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小虎哥的虚拟人生 > 06 什么都不懂的乡下婆娘?

  时光飞逝如电,一转眼杜梦已经来天津一个多月了,从来时的早春,到现在已经闻到了夏天的味道。。。
  1946年的夏天,将注定是一个不平静的夏天。
  这一个多月期间,军统天津站发生了几件大事,前两件事都是和军调有关,第一件是军统安插于八路军军调处的特务人员,被八路军代表在记者会上曝光,而且细节到具体的人名和职务。
  舆论哗然,搞得天津站和军统非常狼狈,军统老大代笠为此曾受到委员长的申饬,自然天津站站长吴敬中的日子也不好过。
  如果说这次的特务事件,只是勾起了民众对特务政治的反感和厌恶,那么随之下来的第二件事,新六军经天津北上进入东北的细节披露,更是让全国民众认清了GMD假和谈真内战的企图,北平,天津,南京等地更是相继爆发了示威游行,大量的学生群众打着要和平,反对内战的标语走上街头。
  对于可能的泄密窗口天津站也受到了南京总部的严厉指责,那几天,吴敬中的脸沉得出水,天津站人人自危。
  第三件事是行动队在查抄学生传单印刷点时,打伤学生多人,并造成一名学生死亡,再次引发了抗议狂潮。对此,虽然没有受到直接的斥责,但也被南京方面提醒从军调期间大局着眼。
  行动队队长马奎被吴敬中叫去好一顿臭骂,并责令其暂时停职反省(其实也是对外界做个样子好交代过去),军调期间的行动,由情报处长陆桥山负责。
  。。。。。。
  这天,笑湖戈如往常溜达着回家,漫不经心的从邱记药铺那条路上走过。看到门口挂着收虎骨的牌子,装作不经意的样子走了进去。
  方一坐下来,邱掌柜就兴奋的说:“你提供的军调处特务安插和新六军情报,起的作用极大,克工同志专门对你提出了表扬,并让我转达。”
  “嘿嘿,这也离不开同志们,特别是邱掌柜你的领导和帮助。但是,我确实很高兴,嘿嘿嘿嘿”笑湖戈嘴角眼睛都笑弯了。
  按照针对笑湖戈的工作纪律,邱掌柜除了知道笑湖戈就是【峨眉峰】外,禁止对笑湖戈的其他任何信息产生好奇。但是,此刻,邱掌柜却产生了一个几乎压抑不住的念头,他想知道眼前这个爱笑的年轻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峨眉峰】的情报都是通过他传递的,他深知这些情报的重要性,如此数量大而又高质量的情报,邱掌柜不敢相信是这个看上去比自己儿子大不了多少的后生所为。【峨眉峰】在谈到工作时,他城府深沉,条理井然逻辑严密,冷静甚至是冷酷,但谈工作之外的有限时间里,他仿佛换了一个人,阳光而又风趣,还有点。。。嗯,可爱。
  压抑住自己问询的冲动,邱掌柜开始了正题:“军调马上就要结束,和谈的大门即将关闭,组织上希望你能尽可能的提供详实准确的GMD军队的军事计划和军事动态,”
  “我知道了”笑湖戈严肃的回答。
  邱掌柜迟疑了一下,接着说:“最近学生组织受到了很大损失,军统在学生内部也发展了一些学生叛徒,你看你能不能提供这些情报,以及在暴露后及时预警?”
  “这个我只能回答尽量”笑湖戈斟酌着回答。
  “这是当然,以你的安全为重。克工同志还让我转达他的话:峨眉峰同志,除了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你的首要任务就是保全自己,存人失地,人地皆在,存地失人,人地两失。”
  。。。。。。
  笑湖戈提着从邱掌柜那里抓的熬鸡汤的中药,迈着轻快的步伐回到了家。无论在原本世界还是如今,龙潭三杰之一的克工同志都是笑湖戈的偶像,能得到他的表扬,多大的荣耀!
  听着笑湖戈回来开门的声音,杜梦从厨房走出来,围着围裙挽着袖子,手上还沾着面粉:“饿了吗?今天吃饺子。”
  “饿了”说着把手中的中药递过去:“明天买只老母鸡回来,熬锅参鸡汤给你补补”
  “噗嗤”杜梦笑了起来:“我看你是自己想补补了”
  不一会儿,杜梦把两大盘热气腾腾的饺子端上了卓,还有酱牛肉,烧鸡,酱菜,凉拌黄瓜等等摆了一桌。
  “今天喝点酒吧”笑湖戈高兴的对她说。
  “升官了?”杜梦打趣的问:“我喝不了酒,一喝就脸红,你喝吧”。
  “没事儿,红酒而已”笑湖戈起身去酒柜拿出一瓶葡萄酒和两个高脚玻璃杯:“法国波尔多原产地的,这要搁在几十年以后,那价格。。。啧啧,当然,现在也不便宜”
  边说边给杜梦倒了一小杯:“给你说啊,喝红酒学问大了,你听我教你”。
  “不想听,我一什么都不懂的乡下婆娘要知道那个干嘛!”杜梦撇了撇嘴。
  这已经是这一个多月来,杜梦第一万次提到这茬了,仿佛成了笑湖戈一大人生污点似的。
  。。。。。。
  这个事儿要从头说起,自从陆桥山,马奎和自己的太太来齐以后,吴敬中在六国饭店专门摆了一桌给各位夫人接风,当笑湖戈带着太太一出现,完全把场子镇住了。
  笑湖戈到现在还在心里埋怨吴敬中,你说你一久经花丛的老手了,至于那么吃惊的失态嘛,还居然当着杜梦问自己:“湖戈,这。。。这就是你说的你的乡下婆娘?还什么都不懂?”,搞得自己低声解释:“我们乡下地主家的女儿,读过几年书。”
  马奎陆桥山他们来自大上海大广州的老婆,本来准备秀一下优越感的,也一下偃旗息鼓了。
  不管怎么说,笑湖戈觉得带着杜梦出去倍儿有面子,虽然和自己的这个婆娘是假夫妻。
  杜梦的亮相还有个很大的好处,就是站里的那些妖艳的女机要员女电报员们,再没有像以前那样在笑湖戈面前故意走来走去,搔首弄姿,搅得他心痒痒了。
  。。。。。。
  “嘿嘿嘿嘿嘿嘿”笑湖戈也总结出规律来了,对于这个自己的所谓人生污点,不能接茬,一接茬杜梦的话就没完了,完全不是自己可以招架的。
  夹了一个饺子放在嘴里,吃得那叫一个香,还一边含含糊糊的念叨:“好吃,好吃”。
  “我做得真的那么好吃吗?每次都看你吃得那么香,可我自己都觉得不好吃,不是咸了就是淡了”杜梦好看的双眼深深的看着笑湖戈,幽幽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