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半缘修道半缘君 > 第三百九十三章:以魂封魂

第三百九十三章:以魂封魂


      凰陌缓了半晌才缓过来了劲,她感觉双腿一软,跌倒在地,那大姐狰狞的面貌久久挥之不去,她亦是对楚歌那绝望的感情感同身受,她大口喘着气,耳畔的呼啸之声静谧消失,她不知自己应该怎么办,道:“楚歌,你……现在在哪?”
  
      她被泥沼吞噬后,玄弋也扑进了深潭里,他知道这种妖物并不具备多少杀伤性,但是难缠就在于它是数千万个妖物尸骸聚合而成,需得找到其内核,才能将其击杀。它有足够的时间与玄弋去耗,但楚歌没有。
  
      因此玄弋当机立断,将悬崖左侧用鬼煞劈裂,巨大的断崖使得泥沼整个喷涌而出,它无法操控巨大的身体,只能嘶喊着从断崖坠落,外界的光芒对这种滋生于晦暗的妖物简直是致命的,它很快就萎成一团,一动不动。
  
      玄弋轻而易举的在泥浆坠落之前,将楚歌从里面提了出来。幸好护着她的护罩没有失效,她除了昏睡之外并未收到其他外伤。
  
      看到她没事,玄弋安下了心,然而下一秒,看到她眼中赤红的眼瞳时,心头不由一跳。
  
      那朵缇娜花,残破不堪,堪堪垂着,已经失去了艳色。
  
      千百苦辣酸甜滋味,一时皆涌上心头。
  
      往日欢笑娇嗔,齐齐如烟火乍响耳畔。
  
      他有史以来第一次觉得脑海一片空白。
  
      “楚歌?”他感觉自己嗓子空落落的,他不知道她现在这样一幅模样究竟是谁?楚歌将手臂朝着他伸过来,将他抱在怀中,他怔然的任由她搂住自己,他能够感觉到她的气息很微弱,而参杂着其他人的气味,他猛然回过神来,用长剑抵住她的脖子:“你是谁?!”
  
      “玄弋啊……你想对我动手?”“楚歌”见他有一瞬间的惶然失措,不又得调笑道:“怎么,多年不见,你已经不记得我了吗?”
  
      “……”他心头怒火涌上,猛然剑出了鞘:“当年的事情我还没有和你算账,你如今又胆敢出现在我的面前!”
  
      “你想要杀了我?”“楚歌”身体朝前倾过去,在堪堪要触碰到她脖颈的时候,他极快的将剑又收了回来,她带着笑意的眼底闪过一丝狡黠的光:“你果然不会轻易的伤害这个小贱人。”
  
      “你!”他眼底寒光乍现。
  
      “你放心,这是我好不容易得来的身体,怎么会轻易的放手呢?”“楚歌”道:“只是我对你的爱意,你却一直避之不及,让我着实感觉到不爽啊。”
  
      “不要伤害她。”玄弋抓紧了剑柄,嗓子暗哑。但是他知道现在只能按兵不动,他想起来了当初被自己一时放走的花精,当初就应该将她斩草除根,谁知道她居然一直潜伏在这里,甚至已经将自己的规模扩大到了这么厉害的地步。
  
      “你求我啊。”她眼底得色
  
      顿起,似是看着玄弋对她无计可施的样子得以报当年的仇恨,玄弋勃然色变,手堪堪提起剑来时,她又眉飞色舞补充道:“光是道歉我绝不接受,我要的是你跪下来,向我求饶。”
  
      “……”
  
      玄弋和那女子对峙着,他气涌如山,但是却将其按了下去,他已面思索着如何将她拿下,至少让楚歌不要受伤,这是他的底线,但是他的骄傲和倔强,又让他决不想随了她的意,更兼,她也说了,这个身体是好不容易得来的,她绝对不会只为了羞辱她而夺舍。
  
      那么现在她还要做什么,即便是她,想要压制住一个仙来讲,迟早楚歌都会反噬回来,她又想要翻出什么大风大浪来呢?
  
      “看来你是绝不会跪下了?”那女子眼底泛出蛰毒的光,猛然伸出长指抵住脸颊:“你不是喜欢这个皮囊吗?我便毁了她!反正我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我会怕你吗?!”
  
      说着手指就要朝着楚歌的脸上抓去,玄弋电光火石间猛然扑了上去,一把将她的胳膊扣住,她在地上挣扎了一下,道:“有本事你就将我杀了,否则我定然会日日搅扰的你们不得安宁!”
  
      玄弋一手将她制住,而后柔声道:“会有点疼,你忍一下。”
  
      “你想干什么?!”听到这句话的“楚歌”当即挣扎了起来,她难以置信的瞪大眼睛,毅然决然的要咬舌自尽,玄弋将自己的手腕塞进她的嘴里,忍住剧痛,将手中捏的咒术猛然抵在她的额头上,光芒融合进她的体内,片刻方才还在剧烈挣扎的女子,逐渐平息了下来。
  
      一道红色的光芒,似是还挟着一道白色的光,从她的身体里升腾了起来,急速朝着天际处飞驰而去,玄弋本要追上去,但是又不放心将楚歌放置在这里,只能分出去一道魂灵,直追上云霄,那红色的光芒似是感觉到了他的紧追不舍,猛地又朝着远处逃窜了过去。
  
      玄弋欲想将其拦住,忽然见到那个方向,正是神器所在的地方,他穆然一愣,使出浑身解数追上去,那个不要命的人究竟要做什么?!
  
      那光芒猛然撞击进入那神器之中,陡然空气中四散纷飞出一道光波,他的魂灵受到了冲击,顿时弹了回来,他嘴角溢出血来,一手抱着楚歌的身体,一面急速往神器所在地赶过去,见到那神器四周荡漾起来一阵阵的光波,除此之外倒是没有任何的异样。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楚歌也清醒了过来,她捂着头,有些不明就里:“这……发生了什么?”
  
      “你没有事情吧?”玄弋扶住她,摸了一下她的脉搏,倒是平稳有力,只是身体稍许的有点虚弱,他有些怔然,方才他明明是见到了那个女子带着一道白色的光一同飞入了神器中
  
      ,她现在这一副样子……
  
      玄弋又心底一沉,又使用法力仔仔细细朝着里面探查了一番,他只希望自己只是看错了,那女子只不过是上天入地无门才想着要一毁俱毁,他们错过了这么久才相遇,她一定不会有事的。
  
      他们兜兜转转这么久才得以相见,老天爷又怎么会残忍到两次将她从自己的身边夺走?
  
      许是这上苍也感应到了他蜂鸣的长剑一个劲的猎猎作响,怀中的人儿有了动静,一只手将他的紧抱着自己的人拍了拍,瓮声瓮气道:“你若是再不走开,我怕是得憋死在这里。”
  
      玄弋猛然瞪大了眼睛,朝着怀中的楚歌望去,她虽然面目苍白,但已然悠悠转醒,玄弋凝着眼眸看了她半晌,如梦方醒道:“你真的醒了?”
  
      楚歌眼底清明而旖旎:“对不起,我其实不是故意从你的结界里出来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