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半缘修道半缘君 > 第四百二十六章:徒有虚名

第四百二十六章:徒有虚名


      凰陌神经又崩了起来,自己还真是一直被人惦记着,君鲤曾经说过有人在他们重伤的时候来刺杀过自己,现在她一个人被困禁在牢房当中,确实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凰陌将头上的簪子拔了下来,幸好宋青当年也是个巾帼不让须眉的女子,她的敏锐多年未消,那身影悄无声息的靠近自己时,凰陌先发制人,在那人抽出剑来的一刻,她的簪子当胸而刺,挡住了那寒芒,在金戈响彻之际,分毫不差的将那匕首的环刃卡住,猛然一用力,往前横腿扫荡,那来者不善的人居然没有她想象的力气大,趔趄着往后倒去。
  
      凰陌在那人失神的一瞬间,又朝前猛扑了一步,那人将自己的身影往后退去,铿锵一声一双柔手朝着自己袭来,这分明是个女子的手,凰陌眼神一闪,那手指上扣着五环戒,扣喉而毙命,她堪堪往后撤去,却忽然腰际不知被任何往后抓去,那带着风息的环扣擦过自己的鼻尖。
  
      自身后飞速掠过一把长剑,直直的没入那女子的身体里。
  
      凰陌听到一声闷哼,火把亮起,不知何时黑暗之中居然围了数个侍卫,将整个牢房弄得水泄不通。
  
      “你没事吧?”
  
      耳畔传来了令人安心的声音,凰陌往后转头,难以置信“你……你不是去了武场?”
  
      君鲤道“若是我不去武场,又如何能引出来想要刺杀你的人呢?”
  
      不等凰陌说话,君鲤又抬眼道“怎么?这一次,你没有任何的狡辩了吧?”
  
      凰陌往那一处望去,那刺杀她的女子已经被人扣住了双臂拉了起来,那遮面的布被扯掉,露出来了愤然伤痛的面容。
  
      居然是环儿。
  
      “你果然也是他的人。”君鲤往前走了一步,蹙着眉。
  
      往昔让人见了便觉得柔弱的女子此刻呈现出来了不同以往的凌然,这一副样子反倒是让凰陌生了些许的好感,倘若是以往,她真的只不过是个争风吃醋的女子,反而是让凰陌只感觉的厌烦且心累。
  
      “您这样看我,是不是对我很失望?”环儿这一次倒是没有再泛着泪光告饶。
  
      “失望谈不上,我只是觉得你,为何要这么做?”
  
      “为什么这么做……”环儿抬眼望着他,定定道“因为我犯了一件错事,那就是爱上了您。”
  
      “我知道您一开始选中我,不过就是想要找一个挡墙罢了,世人都传我是您的宠妾,但是他们何曾知道,您对我的宠爱,最大程度只不过是让我陪您下棋读书!”
  
      “……”凰陌怔住了,转头看向了君鲤,他将脸颊偏了过去。
  
      这不惜让人陪着他日夜下棋读书,难怪环儿这么委屈
  
      。
  
      “我知道我自己的使命是什么,但是,我无法控制的爱上了您……我装作华丽光鲜受尽宠爱,但我遭受了多少的痛苦,您可知道?”
  
      君鲤道“你一直都扮演的很好。”
  
      “是啊。”那环儿自嘲的笑了起来“甚至连我自己都信了。所以当我知道您娶了王妃之后,我无法控制对她的嫉妒,她拥有真正的名分和荣耀,不像是我,只是个徒有虚名的宠妃……”
  
      “所以他就来寻你了吗?”君鲤静静道。
  
      “……”环儿沉默。
  
      “你不会无缘无故的背叛我,即便是嫉妒,但你不会对他人痛下杀手。”
  
      “……我早已经不是我自己了,您为何还要相信我?”
  
      她嘴角勾勒出笑来“我当时真的是犹豫了,我不想要背叛您,想着这样虚幻的被宠爱下去也好……直到我最后的希望被这个女人亲手碾碎。”
  
      这一句话说出来,环儿将满是恨意的目光投向凰陌“这个女人!她得不到您的心,居然对您使用出那种下三滥的手法,还怀了您的孩子,我怎么能容忍?!”
  
      数人的目光直直的射了过来,凰陌感觉有点懵,她感觉君鲤环着她的腰际的手更加的收紧了几分。
  
      “所以呢?你对我的孩子做了什么?”他几乎是厉声的将那段让凰陌难堪的事情揭过,直接跳到了重点“她当时小产,难道是你做的?”
  
      “……”环儿似是被他的这骤然的厉声给震慑住了,面色苍白的说不出话来。
  
      “怎么?你敢做却不敢承认吗?”君鲤的声音中带着骇人的深沉,周遭的气氛压迫犹如泰山压顶,静谧的只剩下呼吸声。
  
      凰陌都一时不敢回头看他,环儿颤抖了一下,而后像是自暴自弃般哭道“怎么,准许那个女人做出那种龌龊的事情,那个孩子您难道还要留着吗?那不该是您的耻辱,我要将所有羞辱您的东西给抹消,我做的有什么错!”
  
