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邻家有女名貂蝉 > 第289章 刘协死了

第289章 刘协死了


      “皇帝死了!皇帝死了!”
  
      “不好了,出大事了!”
  
      “皇帝被大火烧死了!”
  
      随着叫喊声逐渐传开,安邑城中哭喊声一片。
  
      既有为刘协之死而哭,也有为自身命运而哭。
  
      刘协一死,朝廷百官和后宫、宫女失声痛哭,那些遭到乱军干淫掳掠的人也是大声哭骂不已。
  
      李乐被徐晃一斧斩杀,他的部下陷入了混乱。
  
      韩暹、胡才、去卑的部下忙着四处干淫掳掠,他们突然间听到韦尤的人马包围安邑城,随后皇帝死了的消息,都是下意识的停止了继续为虐。
  
      李儒、张辽、曹性率领一万人马从陈留出发,而郭嘉、黄忠率领一万人马从邺城出发,两路人马在河内会合,然后与率军驻扎在野王的张扬一起赶到安邑。
  
      李儒、郭嘉、张扬等人听闻安邑陷入了混乱,于是立即出兵将城池围起来。
  
      谁能想到,混乱的城中突然间变得安静下来,随后就传出天子驾崩的消息。
  
      张扬迟疑不决地道:“如何是好?”
  
      李儒神色平静地道:“当务之急,先将城中的叛贼拿下,然后再请朝廷百官为天子主持丧葬之事。”
  
      如此一来,倒是省去不少的麻烦,先帝刘宏只有两个儿子废帝刘辩和刘协。
  
      刘辩已死,没有留下任何的子嗣,刘协一死,这汉室朝廷就没有了名正言顺的继位者。
  
      若是天下太平的时候,自然可以找一位合适的宗室继位,然而如今这形势,恐怕就没有那么简单。
  
      张扬点点头道:“那就依计行事。”
  
      他自然知道李儒曾经是董卓最为倚重的谋士,如今又是代表韦尤率兵而来,由此可见李儒的厉害。
  
      董承听说张扬与韦尤的人马来了,立刻派遣部下前去引他们入城平定战乱。
  
      在他看来,只要对方不是李傕、郭汜、张济等人的人马,就都可以召进来,何况此前张扬还带人来奉送粮食。
  
      杨奉获悉韦尤派来的人竟是李儒,也是放下了所有担忧,他立刻派人与李儒等人配合。
  
      李儒自然清楚蔡琰与韦尤的关系,第一时间就派张辽去找蔡邕、蔡琰父女。
  
      当张辽带人来到蔡邕蔡琰父女居住的民居时,却看到杨奉的人马与去卑守在门口的人马起了冲突。
  
      杨奉的人马以及那些受到乱兵迫害的人众口一词地认定去卑的人马是乱兵,而去卑的人却是坚称他们是奉命来保护蔡邕蔡琰父女。
  
      眼看就要暴发冲突时,张辽率数千人马赶到。
  
      张辽关切地道:“蔡中郞没事吧?”
  
      他入城前,李儒特别交待过他要尽可能地保护蔡邕父女。
  
      去卑的部下连忙去恭请蔡邕出来与众人解释,他们一起有近千人进城为乱,得知韦尤的人马围城,大多像是没头的苍蝇四处乱撞,有些人得知蔡邕的事情,于是都跑到了蔡邕的民居外聚焦到一起。
  
      蔡邕不禁看了看张辽,狐疑道:“你是韦尤派来的将领?我好似在哪见过?”
  
      眼下局势十分的混乱,蔡邕也不敢贸然相信。
  
      张辽顿时点点头道:“末将张辽,本来是原并州刺史丁原的部下,后来归属温侯吕布,前不久在兖州投靠到了大将军韦尤的麾下。敢问中郞,这些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以前是丁原的部下,后来又跟着吕布成了董卓的部下,蔡邕此前见过张辽也很正常。
  
      去卑的部下都是紧张地盯着蔡邕,他们的命运全在蔡邕一念之间。
  
      蔡邕若说他们是乱兵,就算是不被立即处死,也没有什么好下场;若说是保护他的人,必然没有人为难他们,说不定还会有功劳。
  
      蔡邕略一沉吟道:“他们是乱兵,只不过没有为难我们。”
  
      权衡之下,他还是不偏不倚的说出真实情况。
  
      张辽听到他们是乱兵,神色一紧,待他听到蔡邕说没有为难他们,不禁暗暗松了口气:只要蔡邕和蔡琰没事,就什么事情都好说。
  
      他笑着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就先将他们分开看管。”
  
      说到这里,张辽恭敬地对蔡邕道:“请中郞和令爱随我去见军师,他可是非常关心您!”
  
      韦尤手下的谋士众多,而军师却是寥寥无几,只有荀攸、郭嘉、李儒、田丰、以及沮授五人而已,其他田豫、徐庶等都算是将领,陈群、逢纪、辛毗、郭图、陈琳等人则是参谋。
  
      蔡邕歉意地看了看去卑那些部下,微微点头道:“稍等!”
  
      他此时根本没有选择,只能是选择相信张辽,于是唤了蔡琰出来,跟着张辽去见军师。
  
      等蔡邕见到李儒之时,有种再世为人的感觉,这些天的那些遭遇,简直就是恶梦一般,他忍不住唉声叹气道:“我还以为
  
      这次必然无法幸免,没想到还有机会再见你。”
  
      此次随天子东归洛阳,可以说得上九死一生,也难怪蔡邕会如此感慨万端。
  
      李儒若有所思地道:“再到洛阳,我才知道当年作的恶,曾经富庶繁华的京都如今竟然不见人烟,听说长安出现了人吃人的现象,我最近每天都寝食难安。”
  
      当年董卓掌握朝廷后,很多事李儒都有参与,比如说逼死刘辩、焚毁洛阳,每每看到洛阳的惨景,听到长安传出的惨剧,他就感到心下难安。
  
      蔡邕无可奈何地叹了叹道:“过去的事,就任由它过去,我们所能够做的,就是尽量避免再发生类似的悲剧。”
  
      他以前常常为不能劝阻董卓作恶而自责,随着时间过去,也就渐渐地看淡。
  
      李儒随即点点头道:“我去了一次冀州,总算是没失望,韦尤的确是能人,或许他才是天下百姓的希望所在。”
  
      他先是看到一个人殷民盛的冀州,随后又见到韦尤怎么去平定各地的战乱,安抚百姓、恢复生产、开办学院、提拔人才、分配田地、减免税赋、鼓励耕织……
  
      蔡邕不置可否地道:“但愿如此!”
  
      他对韦尤的所作所为也有所耳闻,自然是有很高的期待。
  
      在城中杨奉、董承等人的配合下,李儒、郭嘉很快将城内的乱兵平定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