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半缘修道半缘君 > 第一百一十三章:喜上眉梢篇三

第一百一十三章:喜上眉梢篇三

难道这也是个尘世无缘之人么?三喜不由得唏嘘,让这些女子都为之疯狂的慕容清,可见红颜祸水也不一定非要是女的嘛!
  
  三喜再翻了翻之前的记录,果不其然,三天之内慕容清的名字出现的频率越来越高,从情窦初开到半老徐娘,来想和他牵红线的人几乎是挤爆了头。但是师傅却还是没有给他牵任何的红线,果然是尘世无缘注定让他孤独终老吗?
  
  真可怜……三喜哀叹一声,看着手里的红线,不由得灵机一动。
  
  反正就是试探试探,有缘无缘之后再说罢!
  
  三喜美滋滋的跑去了结缘台,将整个木城塘的模子都搬了出来,虽然是模子,但是鸡鸭狗猪人都是栩栩如生,连树叶上的叶脉也是清晰可见。
  
  这是她早就梦寐以求的事情了,不结缘,怎么还算是月老呢?虽然她的师傅告诫过她不可私自结缘,毕竟这可以是关系到苍生的幸福,他也不敢让这个冒失的丫头坏了人家三生三世的好姻缘。但是三喜偏小就是认为师傅太谨慎了,何必呢,牵错了,咔嚓一剪刀不就了解了?
  
  事实证明三喜这个丫头还是想的太简单了,如果可以再来一次,三喜一定要给自己一个大巴掌——让你丫的手贱!
  
  她将红线系在慕容清的手腕上,然后将红线朝着各个美女一个个感应过去,但是红线却像是一个死物一般,一直软蔫蔫的耷拉着,毫无反应。
  
  难不成还得找个男的试试?三喜嘀咕着,私下也不忍心让这一介美男沦落风尘。她认真俯身再次在人群里面搜寻了起来,却没发现手里的红线像是一条蛇一样无声无息的抬起头来,在四周绕了绕,然后猛地朝着三喜按在街市空地上的手一猛子扎去!
  
  三喜好歹也是个仙,电光火石间连忙抽出了手,却没想到红线没收住,愣是将三喜手背后的那个东西缠了个死紧。
  
  “哇!!!”三喜大喜过望,自己还是第一次看到结缘线这么的激烈,几乎是认定了绝对的缘分啊!红线猛地抽了抽,然后软了下去。三喜连忙将红线缠的死紧的东西扒拉开,乐不可支:“啧啧,是哪家姑娘这样有福气啊!”
  
  但是当三喜看清楚背后的东西之后,一时间整个人都不太好了。
  
  慕容府在一日早上出了一件怪事,他们家的少爷,在一天清晨醒来之后,朝着赶来的侍女张口就说:“我要娶亲。”
  
  一行侍女还在为少爷终于开了窍而激动不已的时候,慕容清就穿着一身白色袭衣,赤脚奋不顾身的冲出了房间,一口气跑了三里地,直扑一户寻常百姓家,然后,抱紧了一只芦花鸡……
  
  他深情款款的对着那只鸡许下誓言:“
  
  我这辈子,非你不娶!”
  
  据说当时吓到了在场的所有人,同时包括了在场的所有的鸡。一番鸡飞狗跳之后,少爷顺利的顶着一头鸡毛回到了慕容府。自此以后和那只芦花鸡不分昼夜,形影不离,你侬我侬,羡煞旁人。
  
  而此时,三喜正在努力的找剪刀,人兽殊途啊!她怎么容忍让一介翩翩公子娶一只大芦花鸡呢?!简直是天理难容啊!
  
  三喜抄起一把剪刀,拿起剪刀就朝着红线剪去,但是无论怎么剪,红线还是丝毫未损。三喜无比的纠结,想起来师父说的话:“这红线,只有当两个人还未相遇的时候,才能剪断。”
  
  难不成那两个人,哦不,一人一鸡已经相遇了?!
  
  三喜的脸抽了抽,忍不住仰天长啸:慕容清!你丫的欲火焚身了吗?!
  
  因此据上所述,三喜下凡了,为了斩断这段人兽殊途的孽缘。
  
  仿若仙人的慕容清审查完了河堤的建造进度,便抱着芦花鸡缓缓的走到了自己的书房,开始了工作,但是不同以往的是,他那干净整洁的紫木雕花桌上多了一个鸡窝——似乎还是芦花鸡不适应高级的棉花彻夜不眠,慕容清亲自回到了它的家乡把它脏兮兮的稻草给带回来搭建而成的。
  
  慕容清将芦花鸡轻轻安放在鸡窝里,修长的手指拂过芦花鸡那光滑的羽毛,就像是抚摸着爱慕女子的长发。而那只芦花鸡,似乎也是习惯了他无微不至的照顾,在他满是宠溺的目光之下显得分外的温良。
  
  此情此景,若是主角换成一个女子,还真是幸福的闪瞎人眼啊!
  
  这只芦花鸡,本仙可不管你前世和他有什么关系,今生今世你可是只鸡!是一只要被人鱼肉于案,任人摆布的鸡!是要用来被人吃的!你作为一只肉鸡也要有点自觉好不好?!
  
  三喜满腹俳伏,看着他那般悉心呵护的样子,只得暗自摇头,可惜了这一美男子,虽说爱情本是是盲目的,但是慕容清的爱情,完全就是瞎子啊!看到慕容清这魔障渐深,闹不好过段时间就要和这只鸡拜堂成亲了!
  
  三喜的预感果然没错,还未过几日,少爷过度喜欢一只鸡,甚至发展到了差点同床共枕的事情被慕容家老爷知道了,他老人家风雨无阻,愣是提着一口气憋着赶到了木城塘,一开门看到少爷抱着一只芦花鸡正在后院小憩,被这香艳场面刺激到的老爷那口气差点没上来,颤巍巍的指着慕容清说:“你……你抱着一只鸡作甚?!”
  
  “鸡?”慕容清淡淡的微笑,那微笑明朗朗牙齿炫白耀目:“婉儿才不是普通的鸡呢,她是芦花鸡。我们说好要此生不离的。”
  
  芦花鸡:“咯咯咯!”
  
  老爷:“……”
  
  三喜;“……”
  
  慕容老爷戎马半生,在战场上气宇雄瞻战无不胜,但是他却被一只芦花鸡击败,一个白眼翻去当即晕倒。
  
  三喜扶着额头,满脸的黑线。
  
  三喜抱着这个少爷再不救就没治了的想法,决定亲自上阵。
  
  要不是在老爷晕倒后,慕容清还有在滂沱大雨里足足跪了三个时辰等老爷醒来的孝心,三喜觉得都对不住慕容老爷,可惜最关键的是慕容清跪在雨中时,那只芦花鸡还是无怨无悔的伴着他,两人,不对,一人一鸡在雨中完全成了名副其实的落汤鸡,俨然成为了一副求您成全的架势!
  
  (本章完)(半缘修道半缘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