      “你倒是还敢说的这么冠冕堂皇?你可知你捏碎的是谁的希望?!”君鲤的声音让所有人都一震,凰陌感觉到了他的四溢的怒气,连忙抓住了他的手,往后望去,骇然见到他的身上居然出现了丝丝缕缕的黑雾。
  
      “等!等一下!”凰陌连忙将君鲤整个抱住“我没事,你冷静下来!”
  
      君鲤的沉默更加让人害怕,那环儿似是也是第一次见到如此盛怒的君鲤,瑟缩成了一团,声嘶力竭的哭喊“殿下这是为什么?我陪了您五年,您本来不是讨厌这个女人的吗?为什么您要为了她做到这个份上!”
  
      凰陌内心着急,大姐你再别火上浇油了啊!
  
      那黑雾居然奇迹
  
      般的散了去,君鲤低下头望着焦灼的凰陌道“你说的没错,若不是因为她失去了希望甚至不惜来与我同归于尽,我怕是一直都无法认识到自己的真心。”
  
      环儿怔住。
  
      君鲤似是不愿意再与那女子纠缠下去,将凰陌环着往外走去,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身后恸哭的环儿。
  
      “对不起。”君鲤一路上都沉默不言,凰陌还在思索如何开口才能让他现在糟糕的心情平复下来,现在算是找到了他的地雷,只要之后她小心些,约莫不会再出现魇魔。
  
      他一进门就将她紧紧的揽在怀中“这句话我之前虽然对你说过了,但是我完全没能理解到你的心境,当时的我真的做了一件不可饶恕的事情。事到如今,你还愿意原谅我吗?”
  
      “……”凰陌整个埋进他的怀中,感觉到他的心情随着他的力量一点点传递到了她的身体里,她不知道自己是该开心还是该难过,难过是为了宋青,开心却是为了自己。
  
      倘若是自己一开始就出生在君鲤身边,他们之间一定就不会遭受这些曲折。
  
      两个人紧抱着,像是密不可分的一个人。
  
      他的呼吸的热度擦过她的耳畔,不知何时他开始轻轻吻着她的耳朵尖。耳朵尖上的热度顺着那心跳像是要呼之欲出般,让她目眩神迷。
  
      不知何时,只是轻啄的吻越渐的加深,唇齿交缠,烛火,暗香浮动,幔帐勾落下来如水般顺流而下,她想着这一辈子估计也只有这一次的大逆不道。
  
      若是如此,此生应当是没有遗憾。
  
      即便知道这不过是一场幻梦,但在这一世,便是能够作为他的妻,这也算是心满意足。
  
      之后凰陌再也不曾知道关于环儿的事情,那一日在地牢里的一切仿若不曾发生,好似这个家本来就只有她这么一个正主,当初受尽了百般宠爱的环儿,也好似从未出现。
  
      除了那楚王母依旧是视她仿若无物,一切似乎都是相当的平静。
  
      但凰陌不知为何会在这个平静之后感觉到了暗潮汹涌。
  
      果然没过多久,自外面又传来了消息,一年一度的逐鹿群雄大会又将开场。
  
      这个大会是一直以来流传下来的传统,具体流传了多少年也没有人具体能够知道,但是这个确实是作为天下共主时最为重视的东西,因为一方面能够稳固自己的地位,一方面又能均衡出整个天下群雄的实力。
  
      之前的共主是楚国,如今的共主则变成了魏国。
  
      在楚国分裂三个国家之后,他曾经也是去参加过第一次的涿鹿大会,也是在那个时候,宋青对君鲤一见钟情,所以这个会还是有着对他们来讲还是有着不凡的
  
      意义。
  
      君鲤接到这个消息之后,沉默了相当一阵子,最后道“这一次你就不要去了。我会给魏国君说你生了一场大病。”
  
      “为什么?”凰陌还有点跃跃欲试,想要亲眼见识一下这人界所谓的最大的群雄大会,而君鲤却不让自己去,难不成是有着什么危险?
  
      “你去了也没有什么用,若是没有发生什么事情还好,倘若是发生了什么,我担心我不能第一时间护住你。”
  
      凰陌心底一沉,这个大会果然不同凡响。
  
      “当初你说了环儿是被人指示的,你可能知道那个指使环儿的人是何人?”凰陌问道。
  
      “……我大概只是个怀疑罢了。”君鲤闪避过她的问题,还是拿出来了往日的你不要参与的架势,不等凰陌再努力套出点什么,君鲤的吻又落了下来,他含着笑意道“怎么?我这一去就是好几日,你不会想我吗?”
  
      “想你作甚?”凰陌使劲按住这个往她怀中蹭的毛茸茸的脑袋,忍不住想笑,师父居然也会有这么赖皮的一面,这一次的转世,还真是让她大开眼界。
  
      “可是我会想你。”
  
      君鲤忽然抬起头来望着她,认真的说道。
  
      (本章完)
  
      教育123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