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半缘修道半缘君 > 第七十七章:乌龟王八缚身术

第七十七章:乌龟王八缚身术


  清越似是从一众的迷雾当中拨开了几处可以漏出来的光芒,逐渐清晰能够看到了一些被这些因愤怒和悲伤而冲昏了头脑的人背后未能够看到的事情,他去了每一家也会看一眼昏迷不醒的孩子,这些孩子随着时间渐渐呼吸已经变得微弱了下来,脸颊生出无端的潮红来,但是他一眼便能够看得出来这些孩子是因为魂魄离体太久,因此出现了身体衰竭现象。这些苦主们在孩子床前伏着,哭得几乎没了人形。
  清越还发现了这些个孩子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都处于七岁之下。
  七岁,在阴界的说法来讲,便是整岁八字的下一处。小孩子在四岁之前是一道坎,为了断开与前世的恩怨纠葛,而八岁则是彻底的断开阴阳衔接,八字是个非常有正气阳刚的数字,因此孩子到了八岁,就会彻底的被阴界划开,成为现世的人类。他们便再也不会看到小时候可能见到的鬼魂妖物,七岁其实便是一个非常脆弱危险的年纪,非常容易受到黄泉流连之人的引导。对于妖怪来讲,正是最容易动摇引诱魂魄离身的时刻。
  清越沉思了半刻,又道:“你们有没有听到笛声?”
  笛声?
  这一问将一帮的人都问住了,他们面面相觑,挠着头咬牙的回想,但全都沮丧的摇了摇头。
  “听道长这么一问……我好像在半醒半睡之间,听到了笛声……”倒是有几个小孩子这么说道。
  清越露出来了如释重负的微笑,他的心底已经大约有了个模糊的轮廓。但是这个也只是个想法,他还更需要进一步的确认。
  一出门,天色雾霭,大雨瓢泼,却阻止了他的行程。
  清越只能哀叹了一声,想着小师妹还在一堆人当中,君鲤走之前还特意的叮嘱自己务必要将师妹给看紧了,他打算先行回知府府邸,忙中偷闲的去看一眼自家的小师妹有没有老老实实的待在房子里,果不其然到处都没找到。而且还被告知了今天发生了猫乱的事件,而他的小师妹就是始作俑者。
  清越觉得小师妹这不着调的性子简直让自己头秃。
  幸好他在蜀山便就已经领会到了,并且早有准备。
  当初为了防止不小心将神君留守在蜀山的宝贝徒弟给丢了,他便给凰陌背上画了一道追踪符,虽然是个乌龟王八,但是这个乌龟不是普通的乌龟,王八也不是一般的王八。师妹只当这不过是普通的追踪术罢了,但是她这一次捅了篓子反而扔下烂摊子自己跑了,就是凭着这一点,他这个作为师兄的便能略施以惩戒以逮住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猫崽子。
  他将手抵在眉间,忽的一声喝,只见一道光微弱的自手掌上呈现出来,大约是半刻,他忽的张开手掌道,盯着那手心里呈现的景象幸灾乐祸般道:“现在,小师妹,你在哪呢?”
  凰陌方才还在守着那堆篝火一下一下的梦游周公,毫无预兆的,忽的感觉自己背上好像是生出来了什么,忽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僵住了,看到自背上生出来了四只乌色的脚,落下站定,把自己一晃一晃的吊着半空中,她瞧着额头顶上也笼罩的一片隐约,她拼命抬头,也只能看到不知名的绿鳄粗粝的下巴,形状甚是眼熟,像是她总是从河里捞出来一巴掌拔来拔去玩弄的小乌龟。她愣了愣,自己怎地被乌龟给镶嵌进了肚子上?难不成因为她年少气盛时期欺负乌龟而被记恨上了?
  然后她听到了清越带着真切实意的嘲笑声,她向着脚边看去,那一处站在一个小小的清越,五官姿态什么的都甚是画的精妙绝伦的小纸人儿,他朝着她招手,似是苦苦忍着笑意:“师妹,这幅姿态倒是与你极是匹配。”
  凰陌瞬间就知道是清越给她动了手脚,大叫着卑鄙,这样的小聪明也敢拿出来显摆,清越也似是笑够了,终于收了笑意,换上了一副怔忪严肃的神色:“小师妹,太过顽皮可是会被惩戒的,你放走了那些猫,可是将那大人给气的够呛,我可是费了好一番功夫才让他不再追究你的罪责,你现在究竟去了何地?”
  但见乌云散尽,一夜过去,茶凉浮了身,清亮露珠缀在绿叶儿上,君鲤收了通感,側眼见到那小摊贩慢慢的推了车颤巍巍叫卖着,高低的声儿透过清早的薄雾,那红色耀眼的泛着亮,心底深处的记忆蓦然的似是琴弦被忽的撩拨了一下,让他一时迈不开了步。
  他犹记得这个是叫做“糖葫芦”的人界随处可见的小点心。
  他不爱吃甜的,但被千雪缠的实在是叫苦不迭时,便也半推半就的吃了一枚山楂儿,这酸涩让他简直牙帮软倒,千雪一副笑的乐不思蜀的模样见着他。就在他皱眉痛苦的想着她怎么会喜欢这种的点心时,嘴里忽的又自深处泛出了甜,这丝丝缕缕的甜,虽然让人发腻,但在那个时候,他望着千雪开心的在面前蹦蹦跳跳的样子,他自决计不会承认,在那一时半刻,便也觉得这酸甜的味道甚是不错。
  但他只觉得那不过是个错觉,是为了让他陷入迷雾当中而编织的暗网。
  就像是他认识了千雪这么多年,也未曾看明白她一星半点。
  君鲤与那商贩错了身,忽的又顿住了脚步。
  这世间的情爱,莫过于无法忘怀最为幸苦。
  凰陌被清越用这等小法术给困住了,若是以她本身来讲,摆脱这个追踪术并不成什么困难,但她发觉了这个巨大的身躯还能起到遮挡清越视野的作用,他的视线被堵得严严实实,愣是没见到背后还有一只奄奄的小黑猫,正是他遍寻不得的嫌疑犯。作为族人,作为救命恩人,她决计还是救人救到底,送佛都送到西,先把她的魂给勾回来,再讲她勾走了几个人的魂。
  虽然这个乌龟造型真的是让她是可忍孰不可忍,她人世间谁又不得不卧薪尝胆一番以枉费白活一遭的人生,她偏得需要忍了。
  最重要的是,即便是清越问了她在何处,她也不知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