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小虎哥的虚拟人生 > 3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两天就过去了。谢师宴以及各种同学的活动也结束。
  “你真的不和我们一起出去?”张学霸有点不满的嘟囔着。
  “我这个是说好的,不好变卦。”笑湖戈解释着说。
  晚上,笑湖戈登上一个旅游网站看航班信息。突然想起南嘉鱼给他说过,她家离某机场大概一个小时的车程,于是最后准备和她再确认一下。
  【到底欢不欢迎我到你家来玩,我马上要订机票】
  【你订呗,随便你啦】
  【什么叫随便我?到底行不行,给个痛快话】
  【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十分乖巧,现在剩八分了】
  【我火气大,别惹我,小孩子已经把我头吵晕了】
  【好好,对那些顽皮的小孩子,要宽容,要有爱】
  【你行你上,我围观吃瓜】
  【别墨迹,过半个小时我再来问你最后一次,你给一个准确的答复】
  南嘉鱼躺在床上,眼睛一动不动的望着天花板,心里想:刘思睿说的不错啊,这是我的地盘,我怕你个啥,应该是你怕我才对,把你拐卖了。
  半小时以后,笑湖戈准时打过去讯息:
  【告诉我你的最终决定】
  【可以来】
  【收到】
  几分钟后,笑湖戈把航班号发给了南嘉鱼:
  【飞机飞行两个小时,也就是说我会提前将近三个小时告诉你航班是否延误,完全够你一个小时的车程到机场接我】
  南嘉鱼看着笑湖戈发来的讯息目瞪口呆,这。。。这。。。还要去接?这也太不把自己当外人了吧!
  接下来笑湖戈又发过来一条,更把南嘉鱼雷得外焦里嫩:
  【我们之前说过的,如果我来的话,机票费用我自己付,机场去你家的车费归你】
  【我。。。说过吗?】南嘉鱼感觉自己快晕倒了,回忆了一下,好像当初笑湖戈是这么说过,但自己答应没有却没有印象了。
  【说过!】笑湖戈非常笃定。
  【说过也要看本小姐心情,我的位置发给你,心情好我就来,心情不好,自己滚过来】南嘉鱼本来就是个利落爽快的女生,懒得在这上面和笑湖戈啰嗦。
  【Fine,这种安排我接受】笑湖戈也从来就是个爽快人,觉得南嘉鱼理由成立。
  。。。。。。
  第二天早上,南嘉鱼和刘思睿一如往常去那家早餐店吃早餐。今天是见习的最后一天,上午和幼稚园老师和小朋友告别以后,正式的暑假就开始了。
  刘思睿看着南嘉鱼心不在焉,完全没有平时元气满满的样子,就关心道:“南嘉鱼,怎么了?身体不舒服?”
  “没有什么”南嘉鱼敷衍道。
  刘思睿没有说话,只是用关爱智障的眼神继续看着南嘉鱼,直到南嘉鱼投降:“算了算了,告诉你吧,那只虎虎今天下午到。”
  “嗯哼”刘思睿继续眼神。
  “你自己看吧”南嘉鱼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把手机递了过去。
  “卧槽,这尼玛就是一个标准直男癌啊”刘思睿一边快速翻看,一边惊呼。
  “谁说不是呢”南嘉鱼四十五度仰望天空。
  “去吗?你平时可是总嫌车费贵的”
  “去呀,他来至少要管他的喂食吧,多的都花了,还在乎这个?”南嘉鱼苦着脸回答。
  。。。。。。
  “应该快出来了吧”。刘思睿和南嘉鱼站在接机口,看着里面陆陆续续走出的人群。刘思睿虽然嘴上说的不怕不怕的,但还是担心闺蜜,跟着跑来了。
  “这是前面一个航班,二虎刚才发消息说才上摆渡车”南嘉鱼淡定的回答。。。
  “我等下还是在旁边暗中观察,你别管我,免得夹在你俩中间做电灯泡”刘思睿说道。
  “电灯泡?别太高估你自己了,二虎和我是朋友,又不是网恋,没有给你这个电灯泡发光的电源”南嘉鱼白了刘思睿一眼。
  两人说说笑笑,但突然南嘉鱼不啃声了,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前方。刘思睿忙顺着视线往前看去,就见里面正走出来一个身材高大的男生,宽宽的肩膀上单肩背着一个背包,一只手揣在裤兜,一只手拿着手机。黑色体恤黑色牛仔裤黑色的大头皮鞋。再看脸,不用南嘉鱼说,刘思睿也一眼认出了笑湖戈。
  笑湖戈在接机的人群前站了一会儿,只见很多眼光看着他,却没有人做任何表示,不由心里骂了南嘉鱼一百遍,没事玩什么单方面看照片的,搞得自己完全被动,都不知道这丫头片子长什么样。
  无奈何,走了出去,在出港大厅找了人相对少的地方,给南嘉鱼拨电话,第一声回铃音还没完,对方就马上接通了。
  笑湖戈有点恼火的问:“南嘉鱼,你不是说来了吗,人呢!!!”
  “你自己眼盲笨猪,穿一身黑就学人家出来冒充赫涩会吗?”
  “嘿嘿,你原来看到我了,但我没看到一个人的女生呢?”
  “谁说一定是一个人的女生,就不能是两个女生吗?每次说你笨你还不承认,没看见那个正在讲电话的美女吗?”
  笑湖戈这次终于把目光投在了距离自己不远的两个女生身上,仿佛单反相机聚焦一般,周围所有的人与事物都模糊了,包括身旁的另一个女生,唯有一个还拿着手机的女孩站在那里。娇憨可爱的牛仔背带短裙,白色的运动鞋,长长的柔顺直发披在肩上,眉眼清秀如画。
  南嘉鱼大大的眼睛正看着笑湖戈,然后突然笑了起来,双眸变成了弯弯的月牙。
  笑湖戈一边下意识的放下手机,也对着南嘉鱼笑了。一笑间,所有的拘谨和陌生就像白雪在阳光下瞬间融化消散,天地仿佛只剩下两人的笑容如春天般灿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