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第一爵婚:深夜溺宠 > 550、寒愈要杀要剐,一概不管!

550、寒愈要杀要剐,一概不管!


      医生在那边准备的时候,寒愈已然看了她,眉峰显得很沉,“喝错什么了?”
  
      夜千宠还没感觉到疼,但脸色是真的差,“你应该回去问你好妹妹……如果不是庶奶奶和修罗都在,我对你们一家,已经够了。”
  
      寒愈薄唇抿得紧了紧,“寒穗过去,管家没告诉我。”
  
      她冷淡笑了一下,不想说话。
  
      医生给她做检查的时候,夜千宠紧张得手心出汗,旁边的护士发现后安抚的拍了拍她的手背,“您不用紧张,躺着就好,不用打针,不会疼的。”
  
      她只能勉强笑一下,点了点头。
  
      而只能等在外面的寒愈在给老宅打电话。
  
      老太太已经回去了,看到寒穗也是稍微惊讶了一下。
  
      一直到寒愈打电话回来,她却才知道千千出事了,整个人愣了一下,“怎么好好的去医院了?”
  
      寒素不让寒穗插话。
  
      伍纪一看这情形,什么也不多问了,带着宗叔就直接往医院奔。
  
      寒闻之也想去的,但是看了看寒素和寒穗,稍微吸了一口气,还是忍了下来,坐回沙发,脸上多了凝重。
  
      “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寒素不说话。
  
      寒闻之看了寒穗,“如果是无关紧要的小事,寒愈不会打电话回来留人。”
  
      “他这是恼了,你知不知道?”寒闻之眉头越来越紧。
  
      这是个多事之秋,寒愈已经忍了很久了,就是看在家人的份上,最近都在听她的,算是给足了她面子。
  
      这下好了,好好的,千千竟然进医院了?
  
      谁不知道寒愈什么都能忍,都能无视,唯独千千的事,他眼里容不得半点沙子?就这样,她竟然也敢去惹?
  
      过了会儿,寒穗才转头看向寒闻之,“他让留人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
  
      寒闻之气得胸口疼,缓了缓呼吸,“必然是你让千千进了医院,千千若是有个三长两短,你都别想从这儿出去!”
  
      寒穗拧眉,觉得不可思议,又觉得可笑,“就算是夜千宠的孩子没了,那我也是学她以牙还牙,怎么,夜千宠孩子没了,难道他要杀了我吗?”
  
      寒闻之一听这话,气得不轻。
  
      “你还真的是想害千千的孩子?”
  
      说着,寒闻之都站了起来,“你是不是疯了!”
  
      寒穗却轻哼一声,“您又何必这么紧张,谁知道那是不是寒家子孙?她不是跟埃文订婚了?”
  
      寒闻之深呼吸了两次,最终是看了寒素,“她以前可不是这个样子,我老了,觉得家里成员能多一个就不要少一个,结果呢?”
  
      “你们母女俩到底是想干什么?”
  
      “妈。”寒素终于开口,“这件事,夜千宠本就过分……”
  
      “她再过分那也是你们给惹的!”寒闻之估计是气得不轻,直接就吼了一句。
  
      然后才道:“我可告诉你们,千千的孩子如果真的出事了,寒愈对你们要杀要剐,我一概不管!”
  
      她看向寒素,“你从来就识人不清,当初跟错了男人就罢,如今好容易家人团聚,你还是不知道好赖,分不清内外,你还想糊涂到什么时候?!”
  
      寒闻之这话已经很明显了,虽然夜千宠现在跟寒愈好像没关系,但是在她眼里,已经是自家人。
  
      “寒愈回来前,你们母女俩就待在这儿,哪都别想去了!”她气得甩下一句就走了。
  
      检查的中途,夜千宠感觉到肚子疼了,整个人越发的紧张,闭着眼睛眼泪也在往外掉,手心握得死紧。
  
      她根本不敢想象,如果这几个孩子出了事,得多崩溃。
  
      本来,她已经过了呕吐的阶段,但是因为不放心,医生给她洗胃,洗得她一直呕,喉咙撕裂的疼。
  
      抽取和洗胃都结束后,她整个人都被折腾得不行,强睁着眼睛。
  
      “可以睡一会儿,检验结果需要一点时间。”医生道。
  
      她摇头,“能快点么?我现在已经能感觉肚子疼了。”
  
      “也可能是心理作用,您要放松。”
  
      可她怎么放松?
  
      一旁的寒愈看了她泛白的脸,浓眉戚着,“结果出来前,我能先带他回去么?结果一出来,麻烦你们送结果过来?”
  
      医生点了点头,“也可以,目前看来,问题不是很大,可能因为夜小姐自己吐过,或者喝的东西量少。”
  
      “我不回。”夜千宠闭着眼睛插了一句。
  
      让她现在回老宅,就算知道不能动怒,可她还是怕自己情绪剧烈得直接把寒穗给撕了。
  
      男人低眉看了她,启唇:“不回老宅,我让雯姨做了午饭,今晚住我那儿。”
  
      她本来也想拒绝,但是他并没有给这个机会,跟医生道了个别,又把她从医院抱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