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半缘修道半缘君 > 第三百八十四章:爱者加诸膝

第三百八十四章:爱者加诸膝


      “是我!”丞妩一看已经无力回天索性也不装了,又恼羞的推了他一把:“还不快从我身上下去!”
  
      慕沉心中疑惑更甚,自是不肯放过她:“你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什么意思?”丞妩底气不足的辩解道:“我就是看你好几天都没有出现了,所以来看看,我是不是把你打死了。”
  
      “哦?原来是这样啊,唉。”慕沉故作叹息道:“这几日也不知道是哪位好心的姑娘,天天给我洗衣做饭,我还以为这一次能抓个现行,结果你却来了,唉,要不是我对你知根知底,知道你压根不可能做饭洗衣服,我还真以为是……”
  
      说着他猛地感觉到丞妩的情绪不对劲,她鼻子一抽,默不作声,完全不符合她素来嚣张跋扈的气焰,更像是当初她还是遭到无情磨砺的小女孩,忍着泪在他床榻上药的样子。慕沉忍不住低声道:“你怎么了?”
  
      “……”
  
      慕沉感觉有温热的水流过他的手指。
  
      月亮出来了,隐约照在床榻纠葛的两个人影上。慕沉终于看清了她的表情,瞪着大眼睛,有些委屈的看着他。
  
      丞妩长大了,应当比当初更能隐忍,而他不过是调侃几句,她怎么就哭了呢?
  
      慕沉一时慌了手脚。
  
      “别,你别哭啊……”他执起袖子给她擦眼泪,连他当时都没发觉,面对丞妩自己动作和声音会便的如此温柔,许是看惯了她强势的一面,总是逼迫着他无法呼吸的丞妩,会在他面前示弱,这比丞妩拿着鞭子追杀他十天还要让他难以承受。
  
      “我开玩笑,我知道是你,可是……你这究竟是这么想的……毕竟你对我,你不是很讨厌我吗?”
  
      慕沉一边结结巴巴的哄着,一边暗自懊恼自己平时那些对付女人的手段去了哪了,关键时刻,竟没有一个能派上用处。
  
      “哼。”估计是觉得自己非常丢脸,丞妩索性一言不发,又恢复到了往日横眉冷对的样子。
  
      “你不说是不?”往日被压制的慕沉总算是有个机会可以翻身把歌唱,瞧着丞妩似乎恢复了强悍的内心,心想着这一次可一定要把往日的恶气都还回来,又加大了钳制的力度:“你现在的处境,可有些不妙,你可要想好了。”
  
      似乎对慕沉的威胁很不屑,丞妩又冷哼了一声。
  
      慕沉有些懊恼,感觉自己作为男子汉的自尊再一次受到了严重的侮辱:“丞妩,你若再不说,后果很严重的你知道吗?”
  
      “哦?”丞妩满不在乎的耸耸肩:“我就不说你又能怎样?”
  
      “我……你若不说,我……”慕沉飞快搜索着丞妩的弱点,一边暗自叫苦不迭,丞妩有弱点吗?要是有的话,他早就逃脱她的魔掌了!
  
      “我怎么样?”丞妩似看热闹不
  
      嫌大的置身事外:“我说你啊,还是省省吧。先从我身下下去!”
  
      电光火石,慕沉脑中一抽。
  
      “你要是不告诉我,我就亲你了你信不?”
  
      慕沉和丞妩同时被这句话震在原地。
  
      “你刚刚说什么?”丞妩一脸风太大我没有听清的表情。
  
      “我说你要是不告诉我,我就亲你。”慕沉显然没想到自己会冒出这句话,一脸呆滞的重复。
  
      说完之后,两个人更石化在了当场。
  
      “你,你……放开我!”丞妩一个鲤鱼打挺想要挣脱,慕沉不由分说的把她死死按住。这个时候谁先低头谁就输了,他每次都没丞妩打到丢盔弃甲,水沼泽的人谁不知道慕沉天不怕地不怕偏偏怕一个小姑娘,没少奚落他,他是君子,不和女子动手,他所以打架赢不了,不代表他就是怕了她。这次他就非要赢回来,把丞妩弄的没羞没臊,看她以后还怎么嚣张的欺负他。
  
      “你,你,你!慕沉!”再次被压制住,连素来手起刀落爽快利落的丞妩嘴皮子都打哆嗦了,她的脸一层层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变红,这热度从慕沉扣着她的手腕传染,慕沉觉得自己的脸也开始发烫。
  
      他忽然觉得这样欺负丞妩居然有些让他莫名亢奋。
  
      “这下看你怎么逃。你要是说不出我满意的答案,我是不会放你走的。”
  
      丞妩眼眶又泛红了起来,但她却一脸倔强的瞪着他,愣是让自己不屈服,这股牛蹄子的犟曾经让翼王和他都头疼不少,但他就不信了,丞妩一边对他喊打喊杀,一边又偷偷摸摸的照顾他,他摸不着头脑,也不愿意让困惑一直存在。
  
      “你说不说?”他朝丞妩的脸靠近了几分。他不疏漏一点空隙的观察着丞妩的表情。
  
      她依旧是紧咬着嘴唇,狠狠的瞪着他。
  
      他又凑近了几分。
  
      两个人的呼吸暧昧的交织在了一起。她的呼吸喷在他的脖颈,有些痒。
  
      丞妩有些动摇,猛地把脸别了过去。
  
      慕沉不甘退却,又靠近了些,丞妩把嘴唇咬的泛白,崩的青筋隐隐作现,她看着慕沉,眼中终于闪现一丝慌乱,再次别过头紧闭上了眼。
  
      能把堂堂翼王女逼到这个份上,要是往日的慕沉做梦都会乐醒,但现实往往比做梦更加真实和痛快,慕沉觉得自己这么多年胸口积郁的恶气都释放了出来,虽然丞妩已经摆出来了一副大义凛然慷慨赴死的表情,但已经足够了。
  
      慕沉正想松开手,丞妩在这时候转过了脸。
  
      一阵柔软擦过他的唇。
  
      她惊悚的睁开了眼睛。
  
      慕沉还没有反应过来,两个人睁大眼睛互相看着,你瞪我,我瞪你。
  
      嘴唇浅浅的贴在一起。
  
      慕沉回神的比丞妩快,看到她接近木讷
  
      瞪得溜圆的眼睛,感觉她青涩的反应,脑子空白了一瞬间,却再次贴下,想要让她放松下来。
  
      她方才将嘴唇咬的狠了,都把嘴唇咬破了,慕沉心底略过不明觉厉的疼惜,他不知道自己为何要这么做,却还是循着本能,舔过那处伤痕,吸吮着她的嘴唇,她的唇被吸吮的鲜红欲滴,像是一颗饱满的果实。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