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知否从袁家庶子开始 > 第四十九章 悠闲

第四十九章 悠闲


  又一日下职后袁文殊向往常一样向着盛家走去,到了门口盛家的下人们已经见怪不怪了。
  其实最开始明兰很是不好意思不过说了也没用袁文殊照样是我行我素,后来明兰也就装起了鸵鸟故作不知。
  袁文殊那是轻车熟路直奔明兰的院子走去,袁文殊到的时候明兰正在刺绣袁文殊没有说话因为怕吓到明兰在伤了手,要不然照他以前的路数现在应该是从后面抱住她。
  而明兰看身边的小桃突然看向门口就知道是他来了,只见明兰放下了手里的针线活转身对袁文殊道:“来了怎么也不说话啊又想吓我啊?”
  “嘿嘿,被你看出来了?其实也不是吓你这不是增进我们夫妻感情吗?”袁文殊厚脸皮的道。
  “你就会胡说八道懒得理你。”
  说完起身就要往里走,不过袁文殊不可能让她这么简单就过去。
  袁文殊先是对着小桃使了个眼色,小桃秒懂直接就退了出去这回房间里就剩下袁文殊和明兰了。
  而明兰这时候也是走到袁文殊身边给他脱掉外袍,没错经过这一段时间得相处两人之间越来越像夫妻了。
  除了一些不可描述之事外他们现在和夫妻没有多少区别,而且因为这回袁文殊出现的还算及时的原因,明兰的心还没有彻底冰封。
  袁文殊回头对着明兰道:“咱们家宅子快建完了就剩一些边边角角了,过两天我休沐你跟我去看看有哪里不行的,正好岳父的人都在让他们改改。”
  “嗯,那我到时候跟父亲说一声咱们去看看。”明兰听完就回了一句。
  “其实要不是咱俩还没正式成亲,等宅子修好了我都想让你直接搬到咱们家去住。”
  “去你的那还不得被笑话死啊,我可不陪你疯。”明兰听完嗔怪了一句。
  “哈哈哈,那有什么你是我娘子怎么就不能去家里住了,再说谁敢笑话你?看我怎么收拾他。”
  “好好好,你最厉害行了吧,真是的懒得理你。”明兰听了翻了他一眼
  “娘子,你是在担心我吗?”袁文殊一听就逗了明兰一句
  “哼,你自己换吧。”明兰一听有些不好意思说完就要走。
  袁文殊一把抓住了明兰的手搂在了自己怀里然后柔声道:“娘子,我知道你担心我,不过你就踏踏实实的跟着你相公我一定没事。走我们去祖母那吃饭去我都饿了。”
  说完就牵着明兰的手去寿安堂了,这一路碰到的下人也都见怪不怪了。等两人到寿安堂给祖母行礼后,老太太看他们二人到了直接就让人去上菜吃饭。
  本来原来只有明兰一个人陪着老太太吃饭,虽然老太太胃口好了不少可毕竟是女子就是明兰每餐吃的也很少,可自从袁文殊这个大饭桶来了之后,那真的是一顿比吃的比老太太而人一天吃的都多。
  不过老太太侯府出身自是见过习武之人的饭量所以见怪不怪了,而明兰则是习惯了。
  照例上了一大桌子菜三人就开始吃饭,袁文殊吃得快虽然吃的多但是反倒比明兰她们吃的还快一些,所以这顿饭其实吃的的时间并不长。
  袁文殊他们吃完了之后就开始闲聊只见袁文殊对老太太道:“祖母,听岳父说我那宅子快要修好了,我寻思着过几日我休沐跟明兰一起去看看,到时候您也跟我们去看看也帮明兰参谋参谋?”
  “我一个老婆子就不跟你们凑这个热闹了,到时候啊你和明兰去就是了,我再把我身边得力的派去和你们一起去。”盛老太太道
  袁文殊一听也没有继续追问而是回道:“好的祖母,那我这边到时候就和明兰先去看看,等我正式乔迁的时候祖母您再去到时候啊咱们一家都去也热闹热闹。”
  就这么闲聊了一会之后老太太要休息了,袁文殊就和明兰一起出来了,走在回去的路上袁文殊开口道:“对了娘子,你娘亲的牌位是在玉清观吗?”
  “是呀,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个?”明兰奇怪的道
  “我是打算过几日等咱们看完咱家的宅子之后找个时间一起去祭拜一下,我这也马上就要娶你了怎么也得去祭拜一下我岳母不是?”
  听了袁文殊的话之后明兰愣住了过了一会才道:“你,你叫她岳母?”
  袁文殊理所当然的回道:“对呀她是你的亲生母亲,自然就是我岳母。”
  明兰听了之后直接投进了袁文殊的怀里,袁文殊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可能又做了一件很违反常理的事情,不过管他呢明兰开心就好。
  就这样两人抱了好一会才分开,袁文殊就这么静静地看着明兰,倒是把明兰看的不还意思了就说:“你看什么,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袁文殊又一把抱住了她在她耳边轻轻的说:“娘子,你笑起来真好看,以后多笑笑,你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话吗?从咱们订婚那日开始日子就和以前不一样了,以后你想笑就笑没人会多说什么一切有我。”
  就这样两人一路上走走抱抱的,到后来袁文殊直接拦腰抱起了明兰,把明兰羞的把头慢埋了袁文殊的怀里。
  而等袁文殊和明兰回到院子后这一路上的事情整个盛家就都知道了,而大家的反应也和以前一样只是林栖阁那边又摔碎了很多东西就是了。
  就这样这日子过得很是悠闲,每日都是军营和盛家两条线就连袁家派人来找他都没回去,后来还是袁父使唤人叫了好几次袁文殊才回去了一趟。
  其实不外乎就是外面传言的事,说是袁文殊被盛家那个庶女弄得家也不顾了,天天长在盛家一样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盛家又多了个儿子呢?
  袁文殊则是满不在乎别人爱说什么说去,反正他和明兰也是正经订过亲的怕什么,都是一些喜欢嚼舌根的妇人罢了没什么打紧的。
  对于袁文殊来说自己开心才是最重要的,他现在就是想和自己娘子天天见面,就是想天天腻在一起怎么了?
  不过对自己父亲当然不能这么说了,只能推说是刚刚才演了一出英雄一怒为红颜,怎么也得表现的痴迷一些才是这才算是把这一茬给糊弄过去,其实袁维信这次叫他回来也是有正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