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小时光 > 第七十三章
“我是赵筱漾。”
  
  电话那头默了大约有一分钟,周铮冷淡嗓音落过来,“有事?”
  
  “你的——”赵筱漾看向女孩,说道,“你的女朋友在林记出了点事。”
  
  电话顷刻挂断,赵筱漾:“……”
  
  狂跳的心落了地,一片死寂。女孩长得挺漂亮,和周铮也般配,她可以死心了。赵筱漾挂断电话,酒店服务人员已经过来,赵筱漾又拨报警号码,“他是你们KING客户的话,就没必要怕。”
  
  “你敢报警试试?我保证,我们锐辉的单子你们一个拿不到。”
  
  锐辉?
  
  赵筱漾跟警察说,“你好,我报警,我朋友在林记遇到了性|侵,请尽快派人过来。”
  
  挂断电话,赵筱漾自上而下打量那个裤门半开的男人,说不出的一股气没地方撒,“我保证,你会去看守所蹲着。”
  
  警察很快就到了,女孩这会儿倒是冷静下来,她叫徐婧。KING总经理助理,今天是过来陪客户吃饭。然后客户借着酒醉让她扶着去洗手间,半道做出猥亵动作。
  
  赵筱漾回房间拿到自己的外套和包,李哲快步过来,“赵总?这就走?”
  
  “刚刚出去碰到个性侵案件,去警察作证。”赵筱漾轻笑,道,“怎么?李总想跟我一起?”
  
  李哲脸上的笑有些尴尬,赵筱漾说,“我先过去了,改天单独请你吃饭,再见。”
  
  赵筱漾转身快步走出门,到一楼,一辆黑色大G疾驰而来,急刹车停下。赵筱漾吓一跳,回头看过去。车门打开,穿着黑色毛衣的男人脚踩拖鞋的男人大步走过来,他的目光漆黑沉重又冷厉。直走到赵筱漾面前,他的手握住赵筱漾的肩膀,赵筱漾感受到手掌下炽热的温度,他握的很紧,赵筱漾已经有些疼了。
  
  “你朋友?”警察说道,“小伙子,危险驾驶不好啊,容易出事。”
  
  周铮喉结滚动,漆黑沉着的眼还盯着赵筱漾。
  
  “周总?”
  
  周铮分了下神看到徐婧,他蹙眉,徐婧说,“对不起,我把事情办砸了,订单搞黄了。对不起周总,是我没用。”
  
  周铮眯了下眼,徐婧脖子上有伤,他松开了赵筱漾的肩膀。往后退了一步,脸又恢复冷淡,单手插兜,沉声道,“怎么回事?”
  
  徐婧低着头就开始哭,低声啜泣,“对不起。”
  
  周铮有些烦躁,转头问警察,语气里明显的不耐烦,“你能说得清吗?”
  
  警察重复了一遍,道,“你是什么人?”
  
  “KING科技的负责人。”周铮平静下来,道,“她是我公司的员工。”
  
  “那先过去派出所。”警察说,“我们要调查案件,得做笔录。”
  
  警察的车没办法坐进去全部的人,赵筱漾和徐婧上了周铮的车,徐婧拉开副驾驶,周铮皱了下俊眉,冷道,“去后面。”
  
  然后赵筱漾也坐到了后面,周铮阴沉着脸开车,真沦为司机了。
  
  操!
  
  徐婧没有明显外伤,这种案子办的都是稀里糊涂,最多是拘留十五天。周铮的意思,能拘留坚决不和解,哪怕只是拘留十五天,他也要这种人在里面待足天数。
  
  “周总,损失太大。”徐婧低声说,徐婧留着长头发,长相偏柔弱。是周铮喜欢的类型,赵筱漾先走出了派出所。寒风呼啸,她把手装进大衣的口袋,抬起头看远处漆黑的深夜。人生有很多选择,选择是自由,自由要付出代价。这是相应的,赵筱漾很早之前就清楚这个等式。
  
  这个派出所地处偏僻,赵筱漾站在路边等了两分钟,没有车。黑色线条冷硬的越野车开了过来,车停下,车窗降落露出周铮那张冰冷俊美的脸,他面无表情道,“上车。”
  
  车上没有徐婧,赵筱漾拉后面的车门没拉开,周铮冷冷的嗓音响起,“我不是你的司机。”
  
  大少爷是不能给别人当司机。
  
  赵筱漾又拉开副驾驶的车门,坐进去拉过安全带扣上,“谢谢。”
  
  “什么地方?”
  
