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半缘修道半缘君 > 第八十五章:娘子,啊哈?

第八十五章:娘子,啊哈?


  清越望了望被他情急之下塞进衣襟里露出半个圆脑袋的月见乌,刚才那么大的动静都没能将小家伙给震醒,凰陌简直是佩服三连。清越又瞅了瞅冷着脸一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人多势众以多欺少表情的小黑猫,狐疑道:“你找月见乌做什么?”
  小黑猫故作漠然的脸忽的爆发,义愤填膺怒斥道:“你们这些人面兽心的道士,带走阿乌是为了吸取它的功力以增强道行吧?你们这种道貌岸然的人我见得多了!!还有你!”她的枪口转的忽然,凰陌猝不及防连躲都没处躲:“装作一副和我很熟的样子,你是妖怪的吧?你是为了和我套近乎让我失去戒心吧!我劝你早些悬崖勒马以免大难临头不自知,何必要和这帮道士一起狼狈为奸!”
  被咻咻咻好一通搏白,清越和凰陌算是领教了这小黑猫的厉害,虽然法力不怎样,但是嘴皮子倒是利索的紧,三言两语凰陌就成了为虎作伥助纣为虐的妖界叛徒,清越这个正统出生的蜀山道士就成了装腔作势的伪君子,而师父,许是她一时半会也找不出什么能痛斥的点,居然就这样给略了,但是区别对待如此明显,简直就是当他们是任她拿捏的软柿子。
  口舌之快完了后的小黑猫俨然在心底已经认定了他们是坏人,能把自己弄到这一副遇到别人可能奈何桥的汤都要喝上好几次的境地,也是个脑回路清奇的奇女子。凰陌已经觉得自己有心无力,怎么也救不回来了,就求清越师兄别把她交给官府动用私刑,留下好歹自己也曾努力过的痕迹。
  忽的,清越感觉到胸口有点痒,低下头一看,月见乌正伸着小短腿努力的从他衣襟往外爬,看它幸苦的模样,清越找了个看起来肉多好下手的地方,把它捏了起来:“你醒来了?”
  穆然凑过来的脑袋有三,小家伙似是被吓住了,缩成了一团球抖着,又听到小黑猫气急败坏的声音:“你们干什么呢!阿乌胆子很小的!把它快给我放了!”小糯米团子听到了她的声音,又把四肢给拔了出来,蹬着腿要往她身边凑。
  “胆子小啊……”清越瞅了一眼犹还肿着的手掌,颇是不信的将小团子放在了笼子之前晃了晃,引来小黑猫一阵炸毛,他犹自在小猫的痛斥之中掏了掏耳朵:“先省点唾沫星子,我来问你几句话,你若是老实回答我,我便放你们走,如何?”
  怒发冲冠的小黑猫愣了神,瞅了瞅在空中蹬腿的月见乌,恨恨的磨了磨牙:“我回答你的问题,你便会放我们走?”
  “是的。”
  “我凭什么相信你?”
  清越忽的笑了,但眼眸底却闪耀着属于胜利者的光芒:“就凭你们俩现在,都在我的手里。”
  小黑猫:“……”
  三人自硕大的林子里走出来后,都已经是月上中天时刻。清越说此事还有些未明之处,暂时还是莫要回知府,于是他便找了个落脚的地方,是为悦来客栈,凰陌见着戏文里经常出场率百分之六十的客栈都是叫这个名字兴奋不已,但却被告知只剩下了一间房,半夜被吵醒的店小二显然做生意什么的都随缘,说着只剩下地三号丙房,两位客官要么就挤一挤睡在一张榻上,要么就委屈一人去店后柴房里将就一宿,要么就去另投别处,以上三个选项,随便哪一个都让凰陌暗自咬牙,清越本选了第二项,但君鲤却道寒风凌冽,他一个肉体凡生怎能承受,正在争执之际,月见乌不知怎地,开始在衣襟里挣扎了起来。
  那小二将目光落在清越还微微隆起来的衣襟里,彻底清醒了,又目瞪口呆的看了看清越,揉了揉眼睛,又半晌终于落在了君鲤脸上,忽的刚正不阿道:“您家娘子怀有身孕,怎地能睡柴房,我看客官您长得一表人才,怎地对您娘子和孩子如此狠心?”
  众人:???
  店小二说着大笔一挥眼底落满了鄙夷,将清越整个拉过朝里面走去:“姑娘不好意思,你这一副男扮女装的样子真是让我糊涂了,这大冬天的怎么能睡柴房伤了身体!”不待清越挣扎也不听他解释,又将房门打开,把他甚是怜香惜玉的扶了进去,飞速的又窜了出去,道:“姑娘你放心,你家相公我会好好说教他一番的,你就安心的在这里住下!有事情尽管叫我!”
  这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毫不拖泥带水,真真是高手在人间。
  清越:“……”
  月见乌自怀中窜出,眨巴着眼睛无辜的看了他一眼。
  憋足了劲要替受了委屈的小娘子讨个公道的店小二并未能如愿以偿,他回到原地后,早已经人影不见,他东张西望也没见到那长得惊为天人的公子的身影,愤世嫉俗的哼了一声金絮其外,将大门给关上了。
  凰陌简直差点没给笑憋死。
  她从来没想过来到人界居然可以看师父的热闹!师父一直处在四合六界的山海之巅,处在众人头顶顶上尊崇敬仰的神尊之位。素来都是受尽了顶礼膜拜,此番这人族店小二,虽可惜了是眼瞎,倒是胆色过人,勇智俱佳,而且联想能力旷古烁今,能逼得师父先败退而走。让她由心敬佩,哦不,是钦佩他来自星星的勇气!
  但就是不知道会不会影响他家祖坟和子子孙孙修仙得道的路。
  凰陌憋得两颊生涩,偷偷瞄了一眼师父。
  君鲤的脸色并无变化,想来应当把这个事情当作了他们追踪路上的小插曲,并未放在心上,但他一直盯着月亮,却不再是往日里看向它时带着流动的云影,他是纯粹的,似在等待着什么。
  凰陌忆起当初清越问了小黑猫的问题是:“每一个孩子当晚失去魂魄时,你为什么在现场?”
  “……还不是为了提醒那些愚蠢的人族!若是他们能及时的发现异状并叫醒那他们的孩子,那些孩子的灵魂根本就不会被带走!愚昧的人居然还当我是罪犯?简直可笑至极!”她愤恨的哼了一声。
  清越的眼神闪了闪,也没质疑她的话,而是接下又问道:“你为什么要阻止?你在阻止什么?”
  小黑猫忽的不说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