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小虎哥的虚拟人生 > 04 梦开始的地方

  今天是杜梦来的日子,大概在中午时分到。笑湖戈因为碰到一些事情,下午三点多才来到了约定地点,城西的十里铺。
  看见前面停着一辆马车,笑湖戈停下车,打量了四周,眼睛被一处画面吸引住了。
  一个女孩,背对着他站在柳树的树荫里,正眺望面前的无边的油菜田。女孩身材高挑婀娜,柔顺的长发垂到腰间。大片金黄色的油菜花在太阳光的照射下,构成一幅色彩艳丽的背景。翠绿发芽的柳树枝条,在微微春风的轻佛下在她周围摇曳,仿佛一副油画,放佛梦开始的地方。
  笑湖戈慢慢走近她,却又怕惊扰这份美丽的宁静。
  即使笑湖戈觉得自己已经很轻手轻脚了,但那个女孩还是察觉并转过身来。笑湖戈头脑一阵发懵,这是来选美的还是来做敌后地下工作的?
  。。。。。。
  只见这女孩瓜子脸,大大的杏眼,犹似一泓清水,顾盼生辉。长长的柳叶眉,高高的鼻梁,红红的嘴唇樱桃小嘴,一绺靓丽的黑发飞瀑般飘洒下来。
  就在笑湖戈发愣的时候,女孩也怔怔看着他,眼中透出了惊讶。到底是经过了严格的训练,笑湖戈迅速摆脱了发愣的状态,虽然万分肯定眼前的漂亮女子是杜梦,但暗语的对答是必须要完成的:
  “岳父大人腰疼老毛病好些了吗?”
  “吃了张大夫的药已全好。公公婆婆身体都好,只是担心你胃疼的老毛病”杜梦也迅速恢复淡淡的表情。
  “经常吃邱记中药调理,已无大碍。妹妹的亲事定下来了吗?”
  “说了三桩她都不合意”
  一切吻合并正常。但是接下来俩人又陷入了沉默。
  终于笑湖戈干巴巴的挤出一句:“你来了?”。
  “来了”
  “我是笑湖戈”
  “我知道”
  然后俩人又恢复了沉默。笑湖戈以为杜梦也要这样正式礼节的自我介绍一下,然而等了一阵,杜梦眼睛看着斜下方并没有开口的意思。
  “那。。。回家吧”笑湖戈只有打破沉默。
  “好的”杜梦朝稍远马车旁的两人挥挥手,两人收起戒备的神态,赶着车往来时的方向而去。
  笑湖戈提起身旁的箱子:“走吧,那个,那个,不好意思,我临时有事,来晚了一点,让你久等了”边说边向汽车走去。
  “没有等多久,也就是两个多小时而已”杜梦静静的跟着后面回道。
  “。。。”把笑湖戈噎得没词儿了,但总不能闷着,继续说:“你饿没有?”
  “我们那儿倒是没有下午四点吃晚饭的习惯”
  “这个。。。咳咳咳”好在已经走到了车旁,打开车门让杜梦坐了上去,然后走到汽车后备箱把箱子放了进去。
  汽车启动,终于听到杜梦主动说了一句:“我有一点晕车”。
  “没有问题,我开平稳慢一点”笑湖戈毫不在意的说。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他终于明白了杜梦所说的“有一点”是什么意思了。平时最多半个小时的路程硬生生的开了一个多小时,走走停停。到后来杜梦已经吐不出来东西,只是干呕了,脸色苍白的摊在了座位上。
  好不容易车开回到自己院子里,天已经擦黑,笑湖戈跳下车,打开房门,蹬蹬噔跑上二楼卧室把床铺好,又蹬蹬噔跑下来拉开车门准备把杜梦抱上去。
  “不用,我自己能行”杜梦吃力的抬手推开笑湖戈伸过来的手虚弱的说。
  “好吧”,笑湖戈将车门拉到全开,做出一个请的姿势,笑了起来。
  杜梦看着笑湖戈的笑,突然感觉气不打一处来,拼命挣扎着要起身,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又身子一软跌回座位上。
  稍等了一下,笑湖戈又嘴角含着笑把手伸了过来,故意很夸张的伸得很慢,而这次杜梦保持了沉默。
  长大以来,第一次被一个男人抱在怀里,杜梦苍白的脸上泛起了红晕,心扑通扑通跳着,不知所措,慌乱中干脆闭上了眼睛,长长的眼睫毛,一闪一闪。
  抱着杜梦,笑湖戈尽量平稳的上楼走进卧室,轻轻的将她放在床上。虽然现在已经是春天,但穿得也稍厚,抱着杜梦的时候笑湖戈感觉她衣服都湿透了。
  拉过被子给杜梦盖上,笑湖戈又蹬蹬噔跑下楼去,一会儿提着她的行李箱蹬蹬噔都跑了上来。
  “你全身湿透了,先把衣服换了”,然后又蹬蹬噔跑下楼去,杜梦心里嗔怪:“慌里慌张,毛手毛脚”。
  蹬蹬噔随着上楼的脚步声,杜梦看见笑湖戈端着一个热气腾腾的脸盆,搭着一块崭新的毛巾。弯腰把装着热水的脸盆放在床边,拧了一个热毛巾,给杜梦擦脸,热热的毛巾抚过,杜梦觉得人一下清爽舒服了许多。
  “你给女人擦脸难道不应该是要事先征得允许同意的吗?”也许是热毛巾的作用,杜梦红着脸嗔怪道。
  笑湖戈一边弯腰打开箱子,一边敷衍:“也是,那么我亡羊补牢好啦。。。我可以给你洗个热水脸吗?”
  “。。。。。”杜梦一下子没词儿了。
  没等杜梦再说什么,笑湖戈一股脑的箱子里的衣服抱出来,放在床铺的另一边。然后又拧了一个热毛巾搭在床头:“趁着你现在还有点力气,赶紧把湿衣服换了,换之前用毛巾擦擦汗”,然后笑湖戈走了出去:“我就在门口,有事马上叫我,动作快一点,别凉着了。”
  。。。。。。
  “好了没有啊?”笑湖戈问。
  “好了!”过了一会卧室里传来杜梦低低的声音。
  一会儿笑湖戈端着两杯水走了进来,看见杜梦裹着被子,脸盆里浸泡着换下来衣服。
  “坐起来一下,先用温水漱漱口”然后递过来一个杯子。杜梦挣扎着想坐起来,但是刚才换衣服用尽了最后一丝力气。笑湖戈又只好单手把她搂着坐起来漱了口。然后又把第二个杯子放在她嘴边:“喝下去”。
  “这是什么?”
  “盐糖水”
  喝完,杜梦又躺了下来,觉得胃里和全身暖暖的,经过了刚才车上的头晕反胃,以及湿黏冰冷的衣服贴在身上的难受,现在舒服得唉了一声。
  然后看着笑湖戈把浸泡着衣服的盆子拿出去,忙说道:“等下我自己洗”。
  “知道,我也没打算帮你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