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半缘修道半缘君 > 第三百三十一章:鬼族禁地

第三百三十一章:鬼族禁地


      这一次和方才与凰陌大战时的备战状态全然不一样,祭出一柄明月阎枪来,枪头上有着三只面目狰狞的鬼围着,泛着冷厉的寒光。若是说这才是鬼王真正的兵戈相见的英姿,那么方才真不过只是逗猫弄狗的小把戏罢了。
  
      他似是铁了心要将三个人给赶走,但大地震动不断,君鲤道:“前辈,现在可不是与我等在这里消耗时间的时候,倘若真的有人潜伏进来,这么至关重要的地方,我们必须要将此人赶紧找出来,方才是首要紧事。”
  
      “这种事情我不用你来提醒!”鬼王将枪头直指君鲤:“你这多管闲事的性子也该改一改了,我绝不会让以前的事情再度发生,那只小老鼠掀不起什么风浪,你们也休想从我这里拿走任何东西!”
  
      鬼王的神色已经出现了凌厉的威慑,这骇人的压迫力让人不由得头皮发麻,凰陌被这气场震得胸中真气翻涌,果然是一介之主,她那时与其出现了争执,没有被当场拍死,也算是他手下留情了。
  
      君鲤紧蹙眉头站在当场。
  
      鬼王明显现对他们现在是高度戒备,他该如何做才能让鬼王相信他并没有另有所图,他感觉自己已经接近了一点真相,但鬼王却讳莫如深的将话说的滴水不漏,现在好不容易有了新的推进,他又怎么能够放弃这么大好的机会?
  
      他正兀自犯愁时,却感觉到凰陌在拉他的衣袖:“师父,往生海!”
  
      几个人齐齐朝着海面望了过去,却见之前都风平浪静的海面之上不知为何开始翻涌起来了骇浪,排山倒海,如万马奔腾自水天一色浩浩荡荡而来,居然一时间朝着几人兜头扑下!
  
      凰陌一把抓住了师父的衣袖。
  
      若是说她一直以来的一个梦想就是让师父头疼,这一点她做到倒是足够的完美甚至于师父再也没有收过其他的徒弟,约莫是为了让自己不要再熬干心血。但是对她来讲真的到了让师父不得不要沾染到污秽的一日,她心底念着的却是师父是个前无古人的洁癖,这受了污染的往生海沾染到了师父身上,他还不得真的将自己一身皮给扒下来?
  
      所以她连想都没有想,几乎是本能的一把将师父往那悬浮了万千刻字的拼成的月亮里扯去,那汹涌的海浪淹没了鬼王的怒吼声,他用长枪撑起来了一方屏障,将字与往生海划开界限,眼睁睁见到几个人都四散没入了那繁复的字迹当中,心中焦急,却无计可施。
  
      凰陌紧抓着师父的手,一直往里面跑去。
  
      一进去,发现那里面全部都悬浮着明亮的字迹,自自己的脚下,字迹像是堆砌起来的玉石砖块,凰陌一进去,她的脚下就浮现出来了一层台阶,蜿蜒向上
  
      ,她环视四周,发现不止是她和师父,清越和慕公子也避难进了此处,他们的脚下也相同的出现一排阶梯。
  
      每个人的阶梯长度不一,而且都通向不同的地方。
  
      但是这个台阶究竟是以什么为标准延伸的,为何她的看起来就比其余几位要长很多,甚至君鲤的台阶都无法与之匹敌,这么一看过去,只见阶梯高耸入云,居然一眼望不到尽头。
  
      君鲤望着自己脚下的台阶,又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凰陌。
  
      凰陌自知这台阶代表的涵义不同寻常,心虚的避开他的眼神。
  
      好在师父似是不打算在这里追问下去,清越也适时的出声救了她一命:“神尊?这究竟是什么地方?”
  
      “鬼王说了此处是鬼族禁地,想必自然是有着不为人知的秘密。”君鲤沉吟道:“此处情况古怪,大家定要小心谨慎。”
  
      话外音君鲤也不晓得这个个什么鬼地方,凰陌想着既然如此自己还是贴着师父走相近一点,至少真的发生了什么事情,她也好当即抱住师父大腿不惹麻烦,但是她方才从脚底下迈开步子,却见一道极为迅猛的光自那缝隙当中陡然划开,君鲤喝到:“先不要动!”
  
      凰陌一只脚悬空着凝固住了。
  
      “看来我们只能走向脚底下的台阶。”君鲤道:“你慢慢退回去,若是你不想被剁了爪子的话。”
  
      凰陌屏气凝神的将脚收了回去,神情猛然一怔:“师父,你看你的后背!”
  
      君鲤侧身回眸,却见自己的背后被牵了一根金色的线,凰陌看着十分这耀眼的光泽十分的眼熟,急急道:“师父你莫要乱动,这个是你的生死线!”
  
      “我们背后都有。”清越道:“只是不知道这个线究竟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凰陌往后一眼望去,才发现自己背后也被牵着一条银色的长线,凰陌还是第一次见到自己的生死线,登时新奇的不得了,伸手去碰,那线却穿透过了她的手指,君鲤沉默了一下道:“看来我们现在都是灵体状态。我们的身体,现在恐怕在往生海中。”
  
      凰陌也不是第一次灵魂脱体了,两次三番已经习惯,而清越却瞪大了眼睛:“倘若真的是这样,我们现在要踏上去的地方,难不成就是轮回盘吗?”
  
      君鲤摇头道:“此处并非是轮回盘……应该说不完全是。”
  
      “这里是最终审判。”
  
      自不远处传来了声音,凰陌望去,却见那个慕公子也在这里,他如今可没有半分在海市时候的人畜无害的样子,手拿着鞭子飞扬跋扈朝着诸人笑道:“各位,好久不见了。”
  
      凰陌一见到他就想起来自己被坑害不堪回首的经历,
  
      当即炸毛:“师父你不要相信他说的任何话!这家伙是个大骗子!”
  
      “为什么要这么针对我?”慕公子还一副惊异的口气:“我可是帮了你们,你现在反倒要恩将仇报?”
  
      “什么恩情!你不是说了要送我去见师父吗?”凰陌胸中一口恶气差点没出来。
  
      “是啊,你不是见到了你师父了嘛。”
  
      “这是因为师父他老人家正巧出现在了这里,才遇到我的!若是我师父不出现在这里,我岂不是被你坑惨了?!”
  
      “你说什么呢?”慕公子笑了起来:“你师父来到这里,早在我的预料之中,只不过是他晚来了一步,这可怨不得我。”
  
      “你是何人?”
  
      “鬼王座下折巫殿使官长,不过是个到处找寻逃走的魂的小官罢了。”
  
      “你真实的身份是?”
  
      慕公子将眼中的戏谑一一收尽,换上了诡谲深沉的笑意:“我究竟是何人,这一点想必您心中应该有数了吧?”
  
      “……”君鲤沉默不言。
  
      凰陌望着君鲤又看向了慕公子,对于两个人的话一头雾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