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小虎哥的虚拟人生 > 03 敲诈

  几眼笑湖戈就把资料看完并记住了,一边把燃烧的纸片投入盆中,一边回味着几天以后将要成为自己的老婆的女子资料。
  【杜梦,望都县望亭乡开明士绅杜南庭的长女,21岁,县高级女子中学毕业,思想进步,两年前加入GCD,随后在边区党校学习,期满后在边区培训学校担任文化教师。表现优异,政审合格】
  随后是杜梦的家庭状况和介绍,以及她17岁嫁给笑湖戈的婚姻合理性背景材料。
  之所以笑湖戈这个中农的儿子能高攀上杜老爷的闺女,除了自己读书有成做了ZF的人外,另外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杜家大小姐的身材高挑,在那个时代170的女人是不太容易找到婆家的,而笑湖戈身材高大,于是在笑湖戈中学校长骆有为的保媒拉纤下,玉成了此事。看着这个奇葩而又具有绝对合理性的解释,笑湖戈乐得前仰后合。
  。。。。。。
  第二天刚来到站里,电话就响了,拿起电话吴敬中的声音传了过来:“湖戈,到我这里来一下。”。“是,老师”在无外人的时候,笑湖戈都是称呼吴敬中为老师而不是站长。
  吴敬中亲热的招呼笑湖戈坐下:“穆连城这人你熟悉吧?”。
  “学生略有耳闻,日伪银行天津分行的行长”笑湖戈欠身回答道,稍微顿了一下,压低声音继续说道:“据说此人颇有点古玩文物鉴赏力”
  “哈哈哈哈,你啊,很不错”吴敬中一边开怀大笑,一边手指着笑湖戈点着。
  “学生一切仰仗老师栽培,并无时不刻感恩于老师教诲”
  “罢了罢了,自己人不说客气话”吴敬中微微向笑湖戈欠了一下身,压低声音说:“现在穆连城的审查职权划归天津站,你马上和我一起去趟他家,先摸摸他的底”。
  “学生明白”。
  。。。。。。
  吴敬中从楼里走出来,见笑湖戈没有安排司机,而是亲自驾车,不由点了点头。
  由于提前的电话通知,穆连城早已亲自迎了出来,毕恭毕敬把吴敬中让进了客厅。穆府很大很阔绰,但树倒猢狲散,透着萧条。
  “这是我们天津站的机要主任笑湖戈少校”吴敬中笑呵呵的介绍。
  进来的时候穆连城就注意到吴敬中身后的高大青年,开始以为是吴敬中的保镖,没想到原来还是一尊大神。
  连忙点头哈腰伸手过去:“初次见面,没想到笑主任如此年轻英俊,前途无量,前途无量啊。”
  “哪里哪里,笑某早闻穆先生大名,还曾有幸拜读过您一篇汝窑的文章,很长见识啊”笑湖戈一本正经的说道。
  听到笑湖戈提起汝窑,穆连城脸上的笑容僵了一下,随之反应过来,连声称不敢不敢。
  吴敬中赞赏的看了笑湖戈一眼。慢慢端起茶来泯了一口:“连城兄,坊间传言对你很不利啊,现在由天津站负责甄别,这次来我就想听听你的想法和自辩,以免走上公务程序以后大家颜面都不好看”
  “那是那是”穆连城不断点头,顾不上擦汗,给吴敬中把水续上:“还请吴站长借一步说话”
  。。。。。。
  回去的车上,吴敬中拿着一张信笺沉吟了片刻:“这张古玩清单如果换做旁人,倒是能够买一条命,但是对穆连城嘛,不够!”
  “让张德彪把他逮了,上点手段,不怕到时他不老实”笑湖戈着重点名是自己的属下而不是马奎的行动队。
  “此人在日伪时期的天津也算是一个人物,很有些人脉,南京方面有人想保他,能不撕破脸尽量不要撕破”
  “南京也不能挡人财路,办成铁案,让穆连城被自杀任谁也挑不出毛病”
  “湖戈,你既有理想和热情,又懂得变通,不枉我当初组建天津站时强行把你从总部要过来,不过这件事情还是要徐徐图之”吴敬中转头看了笑湖戈一眼,用手轻轻拍了拍正在开车的笑湖戈肩膀。
  “一切唯老师马首是瞻”
  “好好。这一阵你把站里的工作先放一放,全力跟进这事,这,可是一条大鱼”吴敬中道:“不要惊动马奎和陆桥山,马奎是毛人凤的班底,而陆桥山是郑介民的小老弟,和咱们不是一条心啊”
  “学生明白”
  “晚上来我家一趟,你师娘已经来了大半个月了,才将家里收拾安排停当,一起吃个便饭”
  。。。。。。
  晚上回到家里,笑湖戈把玩着吴敬中临走硬塞给他的一对均窑瓷瓶,心想穆连城果然是有些好东西。笑湖戈心里完全清楚这对梅子青瓷瓶的价值,在他原本世界里,收藏界曾有一句话:“纵有家财万贯,不抵均窑一片”,而这个时代,虽然没有这么夸张,但依然价值不菲。可见吴敬中这人,还算厚道。
  。。。。。。
  吴家,吴太太一边给吴敬中沏茶,一边絮絮叨叨:“老吴,你这个学生个子真高,咋长的呢?”
  “嗯”吴敬中漫不经心的回答,看着手中的文件。
  “看上去文质彬彬,像个才进学校的大学生,这么年轻怎么就当上机要主任了呢?别是有什么背景吧?”吴太太在旁边坐下来,一边继续碎碎念:“人到真是一表人才,又知书识礼,又会说话,你看把我堂姐家的二丫头说给他如何,二丫头也到了嫁人的年龄了”
  “哎呀”吴敬中颇有点不耐烦的放下文件:“你们这些老娘们儿就是喜欢搞这些保媒拉纤,笑湖戈在乡下早有老婆了,这几天就要来天津。”
  顿了一下,继续说:“女人就是喜欢看表面,不要看笑湖戈长得乖巧,一副学生模样,其实心思缜密,关键时刻下得了狠手,李海峰就是他弄死的,杀过的人不少啊”
  “啊。。。”吴太太目瞪口呆。
  “他是一把双刃剑,用好了,可以为我大将,摧城拔寨,用不好的反噬也是相当的厉害。”吴敬中喝了一口茶,停了一下继续说:“他媳妇叫杜梦,从乡下来以后,要多拉拢多亲近,你们的夫人外交也是很重要的”
  “这个不用你教,我晓得的,我有那么笨嘛”吴太太轻轻啐了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