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知否从袁家庶子开始 > 第四十七章 事件平息

第四十七章 事件平息


  话说平宁郡主回去之后和齐国公说明了情况然后夫妻二人坐在一起都没了办法。
  这时候齐衡进来了对二人道:“父亲、母亲、还没想到办法吗?”
  “你回去歇息吧这些事有我和你母亲呢”,齐国公装作不在意的对齐衡说。
  “要不儿子去找明兰求求情?”齐衡犹豫道
  “你可千万别去现在那袁家小子最不想见的就是你,要是让他知道你去见了明兰还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来,你还是在家里老老实实的温书,等着娶县主得好。”
  平宁郡主一听儿子要去找明兰那还得了马上拦住了自家儿子,因为只有她知道袁文殊对那盛家庶女的感情究竟如何,这满京城都猜错了。
  那小子一看就对明兰情根深种,这时候自己儿子要是去见明兰估计袁文殊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到时候齐家的处境会更加艰难。
  等把齐衡劝回去之后平宁郡主对齐国公道:“事到如今该怎么办,官人拿个主意,看看到底还有没有挽救的可能。”
  齐国公有些意兴阑珊的道:事到如今能想的办法都想了,英国公那里自顾不暇、邕王那又躲着咱们家、官家那里又不能管,那还能有什么办法,我看我还是给官家上折子认了吧。”
  “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要知道这一认咱们家在这京城军中可就再也抬不起头了,到时候咱们家可就真成了空壳勋贵了。”平宁郡主急道。
  ”我的夫人啊,事到如今除了认下此事还能有什么办法?我也不想如此,这让我死后有何面目去见列祖列宗?”齐国公悲愤的大声道。
  说完齐国公就去祠堂给列祖列宗祷告赔罪去了,而平宁郡主此时也是一脸的无奈,她怎么也想不到表面看着一片繁荣。
  在京城风光无限的齐国公府居然如此不堪一击,平时依仗的那些看似坚不可摧的关系在此时也是那么的脆弱,最后只能化作一声长长的叹息。
  平宁郡主一下老了很多这次的事情让她想明白了很多事情,这次把她心里的骄傲、高门大户的体面、统统掉在地上摔了个粉碎,让她和整个齐家成了这京城的笑柄市井小民茶余饭后的谈资。
  第二日一早齐国公就上了奏章,官家看了之后就让李总管到秦国公那里传话齐家认了。
  秦国公接到了官家送来的消息之后,就让人去忠勤伯府找袁文殊让他到府上吃饭。
  而袁文殊接到秦国公让他去吃饭的消息就知道,应该是齐国公那边有什么新的动作,所以袁文殊收拾停当后就骑上马赶到秦国公府。
  到了秦国公府内还是一样的直接进没错袁文殊现在就这待遇,到了书房秦国公已经在等他了。
  “来了,进来坐。”听了秦国公的话袁文殊也不客气直接就做在了刘威的对面。
  “祖父,你叫孙儿来是不是齐家有什么动作?”
  “宫里派人传话了齐家认了已经上了折子,我们不能有下一步动作了,我已经让我们还没动的人停手了,你联系的那些等你回去之后也都知会一声不要再有动作了。”刘威开心的道
  “哦?这么快就不行了?他们跑得到快我下一步还打算,借机把他们家京城外的手断上一些呢?”
  “行了你个小猴崽子,别得了便宜卖乖那怎么说也是国公门第,开国一脉、凡事不好做绝。”刘威看不下去袁文殊这个样子打断了他的话。
  “行了,这次的事情结果我都很满意,虽然不知道你是用什么方法说服的官家让禁军插手但是这个威是立下了,你也得做好准备去西郊大营上任想来也就这两天文书也就到了,想好了接下来怎么做了吗?”
  “孙儿已经想好了祖父,我这次打算先整合一下西郊大营我们的人原来还是有些散了,孙儿觉得莫不如趁此机会整合一下,让下边的士兵们不在以各营自居而是以西北自居。”
  “孙儿下一步打算让我西北各营的将士都打破以前各自为战的状态,以前这样是因为大家军职相同,没有一个名义上比大家都高得人出现。”
  “所以才有这种状况,但是现在不同了孙儿如今是西北第三代继承人这个身份足够了。”
  “哦?可你要怎么说服他们五个,要知道他们几个可也都是一些积年的老将了,你一个毛头小子凭什么让他们听你的?一个三代继承人可压不住他们。”秦国公看他自信满满的样子忍不住泼起了冷水。
  “祖父放心孙儿省的,光靠身份当然是压不住各位叔父了,所以啊下一步孙儿打算练兵,军中只有拳头说了算其他的都是浮云。”
  “既然你心中已有成算那我这个老头子也就放心了,这次之后你尽量低调一点凡事不要出头等这次风头过去之后再说,至于朝会,除了朔日朝参之外你就不要去了,把今年安安稳稳的过完再说。”
  “最近江南一带有反贼作乱,官家已经给勇毅侯下了旨意让他领兵平叛,现下反贼大部已经被勇毅侯围困在江南各处还有一些流贼我估计今年是不行了,要想剿灭怎么也得明年夏天。”
  “行了也说了这么长时间了,老头子我肚子都饿了吃饭去。”
  袁文殊听了这个消息之后也是一阵无奈,因为盛长柏是明年初春去江南迎亲,正是朝廷和反贼决战的时候可以说运气实在是不好。
  但是人家本就是下嫁盛家这边怎么也不能说个不字,再说本就是应该如此现在人家想照常进行也没什不是。
  袁文殊索性也就不想了陪着秦国公吃了饭他没多留就出来了,看着外面晴朗的天空袁文殊心里一阵感慨:这次事情圆满解决既完成了考验又娶了明兰可以说一举两得,他不禁想起他刚来的时候所立下的誓言,从小练习武艺所受的苦在战场上流血受伤如今看来一切都值了。
  对于他来说接下来的一切都是一个新的开始、一段新的征程不过袁文殊现在什么都不怕了,因为他现在有了自己的家马上又会有一个他一直当做信仰的娘子,可以说他现在是春风得意信心满满。