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半缘修道半缘君 > 第三百二十二章:汐月与殷爵往昔

第三百二十二章:汐月与殷爵往昔


      殷爵还想说什么,汐月却忽的站了起来“正是这样,我们两情相悦,而且还定下了婚约,在你在无疆修行的这段日子里,我们一直在一起,等到我成年后就会嫁给他,你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她瞪着赤红的眼,一口气说完后,倔强的梗着脖子望着他。
  
      殷爵“……”
  
      安静了片刻,他低声道“若是这是你想要的,我会遵守承诺。”
  
      汐月的眼神因为这一句话将闪烁其中的光芒暗淡下去,她笑道“你果然记得。”
  
      殷爵亦是无言。
  
      殷爵想到了汐月在最后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所说的话,那一句“我就知道你没有忘记”此言后面包含的内容,他一直都让自己不去回想亦是不要在意,但是她明知道自己记着,但是她亦是不说,就是等待着他自己说出口。
  
      他们是在数百年前那一场灾难性的错误之下相遇相识的。
  
      在人界里一直呵护着那个小小的孩子,汐月本就是血统纯正神尊,身上带着纯元神魄,若是吃下能抵得过数万年的修为,在这个乱世足矣吸引无数的妖魔前赴后继,他虽然再混蛋,也知道自己这一次给自己和这个方才投胎人事不知的小神仙招来了多大的麻烦,他必须的肩负起这个责任。
  
      小娃娃刚出生就天降异样,数十里繁花盛开。她诞生在一家小山村里,他叫苦不迭,做什么非得要经历什么八苦,这出生的鸟不拉屎的荒村野地,连大人都吃不饱饭,更何况一个小小的女婴,所以一出生,若不是这异象让那神婆子念了一句此乃大吉,她才没有在腊月天寒地冻被扔进河里。
  
      她的父亲是个穷凶极恶的人,整日里除却吃喝嫖赌,基本上不怎么回家,她的母亲一个人肩负起来照顾五个孩子的重任,因此连一顿饱饭也吃不上,他眼看着出生在极寒天气亦是撞上了家中断粮的窘境,饿的直哭的小娃娃,内心叹了一口气,让那在外豪赌的男人破天荒的赢了一把,那男子许是终于意识到家里还有个祥瑞要被饿死了,便买了些吃食让母亲产了甘甜的奶水,终于渡过了她出生以来的第一道难关。
  
      之后的难关亦是一个接一个,他左掐着一个好死不死撞上来的小妖怪,右手摁着一只还没化形的小蝙蝠,想着她这刚刚才长大了一点,怎么就招惹来麻烦了呢?以及她究竟什么时候才能不尿裤子了?
  
      这个问题虽然让人头秃,但是看着粉雕玉琢的小娃娃一日日虽然历经磨难终于长到了会跑会跳的地步,着实让人欣慰,那每一日都得要打扫她身边聚集区来要啃她一口神仙肉长生不老的妖魔的艰辛,也似是没有那么重了。…~爱奇文学o ~…最快更新
  
      但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在她八岁越过阴阳
  
      门槛的前夕,他虽然知道一定会引来一个大家伙,但是没想到居然会迎来夜噬兽,这是一种传说中可以吞噬夜晚的怪物,她这么吃香的居然还引来了传说中的人物,是不是他都得恭喜自己终于升级要单挑boss了?
  
      但这不过只是一种自我催眠和安慰罢了。
  
      他还没有强到要和这种上古怪兽硬碰硬的地步,于是他只能智取,他一直以来都是隐身在她身边照顾着她,但现在所遇到的才是他人生当中的大危机。所以他也不顾得隐身了,一个海底捞月将那睡的昏天黑地的小祖宗从床上捞了起来,没命的往悬崖那边跑。
  
      小家伙在逃命过程中被癫醒来了,揉着眼睛望着他,软塌塌的问着他是谁的时候,他一时情急之下脱口而出“我是你的叔叔!”
  
      于是大难不死的小汐月,从此之后生命中多了一个叔叔。
  
      “我就是为了照顾你而来的。”已经被识破了身份,他干脆就豁出去了,一直都伴随着汐月身边,照顾着她成长,她没有钱去学堂,父亲更是不可能让女儿家学习诗书五经,所以他一笔一画的教习给她,她因为贫穷受他人欺凌,他暗地里给那些欺负她的混小子屁股上一人一脚,汐月见不到他,但似是知道他的存在,乐的直笑,他忽然感觉这样下去也挺好。
  
      但是汐月终归是要长大,就在及笄的这一日,她忽然被兜头给蒙住,她那豪赌成性的父亲将她抵押到了赌桌前后桃之夭夭,母亲被活活气死,众叛亲离,这是她所要经历的人生八苦之一。
  
      他没有办法要去救助她,他答应过那些神尊,只会在她生死关头的时候插手,但是天命所定的大势所趋,是断不可更改的,她若是无法尝尽八苦,那么她这千辛万苦的下凡行修,也便就这样付之东流。
  
      他忽的感觉到了不舍。
  
      他的父亲将她粗暴的带走时,他恨不得抽出剑来将那个禽兽不如的父亲砍杀,但是他又一愣,自己何时对一个陌生的人倾注了这种感情?
  
      他只要完成自己应该有的使命就好,什么时候他却在不经意间越陷越深了呢?
  
      他感到惶恐不安,第一次有了这样的感觉。他有点茫然,决心先作壁上观,为了让自己不免又动摇了心境,所以他一直都不肯在她面前出现,但是没过一时半刻,他又忍不住隐身去寻了那孩子。
  
      但是那孩子已经不在了那聚财庄。
  
      他施了法术从凡人嘴里套出来了实话,才知道她居然被财庄以五铢金的高价卖给了青楼。
  
      殷爵忽的感觉到了震惊,他怎么就忘记了,她不止是个神仙,除却了那些觊觎她体内灵丹的妖魔鬼怪,她还是个女子
  
      ,拥有着虽然稚气未脱但瑶环瑜珥,兰茁其芽的娟好静秀的容貌。
  
      青楼是个什么去处,他不大知道,他想要去寻那孩子,若是她过的还好,那他也算放下了心。但是他化作了人形来到那买下了她的“潇湘台”这个去处后,一进门的时候,他就被蜂拥而至的胭脂俗粉给扑了个满怀。
  
      那些人簇拥着他,说着一些孟浪的话来,殷爵即便是魔族也从未被女子这般的戏弄,勃然大怒的捏决逃出,甩掉了那些紧追不舍的女人,他又忍不住想起来那些暴露的衣着和轻浮放浪的举动,确定了这里一定不是什么好地方,他必须要将那孩子带出来,她那么的纯良,若是变成这么一副样子,他绝对不允许。
  
      (本章完) 半缘修道半缘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