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半缘修道半缘君 > 第十五章:砸场专业手,日常迷路君

第十五章:砸场专业手,日常迷路君


  他一跃而上,凰陌扒着长袍悬在半空,他手触摸到铁门时,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但他置若罔闻,自顾自的扯下那道黄封,攥在手里,那符极快的速度成为了灰烬,他一扬手冷哼道:“雕虫小技。”
  铁门雷清发出一级警报,数道雷电纵横在头顶,无数的幽魂在雷清的力量之下发出凄厉的哀鸣,魂飞魄散,光芒大盛,闪耀的九婴都忍不住眯起了眼睛。他的发梢因雷电而被带的四处飞窜,挡了前面的路。他一把抓住铁门,皱着眉将它折了,铁门吱吱呜呜的被绞作一团,花纹里的沟渠无法链接,雷清之力被憋屈在了当场,鼓起了一个大包,地动山摇的炸了。
  一行在明月关的众人也被这忽如其来的摇晃给惊了神,还是南峰掌门当机立断,喝到:“这是那魔君要在冲破封魔渊,大家莫要惊慌,都给我稳住了!别停!”
  一众弟子领命,拼命稳住身形,嘴里继续念叨着咒语。脚底下的光芒再次逐渐的浮现了出来,连成了一个整体,围着那中央的青铜大门。连眼也不眨的,严阵以待着。
  君鲤稳住身形,感觉到脚下发出轰隆的巨响,震得铜壁嗡嗡作响,他所处的五层铜墙铁壁,是用雷清来镇守着魔物,对他来讲作用不大,更何况他体内还流着至清至圣的仙界血统,仙泽庇身,清气至纯,带着妖佞不可侵犯的震慑,他屏息将手放在墙壁上,就能将此地蠢蠢欲动的妖魔给镇压下去。
  震动逐渐的停歇了下来,然后,居然再没有发出任何动静。
  所有人提心吊胆的看着封魔渊,这个封魔渊镇压过无数的妖魔鬼怪,但从未闹过这么大的动静,就算是当年东海出了个无人能敌的蛟龙,愣是把东海闹得人仰马翻,但进了这封魔渊第九层,成天到晚的闹腾,到现在为止还不是老老实实的,再也不敢有什么举动。
  “若是神君不敌魔君,这又该怎么办呢?”樊生道长说出担忧。
  “若是他使用蛮力,试图靠着自己的力量将封魔渊打破,那反倒好了。”南峰摸了摸自己的额头,那处被挑衅的帖子烫的现在依旧红肿着:“他越是使用力量,乾坤眼就能多吸收他更多力量。而我们,摆的这个阵法,就能将他的力量为我们所有。”
  “可是……”樊生道长忧心忡忡。
  “你放心好了,他是魔尊,不过多时,他定然会闹出动静。”
  明鹤道长也御剑飞了过来,樊生见到明鹤来了,上前拱手道:“师兄,您怎么看?”
  明鹤道长抚着胡子,言简意赅的落下四个字:“听天由命。”
  “事到如今,也只好如此了。”三个人一齐将目光投向平静的青铜门,但是他们都知道,这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宁静。那个足以将整个六界搅碎风云的男人,绝不可能坐以待毙。他之所以会这么久都没有动静,一定是想到了什么,亦或是与他们耐心的耗着,以趁着众人松懈之际,再发起致命一击。就像是极有耐性的野兽,面对着食物也会掩藏隐蔽自己的身姿。
  但事实上,他们都想多了。
  因为真相是,九婴迷路了。
  炸了第一道铁门,之后的铁门都遭受了这样的对待,九婴轻车熟路的朝上浮着。闭了眼睛的封魔渊里面,路径也变得九曲十八弯,恨不得全方位都伸出一个枝丫来带阻碍他。他又不可能将这些全都一并给碎了,那得多费时间。他是个没有什么耐心的人,陪他们一直玩这种通关攒经验的游戏。
  但是,那一条才是通往上面的路呢?但这个由封魔渊所衍生的空间,为了防止妖魔逃逸,这路线不仅繁复的可怕,还能随心所欲的更改。想要靠着两只腿走出去,怕会一辈子都在这牢狱迷宫里打转。
  他转身,目光投在了身后被他一通操作猛如虎,吓得一众瑟瑟发抖的妖怪身上。
  “你们老大是谁?”
  他的声音并不大,但是一众的妖魔鬼怪居然全都唯唯诺诺的伏在他的脚下,小心翼翼的回话。
  凰陌似乎感觉出来了这个人的不简单。
  即便是无知到仅在苏继山范围的故事,但其中也包含着一个人的名字。
  世间流传的故事有不少,但这个人不简单到了什么地步呢,大概也是属于不亚于师父的地步,他的八卦有许多版本,有人说他是魔君殷爵的私生子,有人说他是神明堕落而成魔,一个挑衅了神界至今还能完好无损的魔,这个人便是现任魔君九婴。
  一个活跃在四海八荒横着走的大魔头。
  一个见谁不顺眼便能用实力蔑视的魔。
  凰陌简直有些小激动。
  这个活在苏继山街坊邻居说也说不完的故事里的魔君,居然让她遇上了。
  该不该要个签名,毕竟他这么出名,一个签名大概就能震慑住一众的神仙妖怪。若是高价卖出去,还能消灾避邪,求子多福也是说不定的。
  我可真是太太太聪明了!
  发现商机的凰陌将心底的算盘打的噼里啪啦的响,但九婴显然没有发现凰陌的小心机,见她笑的嘴巴都要裂到耳朵根了,看着他就像是看着移动金库,眼底的恐惧猜忌完全都飞没了,不知为何觉得阴风阵阵。
  很久不曾有过打冷战的感触,但他居然对着这个眼神赤裸的小猫咪,莫名感觉到了一丝危机。
  “魔君大人!”凰陌忽的给他一个五体投地的姿势,实打实的地面咣当一声。
  一众小妖都觉得脑门一疼。
  “我是你的粉丝!”凰陌毫不犹豫的吼了出来,高音回荡在幽深的地穴中:“我对你的崇拜如同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一众小妖傻了眼。
  九婴面无表情:“哦?”
  “是真的!”为了拉近关系凰陌豁出去了,将小胸脯砸的咣咣作响:“天地可证日月可鉴!”
  九婴耳朵被震得轰隆一声,对她的高嗓门颇是满意:“既然你这么崇拜我,那么有一件事情,就交给你了。”
  “什么事?”对于能拉近好感好走后门的事情,凰陌自不容辞。
  九婴举手朝着一众妖魔鬼怪对她道:“听说他们的老大在那边,你把它给我带过来。”说着幻化出一把座椅,舒服的靠上去:“就说我九婴,来砸场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