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半缘修道半缘君 > 第四百零二章:被污染的神器

第四百零二章:被污染的神器


      “你放开我!放开!”急上头的凰陌不管不顾的一口咬住了他的胳膊,九婴眉头一紧但是没有松手,任凭她的两颗牙狠狠没入血肉中,他道:“整个封印已经开了,若不这样,那些魇魔会散播到人族中去,这是他们神族应该要尽的使命。”
  
      “什麽才是所谓的使命?这是神界一手造成的事情,为什么偏要君鲤来承受?”
  
      “这是他方才告知我的事情。”
  
      在半盏茶功夫之前,君鲤曾经告知过他一件事情,因为他们自身具备神器所以不曾会受到黑雾的影响,所以在黑雾将他们包围的时候,他们还保持着应有的神志。
  
      这黑雾和息毒十分的猛烈,鬼王以身作为容器,以身体承载了半数息毒,他说这是他唯一可以去做的事情。
  
      但是还有半数的息毒无法被净化,若是继续放任这息毒蔓延下去,就会将整个往生海玷污。
  
      在关键时刻,君鲤挺身而出,撑开了一道结界。
  
      这道结界将所有的息毒都笼罩了起来,九婴亦是一齐加固了结界,以对抗肆意蔓延的息毒,两个人联手,总算是将那黑雾给抑制住了。
  
      但是这只是缓兵之计,在君鲤打算用自己的神器雪音剑来故技重施将息毒控制住时,却被一旁的鬼王出生制止住了。
  
      “不行!你这样下去,会让雪音剑也被污染的!”
  
      “被污染?”九婴一怔:“您的这说法好像是再说这雪音剑里面……亦是有着封印”
  
      “我想你已经清楚明白造成现在这种棘手场面的原因,应该也知道了神界将你派来这里的最终目的是什么。”鬼王气若游丝:“我希望你不要遂了他们的愿。”
  
      九婴还在兀自糊涂:“这是什么意思?”
  
      君鲤的心中却沉重了下来,自己虽然知道神界一直都有着不可告人的一面,心底有了答案,但是他却在始终规避。
  
      那个人,他是出于什么目的,才让自己来到这里了呢?
  
      鬼王看着他缓慢的将剑放了下来,似是放下了心,嘴角溢出苦笑来:“我本不打算将你牵扯进来……你是汐月的独子,我和你的父母一样想让你剥离出去,但是我们都忘记了。”
  
      “当初我们都被现状所蒙蔽,完全没有想到神界怎么会将神器借给我们……它让鬼族的息毒承载之后,然后开始玷污神器,神器万象之书被我发现被玷污后,我便封闭了鬼界。”
  
      “鬼族封界原来是这个原因!”九婴有些骇然,忽而思忖道:“原来如此!如果神器背后是封印着什么,但是因为神器的封印而无法出来,若是用息毒将其玷污,终有一日会将神器的封印解除!”
  
      君鲤沉
  
      默不言,似是早已经想到了这个可能。
  
      “有些事情就算是规避了,也不可避免的会被翻出来,就像是现在你们在这里一样。如今你们所能做到的,也只是将这一处暂时封闭,就像我之前所做的封闭鬼界,就是为了防备这一日。”
  
      九婴看着君鲤望着那被黑雾隐没住了的身影,忽而道:“也只有这个办法了。”
  
      他将自己手中的长魂鼎收了起来:“虽然不知道神界究竟是想要做什么,但是对我来讲,他们所作的一切都是我要防备的。所以我不会让他们得逞。”
  
      他将目光对准了君鲤,锋利道:“你如何?会这么任他们为所欲为吗?”
  
      君鲤深吸了一口气,将他手中的雪音剑亦是收了起来,但是他对着九婴道:“这件事情我会好好的调查一番,但是现在我会负起责任,无论神界是做什么,我还是那一句话,会用我自己的手和眼睛去寻找真实。”
  
      “你这是做什么?”九婴见他居然要收起了了结界,不由得咬牙切齿:“我一个人可没办法支撑太久!”
  
      “会很快的。”君鲤转过身来,声音中居然带了些许恳求:“这里就拜托你了。”
  
      说完了他就毫不留情的撤了法力,双倍的压力倍增在九婴的身上,他还来不及拒绝就不得已撑住,被差点坑了的九婴勃然大怒,而后见到他居然将黑雾往自己身影引去时,不由得又停驻了下来。
  
      “……这,难道他是要……”看清了他的举动,九婴一怔。
  
      君鲤朝着已经被陷入了魂离的凰陌走了过去,而后用双臂温柔的环绕着了她的身躯,他是温柔且带着依恋的望着她的脸颊,将唇印在她的额头上。
  
      在不远处望着这一幕的九婴不知为何感觉情绪有些复杂,他不知道这是代表着什么涵义,但是本能他却驻足了。
  
      这两个人之间仿若是有着无比强大的羁绊,是他看不见但是将自己拒之门外的一条无形的银河。
  
      君鲤柔声的朝着她呢喃着什么,那黑雾在一瞬间将他从头至踵的全部包围住,几乎是一瞬间就隐没在了他的身体内,九婴见到他脸上呈现出来痛苦的神色,身体里仿佛是有着无数的人在撕扯着他。
  
      鬼王亦是静静的看着他,九婴将结界撤去,将昏迷晕倒了的凰陌和君鲤一齐扶着,他的眼中神色复杂模辩。
  
      凰陌在片刻的昏迷之后便清醒了过来,她几乎是睁开眼睛的瞬间,将九婴的胳膊抓住,喊了一声:“君鲤?!”
  
      九婴见她面色仓皇,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这一番场景,只得叹息道:“没关系,他只是晕了过去,没有死。”
  
      这只是算得上是事实的阐述
  
      ,他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人,凰陌扑到在了君鲤的面前,抚摸着他的脸颊,她面色露出茫然的神情,却不是悲伤,但比悲伤更让人失措。
  
      她瞪大眼睛望着九婴道:“他说我不要丢下他,他向我说完这句话之后,为什么我醒来后,他却丢下我自己走了?”
  
      “他没有死。只是因为承载了息毒,但是这一副身躯怕也是撑不了多久。”
  
      九婴耐心的将自己所知道的一切告知与她。
  
      那光芒闪耀的万象之书像是被风吹灭的烛火一般熄灭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