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半缘修道半缘君 > 第二百四十九章:身怀其璧

第二百四十九章:身怀其璧


      很难想象在这个世界上还存在着这样的一处净地,鲛人身怀其璧亦是没有遭遇到当时灭族之灾,他还在想要怎么与鲛人接触的时候,现在却从天而降了一个惊喜,他现在非常的庆幸自己带了清越进来。
  
      君鲤将手中的那一枚鳞片取了出来,对着那女子道“你可识得这枚东西?”
  
      那女子还沉醉在君鲤给的酒当中,眼神迷离的抬了起来,见到那一枚闪着斑斓的灵光的鳞片,忽的酒似是清醒了几分,一把将那鳞片夺了过来,放置在眼前仔细的观摩“这…这个是我父亲的鳞片!你怎么会有我父亲的鳞片?!”
  
      君鲤不动声色的将那鳞片拿了回来道“这是你父亲的?”
  
      “绝对不会错!我父亲他的鳞片就是这样五彩的颜色。他拥有着整个海世最绚丽的尾鳍,是独一无二的。”那公主笃定道。
  
      “你父亲,可是方才的族长?”君鲤问道。
  
      那女子神色又黯淡了下来“不是,他是我们现在的族长,是我的叔叔,你见过他的尾鳍,只有三种颜色。”
  
      “那么你的父亲呢?”
  
      女子自他的怀中摆动着尾鳍游了出来,似是有些犹豫“我的父亲,他已经死去了。”
  
      君鲤蹙眉,道“你的父亲是怎么死的?”
  
      她的神情有些挣扎“这个我不能说。”
  
      “……”君鲤心中已经有些眉目了,见到她捧着那一只酒杯神情恍惚的还想再喝一口时,却发现已经空了,君鲤站在背后替她添了一杯酒,压低了声音道“你究竟是不想说,还是…不敢说?”
  
      女子的神情在一瞬间惊恐了起来,但这也不过转瞬即逝,她娇笑道“您说什么呢?啊,奴家知道了,公子您不喜欢这样。”说着她将君鲤的手拉了过来搭在自己的腰际,转身拉扯着他的身体躺倒在床上,她柔荑抚上他的脸调笑道“公子您还真是…长夜漫漫,就让我来好好服侍公子罢吧?”
  
      她飞快的将唇贴在了君鲤的耳边,轻声道“有人在看。”
  
      君鲤一手撑着她身体上方,感觉到她的尾鳍缠绕在了他的身体上,呵气如兰纤腰盈盈,他岿然不动,那女子将他拉的更近一些道“公子,我不知道你是从何处拿到我父亲的信物的,但是他已经死了,就让我们将那些事全部放在一边,只取今宵的欢愉。”
  
      她面含桃花香风微醺将身体凑了过来,媚眼如丝说不尽千般风情,君鲤僵持半晌,一声叹息“你为何偏要这样做呢?你本不愿意这样做,何必要勉强自己。”
  
      “我并没有勉强自己啊。公子这么说,可是在嫌弃嬛钰不够好?”那自称嬛钰的鲛人自始自终
  
      都在努力的将他朝自己的方向拉来,在挣扎当中一片春光乍泄,漆黑的长发泼墨成流,她谙熟风月的缠上君鲤道“就这一次,公子便依了品嬛吧?”
  
      她自诩没有任何人可以不陷入她的温柔乡里,鲛人天生就知道该如何要去魅惑他人,越是无法做得事情越是能让他们产生要征服的欲望,他们只会遵从自己的欲望而活,正是因此,她对君鲤更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已经无关其他的事情,她只想要看到这个眼神清明冷静如一的人不一样的神态。
  
      无论是慌乱,亦或是恼怒,她已崩坏至此,还有什么妄图的东西?
  
      君鲤岿然不动的将自己的目光移向床榻上方,那之上璀璨的光芒耀耀人眼,让人无法自从中抽离出来,君鲤垂下头道“如果你说的是真话,那么你现在为何会是一脸想要哭泣的样子呢?”
  
      品嬛泪眼朦胧的笑出了声。
  
      “公子您在说什么啊,我不过是……”
  
      “我可以帮你。”君鲤截住了她的后半句话。
  
      品嬛神色一怔,莞尔娇笑“公子您说要帮我?奴家有什么地方需要你的帮助么?应当是奴家要帮您才是。”
  
      君鲤一把抓住了她在自己身上不安分游走的手,一挥袖子,帷帐薄纱便如软云旖旎的垂了下来“你在这里好好想一想我说的话。若是你想好了,就来找我。”
  
      说着他将那一片鳞片又放在了她的枕边,转身欲走,品嬛在身后抓住他的衣服还欲想说些什么,但是一阵香气袭来,她便支撑不住身体一软“你究竟……是谁?”
  
      君鲤将目光投向了那一枚鳞片上并不言语,眉眼当中却攒着一丝的清冷和怜惜。
  
      “等到你来找我的时候,你就会知道了。”
  
      清越早已经不是当年血气方刚的小伙子了,若是说起他的真是年纪,着实也是活了四百多年的修道之人,半只脚现在已经踏入了长生不死的境地,出道之人是可以成家立业的,然而这么长的时间之内,他除却了云游四方时偶然会遇到风月女子会纠缠上他之外,也只有过几段萍水相逢的浅淡缘分,但是实在是没有经历过这么难缠的对手,这鲛人自骨子里散发着魅惑人心的毒,稍有不慎就会被套进去,简直是防不胜防。
  
      清越现在已经挣扎到快要虚脱了。
  
      若不是他已经不想要再给自己身上留下诅咒的烙印,以及不愿意打扰到君鲤师父要在此处办些事情,谨记着要夹着尾巴做人的理念,打也打不得,骂也骂不得,着实让人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那女子现在不着丝缕风光无限,贴在他的背上要咬清越的耳朵。他现在感觉关于鲛人交配之后就
  
      要将对方吃掉的传闻一定是有道理的,然而她却笑道“我们才没有这么凶残呢,如果公子您死了,奴家又该怎么办呢?”
  
      怎么办呢?
  
      谁来救救他啊!
  
      清越电光火石间想到了神尊给他的护身符,他连忙将那贝壳打开了,从里面抖出来一张纸条,清越见到上面言简意赅的写着“丝竹。”
  
      丝竹?
  
      “丝“指得是弦乐,“竹”就是管乐,他会什么乐器?
  
      虽然他曾经是个皇子,但他好像只是会吹树叶。
  
      只要是有声就可以了吧!
  
      (本章完) 半缘修道半缘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