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小虎哥的虚拟人生 > 26 国立交通大学

  “我正好想看看你的顶头上司的情况,就顺便一起把档案调过来了,你这个上司还是有点意思!”林城答道。
  林小安开始专心看着笑湖戈的档案,不时自顾自的发表评论。她没有想到,这个天津的特务头子,年轻时居然曾经是一名正牌的大学生。
  【笑湖戈,1919年生于河北唐山】,看到这里林小安笑了起来:“他说他有三十岁了,看着小小的怎么都不像,原来差不多还是真的。”
  【1936年,以优异成绩考入上海国立交通大学物理系,1938年对日淞沪大战爆发后,投笔从戎加入军统...】。接下来,笑湖戈跌宕起伏的人生,在档案平实客观的语言中,展现在林小安面前。
  林小安1944年潜伏进入天津的那半年时光,一直是她引以为骄傲的经历,但和笑湖戈那几年相比,简直连小巫见大巫都远远称不上。
  “爸,我觉得笑湖戈合适。”林小安看完档案资料后想了一下回答。
  “理由呢?”
  “第一:备选的那几个人都50上下,抗战胜利以后的安逸生活,已经差不多都沦为了官僚,天津局长吴敬中就是一个例子,守成一方或许稳妥,但在形势纷乱的湾湾初期,他们已经难以胜任...”接下来,林小安一二三四分析着原因。
  林城静静的听着林小安的分析,心里感慨万千,女儿长大了,已经拥有了自己独立的思想,放在身边稍加调教,已经可以独当一面。
  。。。。。。
  正月初七,gmd副总裁,一级上将林城,被任命为东北剿总司令,在去往东北的途中,莅临天津。
  “局长,会已经开过了,还单独召见我俩干嘛?”笑湖戈和吴敬中坐上去林城临时官邸的轿车,笑湖戈问吴敬中。
  “呵呵,可能是我们照顾了他闺女几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吴敬中开着玩笑。
  这次会见,笑湖戈本来以为自己作为陪衬,主要被询问人是局长吴敬中,自己只是做数据上的补充,然而实际情况却相反,林副总裁问了自己大量实务上的问题以及理念,吴敬中反而成了背景。
  。。。。。。
  1948年7月,长春失守。gmd东北局势彻底崩盘,这天一早,天津保密局收到一封电报,吴敬中立即打电话叫笑湖戈来他办公室。
  “委员长要接见我?”笑湖戈一脸的莫名其妙。
  “这次接受接见的还有二厅情报处长刘海涛,西安局局长郝建业。”吴敬中说道:“我这边打听到的消息,是要确定湾湾调查局局长的人选。”
  “可我的级别和资历完全不够,召见老师您还差不多”笑湖戈还是一脸茫然。
  “那你就要问一下我们那位林大小姐了,可惜她已经回南京了,呵呵”吴敬中打着哈哈,随即变得认真和严肃:“湖戈,这次机会难得。你正常升将军的机会,还要熬到我退休,那时我全力推你还不一定能行呢,对于绝大多数人,这道坎是天堑啊。”
  。。。。。。
  下午,笑湖戈乘坐军用飞机抵达南京,他并没有去联系林小安,而是按照侍从室的安排住进军官总队招待所,被传达了这次召见的目的,一个人静悄悄的过了一晚。
  第二天一早,就等在侍从室的接待房间,等候委员长的召见,同时也看见了此行目的的另外两个人,大家都是熟人,彼此点点头算打了招呼。
  “笑湖戈上校”侍卫官叫到了他的名字。
  “到”笑湖戈抖擞精神,刷的起立答道。
  “跟我来,委员长在等你”跟在侍卫官身后,笑湖戈如果说不紧张那是假的。
  “进去吧”侍卫官打开门。笑湖戈深呼吸平息了一下自己紧张的情绪,昂首挺胸的走进屋子,看见一名穿着没有军衔军装,身高约有170的人正背对着自己看着墙上的一面大军事地图。
  笑湖戈立正,手托军帽,先轻声的喊了一声报告,待那人转过身来,正是委员长,然后才声音洪亮:“天津保密局副局长,上校笑湖戈,聆听委员长训示!”
  委员长微笑的走到笑湖戈面前,上下打量着他,频频点头:“好,好,个子很高嘛,比我想象中还要年轻不少。。。。军统青浦班出来的皆是壮士,而你,是英雄!”
  “学生当继续努力,争取为委员长,为党国再立新功”笑湖戈笔挺站立,目不斜视。
  “好,好,来,坐下,慢慢聊一下”委员长亲切的招呼笑湖戈坐下。
  。。。。。。
  本次委员长亲自花时间,接见三位预备的湾湾调查局局长人选,说明了他对这一职务的高度重视。本来计划接见的时间是每人十分钟,但却和笑湖戈谈了将近半个小时。
  当天下午总统府发布任命,任命笑湖戈为湾湾军情调查局局长,少将军衔,调查局暂时直属于侍从室,副局长由侍从室三处副处长刘伟杰担任。
  限期一个月内完成在二厅和保密局及侍从室的人员抽掉,设备准备,并于一个月后带着组成人员设备赴湾湾开始工作。
  时间紧迫,笑湖戈首先和副局长刘伟杰进行了沟通。然后,于第二天迅速分别拜会了郑厅长和毛局长。二人均心里清楚湾湾调查局的内涵和份量,在人员和设备上,二人表示无条件支持笑湖戈,极尽拉拢之事。
  。。。。。。
  “拜会这个,拜会那个,都不知道来拜一下阿爸,一点不懂事,颇有点白眼狼的气质”吃饭的时候,林小安发表不满。
  “这就是笑湖戈比你成熟的地方,政治,很玄妙啊”林城宠溺的看着女儿。
  。。。。。。
  三天后,笑湖戈急急赶回了天津,他的核心班底,将由自己在这里几年来,一手提拔起来的人员担任。
  接到任命的一刻,他已经向吴敬中通报了情况,一下飞机,吴敬中就派人把他接到家中,摆了一桌丰盛的宴席。
  “老师,你太客气了!”笑湖戈连忙说。
  “不要再老师老师了,以后你我兄弟相称”吴敬中为笑湖戈倒了一杯酒,笑湖戈连忙用双手扶着酒杯:“一日为师,终身为师,老师您就别再说这话了。”
  “呵呵,好吧,不过你我现在平级,大可别再像以前的态度,师生归师生,同僚归同僚。”吴敬中和笑湖戈碰了一下杯,一饮而尽,然后拿出一个名单:“这都是我昔日得力的部下和学生,你如果缺少人手,可以从里面酌情挑选,至少不会给你掣肘。当然,天津站的精兵强将随你挑,我估计这里也维持不了多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