  “四季酒店。”
  
  车缓缓开了出去,车厢内安静,静的有些逼仄。赵筱漾转头看窗外,刚刚喝了酒,现在胃里翻腾。她本来就有些晕车,车开出去二十分钟,赵筱漾捂着嘴,“停下车。”
  
  她忽然就想到十六岁那年,跟着薛琴和周启瑞从偏远的地方到B市都城,她晕车不敢说就吐到了车里。薛琴当时应该挺恶心吧,所以她到家就直接上楼了。
  
  周铮一把方向,靠边停车,赵筱漾推开车门直奔下去就吐了出来。她自己也觉得恶心,严格意义上,这是他们见面以来,第一次单独相处。
  
  本以为光鲜亮丽的重逢,到底又成了灰头土脸的狼狈,她在周铮面前就没体面过。
  
  一瓶水递了过来,赵筱漾接过漱口,“谢谢。”
  
  周铮递给她纸巾,他只穿毛衣,脚上还是居家拖鞋,应该是从家直接赶过来。赵筱漾看着他的脚,鼻子有些酸,半晌她才接过纸巾,“谢谢。”
  
  周铮站在路边点燃了一支烟,他仰起头,打火机的火光暗了下去,赵筱漾看到他手腕上手表下面是一条细长的金手链,因为他穿的薄,手链就露了出来。这玩意和他现在的气质一点都不符,赵筱漾当初到底是怎么想到送他黄金的?赵筱漾想了想,可能当时觉得黄金保值吧。
  
  衣服鞋子帽子围巾钱包皮带都会过时,都会磨损,都会有被丢弃的那天。只有黄金永远是黄金,不会有人随便丢金子玩。
  
  赵筱漾擦手把水瓶扔进垃圾桶,纸巾也扔了进去,转头看周铮。烟头在风里猩红,他修长骨节分明的手指没有变,漂亮的腕骨也没有变,体形有了些变化,没有以前的单薄感。现在站在这里的是一个男人,成熟的男人。
  
  一支烟抽完,周铮迈开长腿走向车,赵筱漾再上车就有些尴尬。周铮递给她一瓶拧开的水,依旧沉默。
  
  除了谢谢,好像也没什么可说。
  
  车没有去四季酒店,半个小时后开进了碧园天。是一个别墅区,赵筱漾看外面,又倏然转头看周铮。
  
  周铮面无表情,冷着脸当她没看。
  
  车停下,周铮先下车,赵筱漾迟疑片刻。现在是晚上十点,差不多深夜了,来一个男人家里不合适吧?
  
  “怎么?我家有猛兽?”周铮走到门口回头,冷眼看着她。
  
  赵筱漾下车走过去,周铮已经进门。赵筱漾也跟着进去,地上放着一双女式拖鞋,长绒毛的。赵筱漾看着那拖鞋碍眼,没换鞋往里面走。
  
  “换鞋。”周铮把车钥匙扔到桌子上,回头黑眸落过来。
  
  见不得赵筱漾穿高跟鞋。
  
  赵筱漾换上拖鞋,哪个女人的拖鞋!
  
  她走进去,周铮端着水从厨房过来放到桌子上,从下面抽出药箱取出胃药递给赵筱漾,“吃了。”
  
  依旧是命令口吻。
  
  周铮这辈子就这样了,脾气臭的要死。
  
  “谢谢。”赵筱漾拿过药咽了下去,喝了一口温水。她环顾四周,没话找话道,“这是你家?”
  
  “嗯。”
  
  周铮坐在对面沙发上,一时间气氛僵持到冰点,赵筱漾把水喝完,说道,“你没有跟叔叔一起住?”
  
  “我爸结婚了。”
  
  赵筱漾愣了下,薛琴和周启瑞离婚六年了,没有谁会等谁六年。他们那个年纪,还有几个六年?他不等了
  
  只是这件事赵筱漾不知道,她抿了抿嘴唇,半晌才呼出一口气,“你的女朋友——”
  
  “我是单身。”周铮抬眸,漆黑的眼睛冷沉,直视赵筱漾,“你很期待我有女朋友?如果我有的话,你是不是就解脱了?”
  
  “我没有那么想。”赵筱漾说。
  
  周铮的情绪是立刻就沉了下去,又恢复之前的疏离,“会开车吗?”
  
  “没有国内的驾照。”
  
  “我不想送你。”周铮很直接。
  
  赵筱漾:“……”
  
  “我打车走。”
  
  “这里很难打车。”周铮才不提醒赵筱漾,现在国内打车软件比四年前更优化更方便。赵筱漾应该不知道,四年前她就不知道用软件打车,所以刚刚就傻乎乎的站路边等,他起身,“燃气怎么开?”
  
  啊?话题转的太快了吧?
  
  “我还没吃晚饭。”周铮冷着脸,仿佛这话不是他说似的,走向厨房,“我家阿姨请假了。”
  
  赵筱漾有些头疼,放下水杯走到厨房看到满室狼藉,厨房乱七八糟摊着菜,他不会开火为什么要切菜?
  
  周大总裁的思维有些清奇啊!
  
  “你要做哪些?”
  
  “能吃就行。”周铮穿着柔软的毛衣,黑色长裤,刚刚进门他大概是嫌之前的拖鞋脏,就换双浅色的拖鞋。毛绒绒的,好像跟赵筱漾脚上的是一对。
  
  莫名的,赵筱漾觉得周铮还跟四年前没多大差别,他还是那个他。别扭到死,凶巴巴的怼天怼地,转头却会小心翼翼把她抱进怀里。
  
  赵筱漾打开冰箱,食材很全,她把流理台上那些乱七八糟的菜全部扔进了垃圾桶。
  
  周铮眯了眼,靠在透明的玻璃门上看赵筱漾。他阴沉沉的想,现在把赵筱漾的腿敲断,今晚赵筱漾会留在他这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