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半缘修道半缘君 > 第三百四十一章:汐月生辰

第三百四十一章:汐月生辰


      她真的可以感觉到那一直将自己视若无物的雾霞仙子仙子忽然将目光对准了自己,这眼神带电挟火,简直是恨不得当场将千雪给打入无极地狱。
  
      但是千雪自是不会因为这种眼神就动摇几番,表面笑呵呵内心的开了口,还特意故作娇声“好啊,如果是你亲手做的,那就更好了。”那雾霞仙子仙子一下子白了脸。
  
      没想到这硬核的撒娇君鲤脸上岿然不动,转头道“即是如此,那我先行去做准备了。”说着居然就这么转身走了。
  
      千雪望着他的背影有些目瞪口呆,他倒是走的潇洒利落,但是这雾霞仙子仙子还在这里,她要该如何是好?
  
      幸好那雾霞仙子仙子赤裸裸的真实感受到了一把被忽视的痛楚,她眼底泛红打转,千雪被这泫然欲泣的样子吓了一跳,连忙追上君鲤的背影“你等等我,我和你一起去!”说着也落荒而逃了。
  
      唯一被落下单仓籍“……”
  
      千雪凑到在房子来了翻来覆去的君鲤抱着肩道“你让我究竟要做什么?”
  
      君鲤并不是一个分不清孰轻孰重的人,他既然说了要让自己留下来,定然是有着自己的目的,但他若是胆敢戏弄自己,千雪一定会让他感受一下什么叫做天崩地裂。
  
      “……”君鲤嘴上念叨着白薯寻了半晌,听到她的质问后,转过身来,他的神色带着一些犹豫,千雪耐心的等他酝酿好语言“我打听到了我母妃的生日就是明天,所以我想要问你我该如何做。”
  
      千雪一怔,不由得心窝子里一软,这孩子居然还惦记着这一份心意,着实难得,说起来她都有点不好意思,在汐月身边蹭吃蹭喝这么久,却没有去关注这一点。但是这个问题对她来讲也是个难题,她也没经验啊。
  
      “君鲤?”不远处雾霞仙子仙子百折不屈的又追了上来,她这一次倒是不再绕弯,大约是担心又被君鲤给借口跑路,她直接道“我找你是真的有事……碧霞山那一处有了异变,碧霞君便请求你我前去处理。”
  
      感情是工作的事情,终于让君鲤提起了点兴致,他将手头的事情放了下来,道“我马上去。”他又对着千雪不容置喙道“既然是明日的事情,我尽快处理完就回来,你先莫要走,在这里等我。”
  
      说着神色匆忙,来不及让千雪悬在口中的不字说出来,他们两个人倒是以极快的速度腾云驾雾而去。后面的仓籍砸了砸嘴巴“既然这样,我在这里陪你等好了。”他将棋盘散落的棋子重新罗列好,捻起一只白子,朝着气不打一处来的千雪笑了。
  
      雾霞仙子自从可以与君鲤结伴来到碧霞山之后,一直乐不思蜀喜难自胜,甚至觉得平日里看厌的山山水水变得如此缠绵流连
  
      ,那看不惯整日腻在一处的比翼鸟现在在眼中如胶似漆令人艳羡。
  
      雾霞仙子柔柔蜜蜜的绕在君鲤身畔,恨不得将此自己粘在此人身上,但是她更明理,这极端的手法只会让君鲤对自己厌恶,而带不来半点的好处。所以她也会故意跑到不远的地方来探查材料和寻找吃食,一来可以暗地观察君鲤对于她的反应,二来也能展现她体贴入微的柔情蜜意。
  
      但是君鲤却始终与她保持着微妙的距离,任她无论如何的明里暗里努力拉近也无济于事,于是她只能一咬牙一跺脚,故意从高处踏空滚落下的山坡,伤到了脚踝,君鲤终于肯来看她一眼,将她的脚踝蹙眉俯身看了看,雾霞仙子绕着手绢闪出几颗泪花“君鲤你不用担心,我只是摔了一跤,这点小伤,不碍事的,不妨碍我走路,我自己来便好……”
  
      君鲤直起腰,点了点头道“唔,仙子还真是严律于己让我等佩服,那事不宜迟,我们继续吧。”
  
      雾霞仙子“……”
  
      就这般折腾,很快就入夜了,君鲤找到一个山洞,雾霞仙子觉得夜深露寒,君鲤但凡无情还是会有点怜香惜玉的心,于是搂着单衣凄冷的咬了咬嘴唇看向君鲤,君鲤似乎被她眼底的凄楚给打动了,于是她身边的那棵树就着了。
  
      雾霞仙子“……”
  
      而在神界,等了一日都没有将君鲤等回来的千雪看着夜色将近,本要回去,却不想仓籍已经替君鲤给她备好了客房,道“这是君鲤走之前嘱咐我的,他说你需要尽快的想出来他给你留下的问题,反正你回去明日还得再来,今日不妨就住下。”
  
      千雪终于知道她是中了这两个人的缓兵之计,咬牙了半晌也无可奈何“既然如此,那我就叨扰了。”
  
      翌日,因为千雪是带着闷气入睡的,想了一晚上该如何替汐月摆好这一次的生辰,便早早醒了,看着外面夜色渐淡,天色尚浅,觉得好歹也是汐月收留了自己,再者还欠着一个救命的恩情,自己也不能那么不知好歹,自謵是客。于是就摸索出门,想要寻得一些食材,略尽微薄之力,准备一顿早膳。
  
      君鲤的大殿后面是一派茂密的竹林,不远处还真的让千雪寻得了一片园圃,只是不知道里面种了些什么。千雪俯身仔细端详着地里面一簇簇绿油油的植物,随手拔出来了一只,居然是红色的,有点像是萝卜,但是颜色相差甚远。也许是她不晓得的萝卜品种也不一定,千雪一边想着真是长了眼界,一边又心安理得的拔出来了几只。
  
      清晨刚明,鸟雀低鸣,竹舍四周浮着一片轻柔的雾霭,缕缕初阳透过窗,洒在君鲤的纱帐上。昨晚几乎到了半夜才终于回来的君鲤,感觉清清冷冷的空气里似是多了
  
      一些若有若无凡人间的烟火气息,君鲤睁开眼睛,推门而出,果不其然,那个令人头疼的姑娘正在竹舍的空地上架起一口锅,锅里不知道煮了些什么,颜色颇有些眼熟。
  
      那姑娘看到他出来,颇为嫌弃的瞥了他一眼,似乎还哼了一声,继续低头搅拌锅里的不明物。君鲤有些怔忡,她这副模样,难不成是在对着他生气?
  
      (本章完) 半缘修道半缘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