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半缘修道半缘君 > 第三百一十六章:凰陌怒起

第三百一十六章:凰陌怒起


      但对于凰陌来讲,这都不重要,她还记得师父送她过来时告知她的话“此次你过去,若是遇到了什么困难,就将我给你的东西咬破。”他彼时还不知道这个是什么意思,但是现在她知道了。
  
      “你可还记得当初你拾到的妖丸?”
  
      凰陌一怔,要说起来这个妖丸可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这么一想倒还真有这么个事情,却不想一直都被师父给惦记着。
  
      “这个妖丸我一直都在帮你净化,对你的修为大有裨益。你先吃下去,若是遇到危险,也好有能力自保。”
  
      凰陌这才将那颗珠子给吞了下去,那泛着光芒的珠子一路顺畅的从喉咙滚到底,之前妖物沾染的煞气已然消散完毕,这颗妖物的灵珠在肚子里热滚滚的,自丹田至四肢百骸,都仿若是经历了一次清风涤荡。
  
      凰陌感觉到之前所融入到身体里晦涩的灵力就像是被按了开关一样,慢慢的运转了起来,有许多她不曾明白的东西在一瞬间神思通明,热血沸腾起来,她本就是个天地大妖,作为妖物在这种浊气丛生之地,倒是如有神助般的,比往日更加的敏感。
  
      凰陌感觉周遭席卷起来了风息,像是百川归纳到她的身体里,汇聚成为了一股压抑不住的力量,她看着鬼王手中一直捏着的线,那是师父和师兄的生死线,现在他们脆弱的只要轻微的一捏,许是他们就会遭受到极大的影响,甚至师兄已经开始有些痛苦的呻吟了起来。
  
      是她将师父的真名告知鬼王的,师父都说了让她小心谨慎,可是她偏偏就是个着急不顾大局的性子,极其容易惹出是非来,但是她绝不会指望每一次都有人来替她肩抗下这个重担。
  
      她要救出师父和师兄,决不许任何人伤害他们半分!
  
      凰陌喉咙中溢出来嘶吼声,总算是将鬼王的目光吸引了过来,他一直都在竭力压制着那名为君鲤的神尊,倘若是神尊,他的生死线并不能轻易的操控,他竭尽全力都不能做到,却忽的感觉身边卷起来了凌厉的风。
  
      有杀气!
  
      可是这里怎么会有这种灼热的杀气?!
  
      他一转过头来,胸前就被一道冷厉的锋刃给正面的袭击了过来,所幸这个力道不过几成,他正面承受了之后也不过是往后退了几步就站住了,正是这样,他也看清了攻击他的人,鬼王脸上又呈现出来了异样的神采来。
  
      “原来是一只小猫咪……不,你是……”他惊异的后半句卡在了喉咙里面,因为那凰陌的身体在逐渐的膨胀起来,忽的比正常的猫咪体型大了一倍,那巨大的利爪下也溢出来了星火,赤色的红炎遍布了周身。
  
      这个样子,简直已经超出了一只猫妖应有的样子。
  
      她心中眼中所蒙上的都是一片赤红,她
  
      感觉自己血脉喷张,身体前所未有的灼热,简直要将她折磨的不堪忍受,一心只想要将心底的这股邪火发泄出来,若是憋屈着,她怕是要将自己的心神唯一守护的一点清明都给消失了,她犹自记得师父的告诫,不要杀人,即便是鬼王在自己面前,她还是压制着那股要将他喉咙咬破的残虐的本性。
  
      她不想要师父生气。
  
      所以她终是有所忌惮。
  
      那鬼王似是看出来了她心中的顾及,仰天哈哈大笑了起来“你这个样子和圈养在笼子里的野兽有何区别?小猫咪?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将自己安静下来,你放心,我会将你的同伴,好好的招待,让他们此生都无法离开这里。”
  
      他的话激怒了凰陌。
  
      “嗷——”一声凌空而来的怒喝,让凰陌本就脆弱的心智瞬间击的粉碎,她不顾一切的朝着鬼王撕咬过去,他冷笑着将手收回,另一只手拿处一柄剑来,他用长剑挡住了她锐利的尖牙,低声道“你可要小心了。我这个手若是不小心一用力,他们俩的生死,可就难说了。”
  
      凰陌又寻回了点理智。
  
      她依旧是牢牢的咬着那剑,一口下去,那剑身就分崩离析四分五裂开来,她喘着粗气,浓厚的鼻息几乎都能将这个地面融化。
  
      近在咫尺的距离之间,就已经看得到那妖兽猩红的吐息,身畔间腾然窜起来赤白的火海,不受控制的朝向无数的丝线,要将其全部的吞噬殆尽,鬼王在那火焰席卷而来之前,就已经隆起来了一个巨大的结界,但是他却未曾护住自己,而是将那往生海树立起来了一道结实的屏障。
  
      凰陌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嘶吼声。
  
      她双目赤红,意识被这灼浪已经燃烧的涣散殆尽,不顾一切就要朝着那鬼王扑杀上去,然而鬼王亦是一界之主,并非就此就会受到威胁,当下将身子避开,身上的盔甲却被灼烧出来了几个大洞。那正是齐舞的骨头所制,比九天的玄铁更为坚硬,三昧真火都需得要炼制三日才将其化作灰烬,但是她的身上的白色火焰居然能将它轻易的腐蚀。
  
      “你这个孽畜,看来这一次是不得放过你了。”鬼王压低声音道,他眼中泛出狠戾的光,这火焰极为棘手,他却不近身,一只裸臂振袖而出,那手臂上居然有着数百只乌青的孔,忽然开始奇异的变幻了起来,扭曲,竭尽全力迸出来青筋,一层层的青紫色覆面而上,自那孔中忽的探出一颗狰狞的头颅来。
  
      那些恶灵像是寄宿在了鬼王的身上,姿态万千各有百态,甚至还有着娇媚的女声自那骷髅里传了出来,银铃般的娇笑让人头皮一凛,凰陌半点不惧的将那来势凶猛的骷髅一口给咬碎了,口中喷出的火焰又将那如浪潮般汹涌而来的冤魂恶
  
      灵给席卷殆尽,鬼王站在原地一手握着那线,眼中凌然发出厉光“原来那传说居然是真的。”
  
      那金色的线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鬼王又将实现转向了这边,低声喟叹道“压制不住了吗?此人作为神尊,还真是实力不俗。”
  
      他眉头一皱,旋即朝向了凰陌轻声道“这倒是个可以破解僵局的好办法。”
  
      清越有点意识苏醒过来的时候,他所见到的是方才晴空不着一丝乌云的黑夜,去垒起来了块状的乌云,一直朝着前铺展到目力不及的地方,那月亮更是明亮到了晃眼的程度。天地之间游荡着无数的嘶吼的魂灵,凄婉哀鸣像是不断絮语,而君鲤正踏在悬崖上的剑柄之上,他的身边还站着一只形态难辨的野兽。
  
      黑头云翻涌着,无数的身影在里面不断的游荡,震耳欲聋令人情绪崩裂。
  
      (本章完) 半缘修道半缘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