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半缘修道半缘君 > 第三百二十一章:神鬼联姻

第三百二十一章:神鬼联姻


      玄弋愣住了,他的拒绝被生生的悬在口中无法吐出,他的舌尖抵的发麻,半晌才缓过神来“父皇……我,我现在只想以大局为重……如今……”
  
      “这件事情没有回转的余地。”父亲的眼眸一沉,用不容置疑的态度将他悬在口中的拒绝给堵了回去,他胸前泛出苦涩来,他虽然早就知道自己的未来是早已经被父亲给一列列的规划好了的,他又怎么有拒绝的权利呢?
  
      他将来是要继承大统,并非要拘泥于这儿女情长,他很清醒,但是又痛恨自己的这一份清醒。
  
      他已经做好了将那个身影压制在心底最深处,而后平静的接受这一切的时候,他见到了那个与他联姻的神女。
  
      却正是他朝思暮想的身影。
  
      她款款朝着自己走来,朝着自己作揖,他的声音都颤抖了,但是竭力的让自己的激动平复下来,他甚至不敢抬头看她,但是汐月却比预想到的情绪平静“你不必这样,这个事情迟早都会发生的。”
  
      “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还不明白吗?鬼族和神族一旦联姻,就代表整个六界就要稳定下来了,这也不是最好的办法吗?”
  
      汐月的笑容里带着不明觉厉的苦涩,望着他道“我一直都以为他们只是让我来这里历练,但现在想起来,这是一早他们就规划好的。”
  
      “你还好吗?”他静了片刻,走上前问道。
  
      “没有比现在更好的时刻了。”她回道。
  
      玄弋停了半晌,温柔的将她的发梢拢到耳后,道“你一定累了,你先行休息罢。”
  
      他知道汐月一点也不好,他虽然是真心的欢喜,但是他知道汐月心中所想另有他人。他都已经做好了默默祝福他们的准备了,但是没想到这个天赐的良缘会落在自己手中,既然上天都在撮合他们,他为何却还不敢去抓住那根绳子呢?
  
      汐月在鬼族度过了一段时间,他们之间相处的都很好,唯一不同的是却不见了殷爵,他一直都不曾出现过,玄弋也祈祷着他最好不要在这个时候出现,但是他偏就出现了。
  
      殷爵一如既往从窗户里翻进来时,他们两个人正在树下对弈。
  
      两个人对上殷爵的满面春光的笑容时,他们都条件反射的将目光游弋到了一旁。
  
      殷爵感觉到他们之间的沉默不同以往,开玩笑的搂住玄弋道“怎么了?你俩吵架了?”
  
      “没有。”一旁的汐月打破了沉默,她又露出来了刚刚见面时谦和而疏离的笑“这段时间不见你,你是去了哪里?”
  
      殷爵道“我去了无疆修行。”说着还拿出来了一些花种子递过去道“这是你一直想要的无首草,我见到无疆有,便给你寻来了。”
  
      汐月静静看了他半刻,忽的阖住眼眸
  
      “多谢。”
  
      殷爵感觉到了她的态度比以往还更添冷淡,不明就里的挠了挠头,又转向了亦是沉默不语的玄弋“别这样看着我,我怎么会忘记了你呢?”而后从兜里提出来一只半死不活的雪貂,扔在他怀里道“这个是我好不容易逮住的,你不是想养点什么?人族是没办法给你搞回来了,你就先养着这个小东西罢。”
  
      玄弋将雪貂呆呆的抱着,抬起头来,却见他的目光一直停留在汐月身上,汐月收了种子后只是凝目在棋盘上,长指哒哒敲打着青玉盘面,似是在思考着什么,殷爵一边望着她一边朝玄弋凑过来,但是眼睛却一直都没有从她身上移开“你俩既然没有吵架,她这个样子着实有点不对劲。”
  
      “哪里不对劲了?”玄弋感觉嗓子有点干哑。
  
      “你瞧,她都已经盯着那副棋看了一盏茶功夫了,这还不奇怪?”
  
      “她只是在思考下一步该怎么走。”
  
      “所以这才是最不正常的地方,你想想,她从来遇到这种解不开的局都是将棋盘翻了,何曾有过认真思考的时候?”
  
      “……”
  
      棋子啪的被扔到了棋盘上,汐月终于忍无可忍的转过了头,对着将她置若罔闻的两个人怒瞪,殷爵方才露出这才是你的笑容时,汐月又将情绪给收了回去,将那棋盘上的棋子又拾了起来,心平气和的将弄乱的几枚回归原位,又开始蹙眉思考起来。
  
      殷爵一副见了鬼的神情对着玄弋“她真的没事吧?”
  
      玄弋将雪貂抚摸着,沉默不语。
  
      “你是个闷葫芦我是知道的,但是汐月可不是这样。”察觉到两人的态度都比以往大相径庭,殷爵的语气终于多了几分凝重“在我闭关的这段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玄弋拢住了衣袖,正准备下定决心说出来时,汐月忽的抬起手将棋子落下,咔嗒一声清脆而响亮,她振了振袖子,抬眼面无波澜道“也不是什么大事,我现在下棋,不过是为了我日后做准备,毕竟我已经快要及笄,若是脾气总没有点长进,却是过不去的。”
  
      “日后做准备?什么准备?”
  
      “嫁人的准备。”
  
      玄弋心中一跳。
  
      殷爵愣住,面色逐渐露出惊异,而后忽的笑了出来,他拍了拍玄弋的肩膀道“你听到这个小丫头说什么了没?自己还乳臭未干,就已经操心起来以后的事情了。”
  
      “我很快就会成年列入神籍了。”汐月一字一句强调道。
  
      “即便是你成年了,但还是一个黄毛小丫头,你这样的小娃娃,脾气暴躁又性格恶劣,会有谁要?”
  
      汐月的脸涨得通红“我这样的怎么了?”她的眼眶有点红了起来,但依旧倔强的不肯服输,指着玄弋道“我这样
  
      的,他就会要。”
  
      玄弋猛然的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上,他还没有想好该如何告知殷爵实情,但事情已经走到这个地步了,他无论如何都不会逃避应付的责任,重重点头道“我要。”
  
      殷爵方才还想要打趣汐月不要欺负闷着脸的葫芦,却穆然见到他居然毫不躲避的应承了下来,笑容当即凝固在嘴角,怔怔道“玄弋,你喜欢汐月?”
  
      玄弋毫不犹豫的点了头。
  
      (本章完) 半缘修道半缘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