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半缘修道半缘君 > 第三百七十四章:所之不知天

第三百七十四章:所之不知天


      那人举起左手,朝下猛然一挥,顿时山崩地裂,巨浪滔天,千雪和梓洐极力稳住身躯,却被那从脚下涌出的滔天巨浪一拍而散,兜头袭来的风暴将千雪卷入水中,水里极静,那人漂浮在她的面前,脚下像是盘旋起来了飓风,呼啸而来撕扯住他们,那个握住她的手,被搅得头晕目眩的千雪感觉到他似乎朝着自己说道:“我会将你送出去,但是那不成器的儿子,还得指望你多多照顾些了。”
  
      “儿子?!”
  
      千雪的脑子里一片混沌:“君鲤?!”
  
      那人的笑声还残留在她的耳畔:“那孩子虽然看起来有点不靠谱,但若我没有猜错,你应该认识他,而且……你们两个人是互相送簪子的关系,还需要我说什么吗?”
  
      不不不您老误会了啊!!!
  
      “告诉他,让他远离纷争,如果可以的话最好什么都不要去管。我的事情,他母妃的事情,都是一样。”
  
      “……您这是为什么?”千雪问道。
  
      “我很快就会消散,如今这一副状态,也不过就是残魂一缕罢了。”那男子道:“但是君鲤还有着未来,过去的事情不应该将他卷进来,我和他母亲所希望的一定都是一样的。”
  
      千雪还想要说什么时,却见到那男子脖子漏出来的项链,下面还缀着一只黑色的勾玉,她登时一怔,用手指了指他的勾玉:“这是……”
  
      “这个东西?”那男子低头道:“这个与你无关,你没必要知道。”
  
      “不不……”千雪的脑子瞬间被东西给贯穿而后通明,她瞪大了眼睛望着眼前的男子,这个男子是君鲤的父亲,他从未提过他的父亲,所以她不知道他究竟该如何称呼,但是他的这个状态应该是灵体,是为何会被封印在这里,她还没有任何的头绪:“您可知道不知天?”
  
      那男子的脸上一瞬间交织着无数的情愫,自惊异骇然到隐藏进锋芒的目光:“你又是从何知道的?”
  
      千雪指了指他胸口上挂着的石头道:“这个东西,我也有一个。”
  
      那男子将眼睛微微眯起,掩盖住倏然而逝的复杂:“你?……没想到不知天居然还未被覆灭。”
  
      “前辈??您为何这么说?”千雪不解其意,既然都是不知天的人,为何他去对于不知天丝毫没有应该有的怀念的态度,她甚至可以感觉到他听到这个词时散发的寒冽气息。
  
      “小娃娃,你也是胆子大,怎么会和这种组织扯上关系……”男子看着茫然的千雪扯出冷笑来:“不知天早已经不是当初那个不知天了,你还不明白吗?”
  
      “您的意思是……”
  
      “不知天的来历非常的神秘,甚至连我们在组织里呆了那么多年的人也是不知,但是不知天一直都在致力于维护六界的平
  
      衡,它主张的和平正是我们当初想要的……那个时候的战场,总是连绵不休,神界妖界什么都乱套,联盟四起,是你现在无法想象的规模。”
  
      他望向千雪又道:“在哪个时候,君鲤的母亲接触到了不知天,于是我们便都加入了不知天,想要以组织的力量将四海八荒的战火熄灭,不知天号召了一部分的力量,终于渐渐引起来了各界的重视。”
  
      “不知天便承担了与各界相互联系说和的通道,逐渐的,我们的努力起到了一定的作用,队伍也渐渐壮大……但是我们没有想到,这壮大起来的队伍当中,也有人想要利用不知天达到自己的目的,而后不知天在一次集会的时候,发生了大乱,约有三成的人受伤,最终内部产生了分割……”
  
      “不知天里出现了叛徒。神魔分裂,我们被背叛,而君鲤也是在这个时候出生的……我连孩子都没有见到,便杀上了神界,与那道貌岸然的天帝大战了一场。结局你也见到了,我现在在这里。”
  
      男子一直与她絮叨说了很多关于不知天的话,但是这些事情都是千雪未曾经历的,但是他说出这些话来,想必只是想要提点她,若是不知天还存在着,就要看清其中的真相。
  
      “我便送你们到这里,告诉他,好好活着。”男子将她忽然用力推了一把,她身体不受控制的猛然一沉,瞪大眼睛看着那男子,他朝自己露出微笑来,而后凝聚的黑雾陡然散开。
  
      慕沉醒过来的时候有些懵,他感觉到自己从头到脚似是被什么罩着,呼吸有些憋屈。觉得自己似还在做梦,又听到一个男子的声音,朦朦胧胧中大意是问这个人怎么办,若是真的死了该如何是好等云云,另一个是女声,道他已经死了,难不成你还能让他活过来?人界有句话说的好,入土为安,我们挖个坑把他就地埋了吧。
  
      那个男声啧了一下,你们人界这么麻烦,直接用火烧,两手空空的来干干净净的去。女的顿了顿,居然还附和的嗯了一声,醍醐灌顶拍手道:“那我去找柴火。”
  
      ……
  
      慕沉一个激灵睁开了眼睛,眼前一片白茫茫,他盯了这片白色许久,才看出来这似乎是一片白色麻布。
  
      他的脑海中涌入无数的碎片,他知道自己的身份可能直接就暴露给了鬼王,但是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他在鬼族潜伏了这么久的时间,没有一次能这么成功的靠近这里,那个用无数字符组成的地方,是鬼族的核心,是他一直探寻的秘密。
  
      他本来不想踏上台阶,但是走到了中央的那一处,还是踏上了那个台阶,这个台阶时的记忆,是他心中一直悬着的一个结,过了这么久,他还是没能将这个结解开。
  
      那光芒散去,慕沉腾
  
      的将眼前的麻布拉开,映入眼帘的是一男,那个男人直勾勾的望着他,慕沉一如往常的起身,下地,站起,一气呵成的完成后,不想这个白面书生还真没白长了一个娘里娘气的脸,竟然失声尖叫起来:“你你你诈尸了?!”不想这喊的这声有点激动,还在口中的果肉顺着喉咙就窜了下去,愣生生的让那个人一个背气翻了过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