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半缘修道半缘君 > 第二百九十九章:岱乘之所源

第二百九十九章:岱乘之所源


      天边的霞光折射出那身影飞跃带着润泽的光芒,逼得让人眯起来眼睛,它像是展翅欲飞的长鲲,扶摇而上九万里,她以为之后自己会由衷感怀,但见到岱乘自由的样子,却只觉得世间一切千帆诸如过眼云烟,何必要去寻觅其中的因果。
  
      鸣梧没有想到的是,他在洞中之下拼杀的对象,正是一只岱乘。
  
      岱乘他亦是见过,但岱乘的数量极其稀少,因此他也只目睹过一次便了了心愿,却不想他却真的与之搏杀,岱乘的力量极为庞大,他亦是差点轻易的被咬断了脖颈,所幸他及时调转剑锋,并未敢伤他半分,因他知道岱乘是仙人的坐骑,生性纯良忠厚,它又怎么会在这里呢?
  
      “此事说来话长,它是从天上被贬落凡间的。你也能看见,它失去了飞翼。”汐月上神抚摸着逐渐安静下来的岱乘,指着它被削断的双翼,鸣梧蹙着眉,他实在不明白为何会有人对这么善良的生灵下如此毒手,汐月道“它的双翼可以制作刀枪不入的甲胄,正是因它犯了罪过,被人借口斩断,我答应过蓬莱仙人,要照顾它。”
  
      “但是我并未找到您所说的东西,我都把那个洞给摸遍了。”鸣梧还有些耿耿于怀这个事情。
  
      “你再说什么呢?你已经找到了啊。”汐月上神笑盈盈的望着他。
  
      “可是我并未发现任何……”鸣梧有些不明觉厉,而后忽的像是明白了什么一样恍然大悟“难不成,您一开始就……”
  
      “是的,岱乘就是我要你带回来的东西。但是你光把它带出来是不够的,我真正想要让你得到的,是只有你亲自去才能得到的,比任何东西都要宝贵的,正是岱乘给予你的信赖。”
  
      似是要印证汐月上神的话,一旁的岱乘自方海阔口中腾然伸出来巨大的舌头,轻轻碰触了下鸣梧的手背。
  
      鸣梧神思豁然贯通,感激涕零“多谢上神指点!”
  
      “我只不过充当了引路人罢了。”汐月上神欣慰的拍着他的脊背道“蓬莱岛就剩下你这么个独苗了,我真是担心你会折在这里。否则我等到有一日羽化了,我又有何脸面去见你师父。”
  
      “上神。”提到了师父,鸣梧鼻尖泛起来了酸涩,他紧握着她的手对着汐月道“上神,您一定要保重自己。”
  
      “你放心好了,暂时还死不了。”汐月笑着捏了捏肃然沉重起来的鸣梧的脸颊,想到这孩子方才失去了师父,正是对生死敏感的时候,收敛笑容将迥然肃穆“现在岱乘就是你的了,你可知我为何要将岱乘交付给你?”
  
      汐月上神买了半天的关子,鸣梧又怎么能揣度得了她的心意,不知所云的摇了摇头,他倒是对自己的无知承
  
      认的诚恳,汐月见状也不再遮掩,将岱乘指了指“你可知它身躯有多大?容纳你所带来的那些人,可足够了?”
  
      鸣梧花了半天才理解了汐月上神的神意,嗔大的眼眸“您难不成说的是,让我们搬进岱乘的身体里?”
  
      他瞪大眼睛看着汐月上神点了点头,忽然觉得眼前这位女子不愧是神尊,这种事情简直是前所未闻,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事情,在这世间怕也只有她能想得到。
  
      但正是这种新奇大胆的想法,恐怕正是这个乱世所需要的。
  
      见到其一眼望不到边际的背鳍,他忽的又觉得这个虚无缥缈的事情可行,点了点头“够了!”
  
      岱乘不比鲲鹏大,但与之相差无几。岱乘亦是可以戢翼於天地之间,宛颈乎江海之畔,化羽垂天,抟风九万,振鳞横海,潜沉万里。虽然它已经失了羽翼无法展翅腾飞,但海下确是能潜渊深入,绝不会被轻易的被战火影响。
  
      “神尊之大恩大德,鸣梧没齿难忘!”鸣梧恭恭敬敬的跪下,不顾她阻拦的行了大礼,当日在昆仑山时他们都失去了内心唯一指引的方向,即便是他答应了师父,但是他也知道前途渺茫,不知何时才能等待这晦暗散去,但是汐月上神的到来和指引,给了他们真切生的希望。
  
      这比之前师父所说的更为让人接受,因为这个是真真实实呈现在眼前的,不是虚无轻易就会消散的黄粱一梦。
  
      他将这个好消息告知在山脚下望眼欲穿等待的众人后,大家先开始还有些不大相信,但是个个见到了岱乘之后观念全然改变,这岱乘之身躯巨大,容纳他们栖身生活绰绰有余,但还是有人提出来了质疑“我们进了这个怪物的肚子,它会不会将我们吃了啊?这岂不是送上门的美食?”
  
      “你们放心好了,岱乘一般不吃肉,它喜爱食海贝珊瑚等物,再者,岱乘亦是百年才会进食一次,你大可放心。”
  
      这些人不认识汐月上神,面上对她的话呈现出怀疑的神色,鸣梧起身道“正是这位神尊帮助我们寻到了栖身之地,大家可以不信我,但是我可以保证,这位上神的话句句属实。”这些人才收起来了嘀咕。
  
      因此他们就这样在岱乘之躯里安了家,从最开始的荒芜一片逐渐的一砖一瓦的搭建出房屋村落来,迅速发展生息起来,才将最初的疑惑全部打消,安安静静的扎根在此处,因为此地像极了海市蜃楼,因此他们给自己所居住的地方取名为海市。
  
      海市一切都井然有序的建立了起来,但美中不足就是他们终日都在生活在明珠照耀下,不知朝夕不明春秋,在这里的人真正的失去了时间观念,每一日都是如浮萍草芥。
  
      海市一
  
      日日的变得强大起来,在他以为这样就够了,这样一直平淡的生活下去,正是师父心目中所勾勒的愿景。但是师父没有告诉过他,虽然在战火之下的他们只会追求着活着为最低的诉求,但是一旦持续了一段时间的安稳平和又会爆发动乱。
  
      导火索便是当初分配土地是按照人数,族人多的自然就会多分些土地,自然而然也就能分工明确效率较高,在海市运作起来后,有的人因为富足有余而相互攀比,又会招来其他族人的眼红,越发展,财富越多时,这种眼红便一发不可收拾的转变成了嫉恨。
  
      这是海市发展起来不可避免的事态,到处都是发了狠的不同种族的人在努力扩张自己的领地财富,摩擦先开始不过只是些口舌之争罢了,但后期便更上一层的摩拳擦掌,他们已经完全的抛弃了当初同甘共苦的情谊,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就是这般的脆弱,鸣梧静静的看着蜂拥在自己面前,为了向他寻求公道看着纠缠不休的诸人,内心冷笑。
  
      他想着自己已经实现了诺言,为何还要留在这里,鸣梧知道,他是在等这一日的到来。就像他从来都不相信这些族人可以和谐相处一样。
  
      他想亲眼见一下这些被师父所付出生命拯救的人,又是如何将这来之不易的和平亲手粉碎。
  
      (本章完) 半缘修道半缘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