眼神里带着奇怪的情愫,不由得想自己是不是做的太明显了,让这个妖物产生了戒备心?
  
  他有点心虚,将腰间的雷清握的更紧了。
  
  他特意的找了个紧挨着的房间,然后已进门就贴在门上偷听她有没有变身,但是等了半天也没个动静,他又遣小厮做了好几道菜肴,将符水滴了两滴在她的碗里,叫她下来吃饭。
  
  他决心要先下手为强,要是这个小妖怪对他已经起了戒备之心,那么自己一定是当了它的当,再过几天就是月圆之夜,在这个时节是整个世界都将陷入危机的时刻,若是再遇到百鬼夜行,那么他就连骨头渣子都不剩了。
  
  凰陌这么久确实饿了,见到满桌子的佳肴两眼放光,南木成道“这都是你的,
  
  随便吃!”
  
  “真的吗?”
  
  “可是你不吃吗?”
  
  这个小妖物的戒心倒是挺强的啊,南木成抄起筷子夹了一口肉塞进嘴里“我当然要吃,你不要客气,放开了给我吃就是了!”
  
  凰陌咽了一口津液“你真的是个好人!”
  
  南木成差点一口酒喷了出去,被一个妖怪说自己是好人的感觉着实诡异。
  
  吃了,吃了!
  
  南木成一边用余光不断的观察着她的一举一动,一边紧张的抓紧了剑,他刚才遣散了那些小厮睡觉去,不让他们在这里候着,就是以防万一他们打起来伤及无辜。
  
  “你听好,这个符水只对低阶的妖怪有用,对上了高阶的妖物,你就用雷清对付,实在是没得路走了,你就用我给你的飞花传送,我会赶来救你一命,也算是回报。”
  
  他想起来了师父说的话,又摩挲了一下脖子上的玉环,这里面装的便是那个飞花,是师父亲手给他戴上的,他一直珍惜如命,万一这一次……他就不得不要使出来杀手锏了。
  
  这个小妖物,用符水也就够了吧,他一边吃着一边等待,有点焦灼,看着那个小家伙一直稳坐如钟的样子,他反倒是一边吃一边汗流浃背,等吃完饭了,小妖怪站起身幸福的呼了一口气道“吃饱了吃饱了……”
  
  南木成还没反应过来“啊?”
  
  “多谢!”凰陌认认真真的朝着他作揖“因为我身上没有钱,这一路上来都是你帮我,我着实感激不尽,要是我找到了师父,定会回报你的。”
  
  南木成愣了一下“呃……好——”
  
  在他愣怔的瞬间,凰陌拍着肚皮满足的回房子去了。
  
  南木成眼睁睁见到她哼着歌远去的背影,手中的筷子掉落在地上。
  
  吃了蜀山的符水还没有任何的变化,那么就只有两个可能性,一个就是她是个深藏不露的千年老妖,还有一个便是他一开始的想法就是错的,这个小家伙不是什么妖怪,她就是个人类啊!!!
  
  千年老妖应该不会闲的在这里和他周旋这么久,那么唯一的可能性,就只剩下了一个。
  
  一想到这里,他望着满桌子的狼藉和价格不菲的马车和住宿费,心里面开始滴血。
  
  他究竟是哪根筋搭错了把个人类当作神一样好吃好喝的供奉着啊!他真的是个冤大头啊!
  
  想清楚了这件事情后他恨不得让这个人类把她吃的喝的都给吐出来,但是这样实在是太有失风度了,他心底流血的回到房子,打算明天找个借口就遁了。他不能在再一个人类的身上浪费时间了。
  
  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大的亏,让南木成躺在床上
  
  失眠了。
  
  他辗转反则,给自己下了一个定论,那就是自己在这几日神经崩的太久了,满心以为自己可以带着一份满意的答卷回去寻师父,让他看一下他还是有资质的,但谁知道竹篮打水一场空,他还白贴了不少钱进去。
  
  隐约间他听到了隔壁传来了哭泣的声音,让他心底更是烦躁“哭什么哭,我才想哭呢!”
  
  而后忽然间反应了过来,这怎么会有哭声呢?这半夜撞鬼了吗?!
  
  他贴着墙,仔细的听,能够听到断断续续的梦话“师父……”
  
  感情是在想自己的师父,估计是昨天看到了那一副画,勾起来了小孩子心底的念想吧。
  
  他这般想着,然后又堵着耳朵想要睡觉,但是这娃娃半夜的哭声有点让人脊背发凉,他翻了个身,正打算要睡的时候,忽然间腰间的雷清发出来了震颤。
  
  雷清是上古的人界防妖魔的神器,如今雷清木已经极少,他也是凭着师父对他的“宠爱”才死皮赖脸的用了重金砸来的,如今忽然间发出报警声,这难道是……
  
  有妖魔来了?!
  
  (本章完)
  
  (教育123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