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半缘修道半缘君 > 第三百五十五章:情侣大作战

第三百五十五章:情侣大作战


      琵琶如玉,珠落玉盘,琴瑟半绛,晚笛低吟。声乐入耳,只觉得犹如天籁,千雪迷迷糊糊的从君鲤怀中挣下,朝着笙歌而去,待至眼前,数十位艳丽女子在高台之上款款起舞,引来一众人叫好之声。
  
      一人从幕后转出,堪堪朝下拱手示意,待众人安静,捻着胡须笑道:“自古以来,才子佳人,轻歌曼舞,琴瑟和鸣,至此良宵佳节,何不让各位眷侣登台一现,若是获得头奖者,我凤西楼自有大奖相送!”如此说着,双手一拍,从幕后走出几人,抬出一晶莹剔透的水缸出来,内置一尾金鲤,日月光华,戏游水中。
  
      “诸位皆知这金鲤是我凤西楼的镇宅之宝,三三不尽,六六无穷。仕子得之平步青云,女子得之念之所成。集天地灵气于一身,载水之华贵为一体。此番诸位良才佳人可务要错失良机!”
  
      此物一处,四座皆惊。台下已经有人跃跃欲试,千雪不甘落于人后,撸了撸袖子对着君鲤道:“我想去试试!”
  
      君鲤挑眉:“难不成你看中了这尾鱼?”
  
      千雪点头,目光黏在金鲤身上竟然透出几分猫咪原本狡黠垂涎的目光:“我还没吃过这么花里胡哨的鱼,味道一定不错。”
  
      这掌柜的如意算盘拨的劈啪作响,君鲤却不上当,这分明不过是一场圈套,引来众人给他捧场,但千雪既然如此有兴致,不妨就陪她胡闹一场,权当做戏罢了。这般想好他也便点了头,千雪瞧他同意,觉得君鲤此时此刻对她百依百顺的模样真切的可爱,心痒难耐的掂起脚对着他的脸颊亲了一口,虽然有面具挡着,但她瞧见君鲤蓦然一愣,想起自己接着酒劲的作为,酒顿时醒了大半。
  
      “君鲤……这个我……不是故意的……”千雪知道他素来不喜与人过于亲近,连忙松开了手,脸窘红结结巴巴辩解道:“没事,幸好面具还在,我这个一喝大了就喜欢耍酒疯,你别往心里去啊。”
  
      说着脑袋都差点要埋进脚底去了。
  
      一双手拂过她的脸颊,将她的面具微微摘下,放置脸侧,挡住熙攘群内一众多余目光,君鲤的面颊逐渐的逼近,温热的呼吸落在她羞红的脸颊上,君鲤眼中流闪着绚烂色彩,似是千万闪落人间被搅碎的星辰大海,目光定定深深将千雪锁住,不让她有片刻的分神。
  
      微微冰凉的柔软,落在她唇上。
  
      如羽毛般擦过,如初雪般融化,转瞬即逝,须臾即没。
  
      君鲤将面具又给千雪端正正的戴上,手穿过她的发梢,将带子悉心的系好,带着得逞的笑容,附在她耳畔轻声道:“这是代价。”
  
      山川风物,四时美景,唯求一人,得了所愿。
  
      千雪认为自己注定是个脸皮极厚之人,无论真的喝醉与否,也不知道
  
      自己过去是不是历经磨砺看破红尘,这数年累计皮像里钻出来的泰山崩于前的淡然总归不会骗人。因此她一派坦然,坦然到自己居然面不改色的和君鲤站在高台之上,不同以往的与他十指相扣,双目相视,而在这距离不到几公分呼吸暧昧交织处,愣是夹着一只鸳鸯月光杯。
  
      她忽的有些后悔自己一时冲动参加了这个活动。
  
      他从不曾对自己说过一句喜欢,她也未曾对他说过一句喜欢。而她却要求君鲤陪着她参加了这场筛选最佳情侣的活动。她胡闹,君鲤却也是陪着,虽说方不久还被他索要了代价,而这蜻蜓点水的一吻,究竟代表什么,却让她一时脑内光华乱炸,愣当的功夫,就已经变作了如今骑虎难下的局面。
  
      她是真的喜欢他,但是君鲤却不知,卷入这样尴尬局面,因此她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心虚。何况君鲤揶揄的眼神让她避无可避,她只能认认真真的垂下眼,盯着月光杯里一荡一荡的琼浆玉液。不管在君鲤眼里,她是一副斗鸡眼的模样。! …!最快更新
  
      斗鸡便斗鸡,吧,总比让她看着君鲤要强,娘噯,真真是要了她这颗情窦初开的少女的命了。
  
      因是七夕,再者情侣,因此抛却了传统男欢女爱之时的矜持内敛,这楼主看来是铁了心搞些喙头要去给小情侣之间加柴点火,第一轮的活动便是要他们用嘴唇夹住一只玉杯,杯中注酒,两人手指合握不得扶杯,就这样合力走到终点,将酒倒入酒盏内,三轮下来,酒盏中酒留的最多,便就赢下了这一局。
  
      鸳鸯月光杯,杯面光滑如绸,色泽清凉透光,身刻双鸳鸯,故有此名,便是讨有“千年长交颈,欢庆不相忘”之意。想来这楼主也是煞费苦心,特意用此物来合今日寓意。
  
      而千雪内心只能暗暗叫苦,君鲤身长八尺有余,而她平日卯足了劲也只能到他胸口,君鲤为了迎合她只能微拱身体,显着很是委屈。千雪踮着脚,想让他轻松些,君鲤眼底却闪现出一丝笑意,将她的十指紧扣,放在身侧,猛地一抬手,居然就这样将她轻松抱起。
  
      一声令下还未停,君鲤便大步流星,潇潇洒洒留下一众还在挣扎挪行的情侣,径直走到终点,月光杯倒入酒盏,竟是一滴未洒。
  
      君鲤神态自若,瞧着千雪瞪得溜圆的猫眼,将她放下来,坐在一旁等着后续情侣艰难的弓着腰,苦不堪言的稳着身形,在幽怨目光的注视下,施施然的递给千雪一杯茶。而后蹙眉看她,将她粘在嘴唇上的几缕发丝寽在耳后。
  
      一系列动作做的再自然不过,倘若真是陷于爱河之中的一对,便再普通不过,然而他们是披着假象做戏胡闹一场的,也不至于这般的勤勤恳恳……这般的对她百般体贴,给台下的诸
  
      位尽收眼底罢?
  
      千雪受到了惊吓,又给自己灌了一盏茶。
  
      君鲤不紧不慢的将茶品尽,裁判一收锣,第一局胜局毋庸置疑花落千君。
  
      第二局比第一局更难,又是换了个花样,便是互相蒙住对方双眼,打乱人群,不可发声,互相找自己的伴侣。但机会只有一次,一旦双方确认,就将手中握着的红色丝带打结,不能再更改。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