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半缘修道半缘君 > 第二百五十四章:清之所念

第二百五十四章:清之所念


      该说点什么呢?这很久未见,他们之间曾经那么熟稔和无话不谈,许是一点点看着她长大的,所以骨子里带着熟悉是无法随着时间流逝而消失,但是他们之间确实也不知该聊些什么。他有许多想要问,但是无形的隔阂又让他问不出口。
  
      她还是像是当初毅然决然离开蜀山的时候是一样的样子。
  
      “你成功的骗过了我,没想到你会变成阿乌在我身边。”清越沉声道。
  
      她的眉飞色舞得意了起来“这么多年了,就算是我,也会有一点长进。”
  
      两个人对视,僵持了半晌,忽的同时笑了出声。
  
      笑声缓解了方才之间的尴尬,她的声音就像是有魔力般,让清越脸上扯出的笑容将浑身的僵硬逐渐抚平,他现在能够一瞬间通透了很多东西,为何阿乌会吸自己的血,它是依赖着自己延续生命,这是一种很古老的反向咒术,并用此将自己的灵体脱出附身在已经月见乌体内,不惜脱壳而出,是什么让她做到这种地步。
  
      “你不打算向我解释些什么吗?”清越望向她。
  
      她沉默了一下,而后转向了另一旁,清越见到神君不知何时站在了那一处,方才的一切他应当都看在眼底,清越转而问君鲤“神尊,你都知道吗?”
  
      君鲤沉吟了一下,而后点头道“当初我见到它的时候,发现月见乌的肉身以死,但是身体去依旧被催动着,当时便探查了一番。”
  
      “是我求神尊不要告知与你的。”小师妹转身朝着他道。
  
      清越一瞬间感觉自己泄了劲,若是被骗时应当是满腹填膺,但是他在心底燃烧的那一团怒火却又因复杂到难以言喻的心境给奇迹般的镇定下来,他想要见到小师妹,但是又怕见到她,他知道这是他心底的心魔作祟。
  
      当初蜀山的时候,有一日南峰掌门去了一趟朝宗赴会归来,却提着一只脏兮兮的小小孩丢给他让他照顾,说是不知道谁都在荒郊野岭的,天冷哭的连声音都没了,因他现在最清闲,所以带孩子的任务就担在他的肩上了。那个脏兮兮还流着鼻涕的孩子就这样成为了他的小师妹。
  
      他当时也不过是个十七八岁的初出茅庐的小道士,打小就孤家寡人,看着同样惨兮兮无人问津的小娃娃生出来了点同病相怜的感觉来,便软心应了。
  
      这一照顾就是多年,当年那个拖着鼻涕跟在他屁股后面哭着的小孩子长成了胆大包天整日上房揭瓦的小魔头。要么在上晨课的时候捉弄夫子,要么就半夜去偷吃点心,学业不怎么精进,坏点子倒是囫囵了一肚子。虽然都是些投机取巧的事情,但却一直搅扰的整个蜀山鸡犬不宁。三天两头总有师兄弟找他告
  
      状,绊的他连门都不敢出。
  
      小师妹摇晃着双腿在屋顶上看着他狼狈的躲避着师兄弟的讨伐,总是笑的十分开心。
  
      清越觉得头大,至今都觉得他放养的方式并没有错,怎么这孩子就歪成了这个样子?
  
      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情,只要不是太过分,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训斥一顿也就过去了,但是谁想到终有一日,在蜀山切磋比武的时候,在比赛当中,她居竟然使出了从未见过的,不是属于人界的招魂幡,一时天地色变,百鬼哭嚎。当时的比武当即被喊停,小师妹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自天而降的封妖钵给扣了个五体伏地。
  
      清越见到了她脸上的惶恐迷茫,她不知道素来关爱她的师父和师兄弟们为何要将她抓起来,为什么要如临大敌的拔出剑来对着她,她在人群当中不断搜寻着他的脸,在看到他的那一瞬间,她一直忍的泪掉了下来“师兄,我只是想要赢,为什么要抓我?”
  
      清越于心不忍的要上前,却被明鹤道长拉住了肩膀,他看到师父神色严峻的摇了摇头。
  
      南峰掌门率领着诸位师兄在她的房间当中搜出来许多关于魔道鬼术的书籍,这些被斥作歪门邪道的东西,门外汉修行很容易走火入魔,而师妹确实极有慧根,居然被她自行掌握了不少。
  
      “清念如此聪慧,却偏走上了邪路!”师父痛心疾首的一声长叹“倘若再发现的晚了些,恐怕又会酿成祸根!”
  
      书籍上一笔一划记载着无比详实的证据,他年轻气盛,一时难以承受这个事实,拿着手稿就冲进了密室,她披头散发的被八十多根雷清绑缚在锁妖柱上,见到他的时候眼神都亮了起来。
  
      清越觉得自己被蒙蔽了这么久,一直处处护着她,她居然胆大包天用这种方式来回报他们,他的怒火化作了满腔的寒心,将她收集撰写的书稿扔在她身上,她的神情明显一滞,似没有想到他亦是会冲着自己发火。
  
      清越激愤之下当时说了些什么,他已经记不起来了,但是他记得自己说道“我对你太失望了。”时,她一直垂着的头微微抬了起来,她的一双泪眼透着心碎欲绝“师兄,你为什么自始自终不来问我一下,我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想要赢?”
  
      他顿住了,继而怒火翻涌,他在这里苦口婆心说了半天,她却将关注点一直放在这种无关紧要的小事上,她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错在何处,会给自己招来什么样的恶果。清越怒火中烧的甩下一句“任何人都想赢,但是若是他们都使用这种邪门歪道,那么赢了又如何?!”
  
      她欲想张口说什么,但是又沉默了下去,清越看到她别过了头,哑声道
  
      “师兄说得对,我现在感觉十分的后悔。”
  
      他顿足,似是感觉到了自己废了精力有了回报,而后道“你倘若能发现到你的错误,现在还算不晚。”
  
      她咽喉上下耸动着,转过了头,声音中带了愤怒“我后悔当时就不应当使用招魂幡,而是使用摄魂阵,这样我就不会被绑在这里受你们轮番的指责!为什么我所做的一切都是错的?为什么掌门师父也好,师兄也好,全都说我错了,我所做的一切都是错的?!”
  
      在她忽的爆发的怒吼中,清越难以置信的往后退了一步。
  
      “……”
  
      (本章完) 半缘修道半缘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