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小虎哥的虚拟人生 > 07 好茶,好茶!

  晚上,杜梦在旁边传出了均匀的呼吸声,已经睡着,看着中间用一床被子弄出来的所谓的“墙”,笑湖戈不由露出了苦笑。
  仰望着天花板,笑湖戈久久的睡不着,最近两次情报的披露,军调事件内奸的锁定肯定是天津站内部,但由于接触此事的人较多,外加组织在新闻披露的时候将信息有意改动,故意错了几处,这让人很难怀疑到身处天津站高层的自己身上。
  第二件新六军北上泄密案,可能泄密的渠道就更多了,除了南京方面的有关机构,新六军内部,天津方面除了军统外,还有中统,CC,宪兵司令部等都有可能,表面上看上去对自己威胁并不大,但问题在于泄密的细节很容易锁定为各机构高层或他们身边人所为。
  这两桩泄密案单独来说,笑湖戈确定自己可以轻松绕过,但如果有心人把这两件事情都定位到天津站呢?那事情就很艰巨了,笑湖戈知道,自己的敌人也不是傻子。
  还有一件事情,让他感到了很大的压力,天津站原内部监察科长被撤职,新来的据说是被人称为“活剥皮”的军统资深监察专才贺伯平。
  实话实说,此人两袖清风,不贪不占,从人品上来说,几乎无懈可击,其业务能力、立下的功劳和资历足以让他平步青云。但正是由于他的不识时务和不知变通,始终爬不上去,已四十多岁的人了,还是一个少校科长级别。
  但正是这种人,让笑湖戈感到了巨大威胁。
  。。。。。。
  早上刚走近天津站大楼,就看见迎面行动队的七八个人急匆匆的往外走,打头的一人看到笑湖戈忙停下来:“笑主任早!”
  “你们这一大早的出任务?”笑湖戈随口问道。
  “昨晚抓进来的两个学生,一个扛不住招了,现在我们出去拿人。”
  “哦,那赶快去吧,兄弟们辛苦了”
  接着,笑湖戈走进了办公室,陷入了沉吟。脑海里回荡着邱掌柜最后说的那番话,看得出邱掌柜对于这个要求很犹豫。
  。。。。。。
  当初到来的时候,笑湖戈迅速的适应了环境,于上得到了站长的信任和器重,于下则通过惩治阳奉阴违,给他暗下绊子的总务科长廖春,杀鸡儆猴树立了威信。
  这里所说的杀是真的杀,作为总务科的分管长官,笑湖戈一边有意识的放纵廖玉春,一边指派手下张德彪等人收集齐了那家伙贪腐的证据,并在收押问询中有意刺激他做出过激反应,然后一记漂亮的摆拳打中太阳穴,当众将其击毙。
  在军统家规中,贪腐到一定程度是要被家规的,虽然这条家规在实际中,早已形同虚设,但毕竟在台面上是规矩。笑湖戈充其量是擅自执行了家规,而且还是对方有危险举动下的误伤,吴敬中人老成精,哪里不懂其中的奥妙,但也装聋作哑的让他补了个材料向上报备了事。
  由于那个倒霉家伙走的是马奎的关系,事后马奎曾找笑湖戈叫板,但晚上随即回过味来,第二天登门和解。
  自此,天津站上下再也没人因为年轻或者长相年轻,而敢慢待笑湖戈,还被起了一个外号:“笑面虎”。
  陆桥山这次看足了马奎的笑话,回家对老婆说::“马奎那个猪脑子也想和我来争副站长,盛名之下无虚士,能杀李海峰的人是好惹的吗?。。。笑面虎的手也是够黑的”
  。。。。。。
  虽然站稳了脚跟,但当时笑湖戈也有着巨大的心理压力,时刻怕暴露而小心翼翼,说是战战兢兢也不为过,虽然一直表面上保持乐观,但内心的孤独感和无助感时刻困扰着他。
  那段时期,邱掌柜除了是笑湖戈的领导和联络员,同时也是笑湖戈的心灵港湾,鼓励和陪伴着他度过了那段困难的时光。
  。。。。。。
  军统普通卧底人员的资料档案,存放在机要室的一个独立铁皮柜里,钥匙除了站长亲自持有外,另一把由站长秘书洪生保管。而核心卧底人员,则在站长亲自掌控中,根本不知道他藏在哪里。
  目前笑湖戈所能获得的只是这些普通潜伏人员的资料,从理智上来说,获得一些在笑湖戈看来无足轻重的虾兵蟹将的情报,反而难度更大,同时将自己暴露的危险,几何级放大,这显然是一件很不划算的事情。
  笑湖戈从本质上来说,是一个行动上的理智现实派,非常看重投入产出比。
  但同时,他又是一个重情和懂得感恩的人,他会为了这个“情”,去做一些理智上认为不划算的事情。
  邱掌柜作为天津地下的重要负责人,现在一定是为学生组织遭受渗透和破坏,而承受着巨大压力,不然也不会开口向自己求助,笑湖戈决定要帮他一把。
  。。。。。。
  这时传来敲门声,马奎大大咧咧的走了进来:“笑主任,忙着呢?”
  “哟呵,马队长怎么有空来我这儿,难怪今儿早上一醒,窗外的喜鹊叫喳喳呢”笑湖戈一边笑着,一边把马奎让到沙发坐下:“正巧,我有个警备司令部的朋友从苏州带来一点碧螺春,马队长品品”。
  马奎看着笑湖戈泡茶的背影,心里话:“马勒戈壁,如果不是知道你笑面虎心狠手辣的话,还真特么会被你这笑眯眯的样子蒙住了”。
  说起来马奎也是后悔:你说你当时吃饱了撑的,唆使廖春去给这狠人下马威干嘛?不但廖春给陪进去,总务科还被笑湖戈牢牢的掌控在手里,根本没有自己什么事儿了,关键还结下这么大个梁子。
  “笑主任,我马奎也是直性子,不会拐弯抹角,今儿到你这来呢,一个是再为当初的冒犯陪个不是,真没想到廖春那王八蛋那么不是东西,我当时也是一时不察,冲动了。”
  “马队长你这是干什么?”笑湖戈把一个精致的茶盅放到马奎面前:“我很佩服马队长的心胸开阔,当时,还以为要和你做过一场才能翻过去呢,哈哈”。
  “哈哈,言重,言重了。。。嗯嗯,好茶,好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