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半缘修道半缘君 > 第二百八十一章:拜堂成亲

第二百八十一章:拜堂成亲


      君鲤抵住额头一副无言以对的模样“拜堂是在戊时,你有见过未到吉时就成亲的吗?!”
  
      “哦……”凰陌失落的低下头蹭了蹭鼻子尖,没有说话。
  
      他见凰陌安静了下来有点不情愿的变回了人形,她现在心里闷闷的,尤其是看到师傅之后,更有一种想要冲破胸口的感觉,但是却更像是千斤坠的石头,压着凰陌的胸口,难以喘息。凰陌现在并不想见到师父,让他看自己这般狼狈的样子。
  
      “这段时间你去了哪里?”君鲤将手习惯性的朝着她的脑袋抚摸过去,但是却被不着痕迹的避开,她往后退了一步,开始给师父斟茶“也没有去什么地方,只不过我出去散散心罢了。”
  
      “散心?可是发生了什么让你郁闷的事情?”
  
      “没有,我很好。”凰陌背着身深深呼了一口气,将泪光逼了回去。
  
      “师父来我这里有什么事情吗?”凰陌攥紧了手,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并无二致“对哦,师父,你要结婚了,时间太紧张,徒儿凰陌,也没什么东西能恭喜师父的——”
  
      凰陌摸索着将袖子里的东西拿了出来,这是当初凰陌在苏继山时候将师父的心肝宝贝不小心给咬断了,师父为此还勃然大怒,罚她三日不许吃饭,她便将这个簪子收好了,想到终有一日要洗刷屈辱,而后这个簪子凰陌也修好了,却没有任何一个理由送出去。
  
      “这根乌木簪子,想来是师父喜爱的东西,但是却这么被毁掉了,徒儿一直觉得可惜,就擅自把它修好了,师父如若不嫌弃——”凰陌低着头还没说完,突然感觉到自己面前投下了暗影,抬起头,愕然的对上师父清冷的脸。
  
      为什么师父看起来有点严肃,吓的凰陌的小心脏都顿了顿,后半句的抱怨愣是咽了回去。
  
      “你还真是体贴啊,连礼物都准备好了。真是劳你费心了。”他说的话语气和辞藻明显不搭,带着恹恹的气息,难不成是不喜欢凰陌的礼物?凰陌朝后缩了缩,有点心虚,果然是自己多事了,这簪子师父既然当年能铁了心将它折断丢弃,定然也是在心里做了一个断念,凰陌这般没有眼色提起旧事,万一他又要睹物思情,岂不是平添了一份心堵。
  
      但是凰陌实在是说不出来自己是因为没钱买东西啊!
  
      这个乌木还是凰陌找了很久才得来的呀!
  
      世间不是有一句老话吗?礼轻情意重啊!
  
      “……师父,春宵一刻值千金,你还是早些做准备去罢。”凰陌一把将簪子塞进师父手里,将他朝门外推去,却被他将手捉住,一转身反压住凰陌,他的力气极大,凰陌连挣扎都做不到就被他攒住扣在门扉上,门页吱呀一声发出脆弱
  
      的呻吟。
  
      “师父你这是做什么?”凰陌吃痛的皱眉,却看到师父微微有些抿紧的唇,他一向来若是有人惹怒了他或是遇到了棘手的事情就会有这样的习惯,因此一向察言观色的凰陌一看到他这样就知道今天不能招惹师父,不过这倒是让凰陌很疑惑,难不成这簪子对师父的刺激这般大?
  
      “你——”他的脸绷得很紧,凰陌都能感觉到他那被掩藏在暗影中锋利的眼神,听凰陌不说话,他捏住凰陌的下巴强行让她对上他的脸,他的脸离凰陌很近,她甚至可以感觉到他温热的鼻息,清凉的发丝落在她的脸上,痒的让人难耐。
  
      “师父,很痛。”凰陌挣扎道。
  
      “你没有话要对我说吗?”他嗓音暗哑道。
  
      凰陌心一跳,自嘴里漏出来“没有。”说完之后就紧张了起来,师父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他难道自清念那一处知道了自己对他掩藏的心思?
  
      “你就这么急着想喝我的喜酒吗?”他没有松手,声音里带着莫名的压抑。
  
      凰陌脑子一热,脱口而出“这是自然!师父和公主喜结良缘,公主虽为鲛人,但身份尊贵,知书达理,师父能有这等女子相伴,也是终于可以不用再管别人的闲事,凰陌自然高兴还来不及呢!”
  
      “哼!”他的手缓慢的收紧,勒的凰陌眼泪都要飙出来了“你还真是为我着想,难道你不想要再当我的徒弟,而是想要另择师父了?”
  
      “那我还能怎么办?我很快就会有师母了,师父也不会在闯荡江湖了,我怎么能再呆下去。”凰陌也压抑不住了,激动的拔高了声调,甚至都没感觉到自己的声音里带着颤抖“我会回去的!回到苏继山,绝对不让师傅为难!凰陌祝你们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啪的一声,凰陌似乎又听见了一声清脆的声响,而且似乎还是从师父的手掌里传出来的。
  
      啊啊啊她幸苦补好的簪子啊喂!
  
      “师父你,你,你……”凰陌颤抖着嘴巴,感觉一股很委屈的滋味涌上来,一时半会没能缓过气来,辛辣的感觉刺激到了眼眶,凰陌怔然,不知何时泪水居然掉了下来“呜呜……师父,你要是不喜欢,也没必要这样啊……我知道你讨厌我,可是我是真的很开心,真的很开心有人可以一直陪着师父了,这样也好,师父也可以不用再看我这张脸了,我明天就走,只求师父让我留到看完你们拜堂成亲,这样我也就了了心愿,这辈子也没有遗憾了……”
  
      凰陌哭的稀里哗啦,语无伦次,凰陌本想这番话留到师父成亲之后再说,却没想到自己根本熬不到那个时候。这份心情太过沉重,她实在是找不到任何借口去掩饰。
  
      突然,
  
      凰陌感觉到自己的嘴唇被师父的手给覆盖住了。
  
      “别再说下去了。”
  
      他沉默片刻,松开了凰陌的手,低声自语道“是我的错,是我竟这般愚蠢。”
  
      他垂下头,高大的身影投下的一方浓重的阴影将凰陌全部包容进去,他的呼吸声略显的沉重,修长的手指蜷起,若不是她的泪眼将眼前映照的破碎不堪,他定然眼里也是饱含着别样的色彩。
  
      凰陌想着,若是被这双眼深情注视的那个人,真真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吧。
  
      她或许曾经幸福过,但是也不过是曾经罢了。她连那幸福的回忆都已经失去了,一切都真的要结束了。
  
      (本章完) 半缘修道半缘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