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小虎哥的虚拟人生 > 13 跑,跑,跑...跑了?

  笑湖戈这一阵日子过得是相当充实,贺伯平的到来,让他提起精神时时提防着,并随时做好反击的准备。奋进会查内奸的事情,这两天也是耗尽心力。有时候他不禁自我解嘲::“世界真奇妙,别人来查我这个内奸,我又去查别的内奸”。
  抓内奸归抓内奸,情报工作一刻也不能停下。内战即将到来,各种情报在天津站汇聚,笑湖戈在机要主任这个位置上手到擒来,但要根据自己的判断,选取对组织有用的重点情报,归纳以后交邱掌柜电报发出去。
  还有就是自己的本职工作,也是非常繁忙,不但有自己分管的部门各种事情,还要负责为站长的决策,提供各种客观依据以及数据的参考,另外和各兄弟单位、地方部门、军队以及总部的联络沟通,也是他的职责。
  好在他分管的电讯科、机要科、档案室、总务科、对外联络科的各长官都很给力,同时被他打的打,杀的杀,拉的拉,搞成了铁板一块,使得他没有陷入事务性工作的泥潭。
  军统并不是像后世的人们理解那样,只是在后方抓一抓GCD的地下工作人员,而是还要大量的派遣特工进入敌方区域,从事情报、破坏、颠覆等任务。
  抗战胜利以后,上百名特工,潜伏下来以待内战开始。笑湖戈来天津站以后,除了抗战时期就已经派遣潜入边区的核心人员外,大部分潜伏特工的名单和资料就摆在边保首长克工同志的面前,加上其他大量高质量情报,笑湖戈受边保局的重视程度越来越高,克工同志对笑湖戈不止一次下批示:以保全自己为第一任务。
  这一次学生浪潮整肃内奸的行动,事后天津地下主要负责人邱季(也就是邱老板),受到了克工同志和边保局的严厉批评,批评指出:严禁天津地下以命令和必须的要求,擅自对峨眉峰同志下达指令。边保局决议:峨眉峰同志的职务等级,高于邱季同志。
  而这个时候,笑湖戈还糊里糊涂,完全不知道自己将是天津地下组织的最高级别。还在忙着电话指示自己招募的一名经纪人,大量购入黄金和美钞。
  他不但是天津站的机要主任,还是站长吴敬中的敛财帮手和投资顾问,在笑湖戈的操作下,吴敬中从抗战胜利以后10根金条身家的小康,昂首迈入了土豪的行列,随着资产的日益膨胀,吴敬中对笑湖戈的倚重越来越深,同时,笑湖戈自己也很荣幸的成为了一名身家不菲的小壕。
  。。。。。。
  “笑主任,今天贺伯平来档案室,要求查阅档案外借登记”档案室主任叶肖海恭恭敬敬站在笑湖戈桌子前汇报。
  “肖海,坐,坐”笑湖戈招呼着。
  “我对他说登记必须笑主任批准才能外借,所以过来给您汇报一下。”
  “做得很好,虽然贺科长负责站里的监察工作,但是基本的流程和工作规范还是要讲的嘛”笑湖戈微笑的说。
  叶肖海出门的时候,正好碰到贺伯平进来,贺伯平不动声色的和他点了点头,算打过招呼。
  “呵呵,笑主任对于资料管理是很严格的啊”贺伯平一边打着哈哈,一边说着。
  “无规矩不成方圆嘛,听肖海说贺巡视员想调阅登记记录?”
  “例行公事,想熟悉一下天津站的情况嘛,似乎这类事情应该是监察科的职权吧”
  “我这就写个条子,贺巡视员去肖海那里查看吧。。。监察是关系到全站长治久安的大事,以后需要配合,贺巡视员尽管开口”笑湖戈打着哈哈。
  拿着笑湖戈的条子,贺伯平一脸阴沉的出来,明明是自己的工作职权,怎么到这里就成了无规矩不能成方圆了?贺伯平来之前已经对困难做了充分的估计,但通过这个小事,困难远超预估。以往作为监察,不要说需要协助的人员极力逢迎,但也没谁敢顶着,现在看叶肖海对自己的态度,针对笑湖戈的工作很难展开。
  转念一想,当初笑湖戈“失手”打死原总务科长廖春一事,连自己都会顾忌他的报复,何况是这些人呢,也许笑湖戈当初的目的并不是单纯的立威。
  。。。。。。
  “跑,跑,跑...跑了?”笑湖戈瞠目结舌。
  “咳咳咳,没想到穆美美功夫那么好”邱掌柜非常尴尬。
  这次例行的碰头,邱掌柜告诉笑湖戈,内奸已经查出,闲之就是穆美美,正当笑湖戈准备作势仰头大笑三声的时候,邱掌柜随之把经过告知。
  果然,那名同学仔细回忆以后,是在之前穆美美似乎不经意的对他说,对面屋檐下有个人好面熟,他一看认出是他原来班上的同学,此人家境不错,什么时候转行拉洋车了?还戴着个破毡帽,于是当机立断,马上组织撤离。
  自此,事情越来越接近真相,就在两名天津地下组织的行动人员,准备将穆美美带去一个安全屋隔离审查的时候,穆美美趁其不备,突然暴起,击伤他们后逃脱。
  “之前我怎么说来着,这个女人不是一般学生,是专业的特工啊!”笑湖戈收起吃惊表情,似笑非笑的说。
  “是我们疏忽了”邱掌柜继续尴尬着,随后严肃的说:“对叛徒绝不手软,锄奸队已待命,她跑到哪里也难逃惩罚!”
  “算了算了,正事要紧,快点把和她有过接触的同志学生转移吧”笑湖戈摆摆手:“人家本来就是军统特工,何来叛徒一说。”
  笑湖戈无意间的话,客观上让闲之捡回了一条命。
  。。。。。。
  这天,笑湖戈被吴敬中叫到办公室,一眼就看到沙发上坐着一个身穿军服的女军官。看着笑湖戈进来,她也站了起来。
  “湖戈,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军统的女子精英林小安中尉,化名打入G党内部出生入死,现在归队”吴敬中笑着说道:“小安,这就是我刚才和你提到的,你今后的上级笑湖戈少校,不对,马上就是中校了,呵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