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都市引灯人 > 第四十八章、干柴烈火

第四十八章、干柴烈火


  丝袜明显被人穿过,上面还残留着褐色的精斑。
  就连鸾羽这样的直男都能看出来这双丝袜价格不菲,根据死者的生活状况,很难将他与穿的起这种丝袜的女人联系在一起。
  “你猜他死了多长时间了?”邵焱故意卖了个关子。
  鸾羽没有刑侦方面的经验,只能凭以往看过的犯罪电影和侦探小说大概推算出死亡时间。
  “五天?”
  邵焱伸出一根手指晃了晃。
  “我们测了死者肝温,推断死亡时间不超过两天。”
  鸾羽摇头:“不可能!”
  “我们开始也不相信,我们在死者电脑里发现,他昨天下午还上线了一款游戏并在线两个小时。”
  死亡时间不超过一天,尸体却高度腐烂,要知道保阳城现在可是冬天。
  鸾羽忽然拿起死者手中一条没有沾染精斑的丝袜放在鼻子前闻了闻。
  这个味道,有点熟悉。
  邵焱强忍着吐意问道:“怎么样,有线索吗?”
  鸾羽没有搭话,起身走到了卫生间,拨通了依依的电话。
  “鸾哥,怎么了?”依依语气紧张,鸾羽本以为她担心自己,结果听到了王君汐激动的叫声和枪声。
  又在玩游戏…
  鸾羽忍住了想要弹她魂线的冲动,沉声道:“你把电话给…”鸾羽忽然想起白猫来店里这么久了自己还不知道她的名字。
  “给白猫。”
  电话里一阵窸窸窣窣响动,传出了白猫慵懒的声音:“喂?”
  鸾羽开门见山:“保阳城内还有没有和你一样的妖怪?”
  白猫沉默。
  良久,她缓缓说:“没有。”
  鸾羽并不追问,转而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白茯”
  鸾羽挂断电话,轻念了几遍她的名字。
  一名干警推开门进来,附在邵焱耳边说了几句,鸾羽看到他的脸瞬间阴沉下来。
  “又出事了。”
  留下两个干警保护现场,邵焱带着鸾羽和罗绮步行到了事发地点。
  一间公共厕所。
  发现死者的是个初中生,据描述他上厕所时听到隔壁传来“咚”的一声,他询问几声没人答应,便踩着马桶爬上隔板,才发现有人死了。
  罗绮对他踩马桶的行为进行了批评,并对他临危不乱进行了表扬。
  死者年龄不超过二十五岁,头靠在隔板上,一只手握着生、殖器,还有乳白色的J液低落下来。
  传说中的强撸灰飞烟灭?
  死者明显刚刚死亡,但尸斑已经布满了全身,有些地方已经开始腐烂,淡淡的腐臭味弥漫开来。
  公共厕所一般都有专人维护,所以看起来十分干净,但有一个地方,再细致的工作人员也会疏忽。
  鸾羽踩着马桶看上去,落满尘土的隔板顶上,多了两个梅花形状的脚印。
  邵焱把鸾羽拉到一旁悄悄问道:“是不是那白猫?”
  鸾羽果断摇头。
  邵焱松了口气说:“还好不是她,我才刚回到警队几天,我以为她和我过不去呢!”
  鸾羽苦笑。
  这次的貌似比白茯还要棘手。
  邵焱从局里调了更多人手过来,警方同时封锁了两个现场,引来了大批市民围观,还有许多记者闻讯赶来,邵焱留下来指挥现场和应付记者,让罗绮带着鸾羽先去吃点东西。
  虽然中午没吃饭,但见了那样的场面两人都没有什么胃口,随便找了个小馆子坐下点了几个小菜,餐馆老板受宠若惊的接过点菜单,马上去厨房忙活了。
  一顿饭吃了半个多小时,主要是饭菜的量出奇的大,同样一盘家常茄子,鸾羽看老板端过来的比其他桌上的多了两倍不止。
  出了餐馆天色已经暗了下来,鸾羽看了看时间,才下午五点。
  警方的工作紧张有序地进行着,鸾羽站在一旁看了会儿,觉得自己帮不上什么忙,便跟邵焱说了一声走了,邵焱问要不要派个人送他,鸾羽拒绝了。
  一辆出租车停在路边,收音机开着,司机的手放在方向盘上,跟着音乐打着拍子。
  今天的收益不错,够好几天的伙食费了,要不是中午看走眼拉错了人,还能赚更多。前段日子赚不着钱家里那黄脸婆就没给过好脸色,做那事儿的时候一点反应都没有,跟搞死人似的,今天挣了这么多钱,回家都甩她脸上,晚上定要让她多换几个姿势好好享受一番。
  感觉到车窗被人敲了敲,司机摇下车窗,一个留着大波浪,身材曼妙的女子探身进来,用能勾死人的声音说:“师傅,人家高跟鞋坏了,能载人家一程吗?”
  零下几度的天气这女子下身却穿了条包臀短裙,一双黑色丝袜将大腿的曲线完美勾勒出来,红色高跟鞋一高一矮,女子红唇撅起,撒娇似的晃了晃身子,胸前波涛汹涌,司机咽了咽口水,失神道:“好…好吧。”
  女子送出一个飞吻,再次弄得司机心神荡漾,就在她拉开车门坐进去时,一只手突然攥住了她的胳膊,把她拖了出去。
  司机急忙解开安全带准备来一出英雄救美,当看到那张绝对不想看到的脸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鸾羽笑着打招呼:“呦,好巧啊!”
  女子挣脱不得,可怜巴巴的看着司机说:“师傅,救救人家。”
  司机摆了摆手,二话不说钻进车里,轰着油门离开了。
  鸾羽一手捏在她的翘臀上,语气轻佻:“姑娘,穿的挺凉快啊。”
  女子主动贴到他身上,轻吐幽兰:“还不是为了方便你吗。”
  尽管鸾羽早已做好准备,胯下还是“噌”的升起一股无名火,悄悄拉开了一点距离,挑起她的下巴说:“哦?那去哪儿方便一下?”
  鸾羽任由她拉着自己往前走,胳膊上不断传来柔软的触感愈发让他心痒难耐。
  一个拄着拐杖的老太太突然拽住了鸾羽。
  老太太慈眉善目的,语重心长道:“小伙子,看到的不一定是真实的,光洁的外表下可能有一副蛇蝎心肠,你要多加小心呐!”
  女子冷哼一声:“死老太婆,别坏我好事!”
  老太太叹了口气,拄着拐杖颤颤巍巍走开了。。
  他们拐进了一条幽暗死胡同,天色已晚,没人能看到里面发生了什么。
  鸾羽被推到墙上,一句话都没说两团软肉就贴了上来,一只手瞬间解开了自己腰带伸向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