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小虎哥的虚拟人生 > 1

  “虎子,虎子”。。。
  笑湖戈猛的一下睁开眼睛,自己居然坐在学校操场旁边的长椅上睡着了。还有点迷迷糊糊,然后看到一个带着深度眼镜的男生站在自己跟前,气喘吁吁的喊着他的名字。
  过了好一会儿笑湖戈才反应过来,这是自己在班上的好友张学霸。你们不要误会,这不是外号,而是这个四眼仔的真名。
  高一新生自我介绍的时候,听到张学霸自我介绍的时候,笑湖戈差点笑出声来,这家父母给孩子起名字真是够破釜沉舟的,如果孩子学习不好,去读一个绿翔或者新西方什么的,那就好玩了。
  不过他们赌对了,学霸这个称谓已经不足以涵盖张学霸同学了,学神估计更加恰当。对于每次考试来说,该同学数理化三科不拿满分都是很少见的事情。
  部分托这位好朋友的福,笑湖戈能在初中做了三年古惑仔后,在高中三年完成了华丽的转身,摇身一变,居然也成了一位学霸,虽然排位靠后了一点。
  “祝贺你,考上了种花大学应用物理专业”张学霸伸出手做握手状:“我俩又在同一个大学读书了,虽然我是数学系,不在同一个专业”。
  。。。。。。
  终于结束了一天浑浑噩噩的同学之间,老师同学之间的各种祝贺和美好祝愿,以及谢师宴时间地点的敲定,笑湖戈终于坐上了回家的地铁,头还是昏昏沉沉的,总觉得自己记忆缺失了一个时间段,关于高考的考试竟然一点印象都没有了,感觉就是睡一觉就被种花国两所顶级大学之一录取了。
  胡乱在楼下吃完晚餐,回到家打开灯,坐到沙发上,笑湖戈依然一脸茫然的努力回忆这到底是几个意思。想了半天无果后,后来干脆不想了,不管怎么说,这个成绩能让自己那位女强人的妈妈和准学神级的爸爸高兴一下就行了。
  笑湖戈是滨海市的一名普通的高三学生。但并不是滨海土著,高一的时候来到滨海一所最好高中之一的某大附中读书。至于怎么会来到滨海市,怎么又会独自一人在这里求学,说来就话长了,暂时略过。
  。。。。。。
  “滴滴滴滴”手机的QQ提示音响了起来,一个和服动漫美少女头像跳了出来。
  【二虎,你学校的录取通知出来了吗?】
  【和你说了N遍了,叫我QQ的名字:小虎哥】
  【啊呸,看你头像照片做我弟弟都嫌你小】
  【你弟弟能高你整整一个头吗?】
  【少废话,回答姐姐的问题】
  【种花大学】
  【你就吹吧】
  这个和服动漫少女头像的真名叫南嘉鱼,是笑湖戈误打误撞加了一个叫做《我家的系统不靠谱》的书友群认识的。聊得很投机就加了好友,本来提出交换照片的要求,但被她一句【你头像就是你照片,我看得很清楚了,何来交换?】给拒绝了。搞得笑湖戈当时一阵无语,不过好在最后还是互相交换了真名。
  唉,又是不相信,笑湖戈不由心里叹了口气,自言自语说:难道劳资长得像一个骗子?不能吧,即使初中做古惑仔扛把子的时候,不知底细的长辈见到我模样,都会说我是个乖乖仔啊。
  聊天的时候,说是跆拳道和空手道双料黑带,不相信!说钢琴水平能做她老师绰绰有余,不相信!说画画和书法都不错,不相信!。。。说的什么都不信,还在那里愉快的聊天干嘛,真是的。
  。。。。。。
  这时,看到书友群又有新人加入,笑湖戈跑上去发言。
  【妹子还是汉子,妹子欢迎,汉子踢出去】
  【欢迎妹子有啥用,一个个都追不到手】南嘉鱼充满鄙视的回了一句。
  【初七说话越来越不讨喜了】笑湖戈很不高兴的说,南嘉鱼的QQ名字叫初七。
  【怎么讲呢?实话都是难听的,你再不改进,会注孤生的。不要感谢我,么么哒】
  么么哒。。。是打了人一棒子再给个胡萝卜吗?笑湖戈气呼呼的想,然后精神胜利法的自我安慰:么么哒我收下了哦(邪恶的笑)。
  南嘉鱼这个小丫头呢,虽然说话不讨喜,但笑湖戈对她感觉还是很不错,和她聊天很愉快,南嘉鱼从来不像大多数女生那样,动不动就回一句“你猜”,而是实实在告诉你她是怎么样的。
  笑湖戈知道她在虎建省的一个城市读幼师,家在大海边,在家的时候天天吃海鲜,家里有船。这点笑湖戈羡慕得不得了,他向往的生活就是住在海边,顿顿有海鲜吃,还有一条船。。。
  笑湖戈还知道南嘉鱼是个萝莉,中长的头发,身高不到60,八十几斤。想起这个,笑湖戈开起了南嘉鱼的玩笑:
  【初七,我有个疑问:平时你吃的这么好,为什么还是一个平胸小公举?】
  【猥琐的人类,只注重外表,不注重内涵】
  【我不是外貌党,女生性格好是第一位的】
  【有句话说得好,男人注意女人先是脸,然后才是性格,丑的人谁会去关注她或他的性格。当然了,虎虎这个注孤生不在此类。】
  【我不是注孤生】
  【你就是】
  时间随着大家在群里愉快的聊天不知不觉过去了,突然笑湖戈想起了一事,之前也和南嘉鱼提起过的,于是打开和她的私聊窗口:
  【初七,我计划去冬门玩,反正离你家不远,先顺道去你家玩,帮你家干活,在你家吃饭吃海鲜可以不?】
  【不干,太便宜你了】
  【怎么叫便宜我,我很有力气的,你以为我84的个儿白长的啊?】
  【我怎么向家人介绍你?】
  【就说我是你同学好啦,又不住你家,附近找家小旅店就行了】
  【还是不干】
  【好吧,真固执】
  。。。。。。
  “南嘉鱼,你总低头玩手机干嘛,还一会儿傻笑一会儿傻笑的”一个清脆的女声传来,南嘉鱼突然才想起是和闺蜜刘思睿坐在甜品店,不知道冷落这位今天过生日的闺蜜多久了。不好意思心虚的笑笑:“我哪有总玩呀”。
  刘思睿狐疑的看着南嘉鱼:“南嘉鱼,你是不是有男朋友了啊?”
  “没有没有,怎么可能啊”
  “是不是闺蜜?是闺蜜就说实话”
  “是闺蜜,但也不能让我变一个男票出来啊”
  “南嘉鱼,别狡辩了,然而我已经把你看穿,说,是不是你表哥的朋友李晨?”
  “蛇精病”
  两人嬉笑的继续说着,渐渐话题歪向了别处,过了一会,南嘉鱼起身去洗手间,有点大大咧咧的她把手机留在了桌子上。
  刘思睿笑吟吟的伸手把手机拿了过来“什么叫闺蜜?闺蜜就是锁屏无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